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王充“天体非气”思想辨正
2021年03月03日 08: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郭御龙 字号
2021年03月03日 08: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郭御龙

内容摘要:在中国古代,许多思想的提出都是以思想家对于自然之天的科学假说为前提的,即如《新语》所谓“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图画乾坤,以定人道”。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中国古代,许多思想的提出都是以思想家对于自然之天的科学假说为前提的,即如《新语》所谓“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图画乾坤,以定人道”。因此,某些今属天文学的观点,却是我们在理解古人的政治、经济、法律、哲学等各类学说时所应首先厘清的重要问题。

  于《论衡》而言,天的物理形态即是这样的一个攸关诸多学科的思想史问题。对于王充所理解的天之形态,学界主要存在以下三种观点:一是天体说,即认为王充所主张的天是有形之体;二是天气说,认为王充所主张的天是无形之气;三是两可说,认为王充既主张天是体也不否认天为气。综合《论衡》中的相关表述来看,王充的主张应是“天体非气”(《论衡·谈天》),而非认为天是气或两可于体气。

  在《论衡》中,涉及天之形态的文例大致可分为以下三类。

  第一类是直接论证天为有形之体的文例。其例出现在王充对于天为气态之说的批判中:为了论证“天体非气”,王充先是引用纬书之言“天之离天下,六万余里;数家计之,三百六十五度一周天”,进而根据由此得到的“下有周度,高有里数”的论断来质疑天气之说,“如天审气,气如云烟,安得里度?”之后,他又以二十八星宿的说法佐证天为有形的固体,认为二十八星宿在天为日月之舍,就如同邮亭在地为长吏之舍;而星舍能够著于天,说明天即为固体。最后,王充得出结论:从传书来看,“天有形体,所据不虚”,并认为“由此考之,则无恍惚,明矣”(《论衡·谈天》)。需要注意的是,此例乃是王充对于天之形态的唯一论证,换句话说,王充仅论证过天为有形之体,而从未论证过天是无形之气。

  第二类是以天为固体作为前提或证据进行论述的文例。由于此类文例较多,以下仅举一例以示之。盛夏之时,雷电或有击杀人的情况出现。世俗认为,这是由于人有阴过,故天怒而杀之;而雷的隆隆之声,即是天怒之音,就如同人的怒吼一样。对此,王充曾据雷声之远近以效天怒之虚。王充认为,假设作为天怒的雷电是从其口发出的,而口皆依附于形体,口与体是一起活动的;再考虑到雷电击折人物时,其声着于地,所以,当雷声着地之时,天口应当至地,其体也应当同样至地,但这显然有违现实。故此,王充得出结论:“夫隆隆之声者,非天怒也。”(《论衡·雷虚》)正如文例所示,王充将天为固体视作理所当然的前提,论述直接由此而展开,并未考虑过任何天是气体的情况。广而言之,王充仅以天为固体作为其理论的前提,《论衡》中并未出现任何王充所赞同的论断是以天为气体作为其前提的。

  第三类是从天为体或天是气等所有可能来组织驳论的文例。例如,在对子韦所谓“天处高而听卑”的驳论中,王充先是从天体的角度提出天人相距过远且体差过大,“声音,孔气不能达也”,更何况“天与人异体,音与人殊”,更不能互相通晓。之后,他在总结前说的同时,也从天气的角度驳斥了子韦的观点,“使天体乎,耳高不能闻人言,使天气乎,气若云烟,安能听人辞?”(《论衡·变虚》)

  两可论者即据此类语例而断言王充既主张天是固体也不否认天为气态。实际上,王充之所以从体、气两方面立说,乃是为了从所有可能的角度来驳斥对方的观点,增强自己言论的说服力。因为在王充所生活的年代,天究竟是体还是气尚处于争论之中,如果王充基于天为固体来驳斥对方,对方也会以天是气体来反驳王充的观点。由此,王充才未执着于自己既有的看法,而是选择从所有可能的角度来驳斥对方。

  综合《论衡》的全文来看,这种论述的方法也是王充在驳论时所经常使用的方法,他将之称作“两论”。(《论衡·恢国》)。如在驳斥晋景公素缟而哭使得黄河疏通时,王充即曾言道:“使山恒自崩乎,素缟哭无益也。使其天变应之,宜改政治。素缟而哭,何政所改而天变复乎?”(《论衡·感虚》)按照王充既有的观点,梁山的崩塌乃是自然而成的,并非人君为政有失而招致的天变。但是,为了论证素缟而哭无益于黄河的疏通,他并未执着于自己既有的观点,而是选择从事物所有可能的方面来进行驳论,强调即使从当时所盛行的变复之道来看,素缟而哭也不能使堵塞的黄河流通。同类的例子在《论衡》中还有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

  总之,作为王充的一种论述方式,“两论”的目的在于使得论证更加严谨进而增强言论的说服力,其本身并不能够说明王充对于相关论点是持一种两可的态度。

  通过分析《论衡》中涉及天之形态的三类语例,我们可以得到以下三点结论:其一,王充仅论证过天为固体,而从未论证过天为气体;其二,王充仅将天为固体视作理论的前提,而从未将天是气体视作无须证明的论断;其三,王充从体、气两方面进行论述的原因,乃是增强其言论的说服力,而不是对天体非气持有一种两可的态度。综合上述结论来看,王充应当是主张“天体非气”。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政治伦理思想通史”(16ZDA104)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郭御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