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马克思晚年学术转向的思想史意义
2017年02月12日 10: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谌中和 字号

内容摘要:关键词:马克思/民族历史意识/世界历史意识/普遍史观/特殊史观标题注释:本文是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目“自由的实证研究”(编号13YJA720003)和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马克思自由观及其当代价值”(编号14XZX005)的阶段性成果。通过对马克思晚年东方社会思想的再梳理,以及对以魏特夫为源头的关于马克思东方社会思想转变阐释路径的理论检讨,笔者认为,只要我们放弃那种认为马克思已经终结了关于“世界历史”真理的固执信念,把马克思的所有思考置于人类思想史之“中”而不是之“终”。对马克思晚年学术思想的上述理解,显然有助于克服当下国内学术界把马克思的思想历程指认为“从普遍主义历史观到特殊主义历史观”的解读所导致的对马克思晚年学术思想的片面理解与误判。

关键词:世界历史;马克思恩格斯;史观;选集;民族历史;魏特夫;俄国;文明;学术;主义

作者简介:

    作 者:谌中和

  作者简介:谌中和,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上海 200433

  原发信息:《中国社会科学》(京)2016年第20165期 第4-21页

  内容提要:将马克思晚年学术转向指认为从普遍史观到特殊史观的转变,缺乏对其思想变革实质的深刻洞察。马克思青年时期的社会历史思想,主要植根于对西欧资本主义的研究,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为具有预见性的世界历史意识,但本质上仍然是以工业时代的西方民族历史意识为基础的。魏特夫将马克思晚年学术转向认定为从“普遍主义的历史概念”或“单线的社会发展概念”到“谴责普遍主义历史概念”的转变,并责备马克思“从真理面前退却”,这一理解经不起科学批判。马克思晚年通过对古代与东方社会的研究获得了一种更宽阔的世界历史视野,从而实现了向世界历史意识的真正转变与升华。尽管马克思没有来得及充分展开其晚年思想的世界历史意义,却为我们当下进一步思考中国道路的未来与世界历史指明了方向。

  关 键 词:马克思/民族历史意识/世界历史意识/普遍史观/特殊史观

  标题注释:本文是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目“自由的实证研究”(编号13YJA720003)和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马克思自由观及其当代价值”(编号14XZX005)的阶段性成果。

 

  马克思晚年有一次重大的学术思想转向。由于这次转向的发生主要与摩尔根等人的人类学研究成果的问世密切相关,所以通常称之为马克思晚年的“人类学转向”。近一个多世纪以来,理论家们对马克思晚年学术思想转向的实质和意义展开了深入讨论。一些研究者充分注意到,马克思晚年在主要基于对俄国公社与现实处境研究的基础上,对东方社会的历史选择与未来道路作出了一些迥异于青年时期思想的重要判断,因而把马克思的这种思想转向解读为“从普遍史观到特殊史观的转变”——“从单线到多线”是其另外的表达。这种研究虽然意识到马克思晚年的东方社会论断已经蕴含着某种对世界历史发展道路的新理解,但仍然缺乏对马克思晚年学术转向实质的深刻洞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