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语言·文化·生活
“活”了地名 添了记忆 ——南京市区划调整中地名选择的得与失
2016年12月14日 09:3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郑晋鸣 许应田 字号

内容摘要:灯光渲染下的石头城,楼船夜雪中的秦淮河,车水马龙的水西门……近日,在首届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地名摄影展上,南京的一个个老地名在光与影中亮相,有的彰显繁华,有的凝结古意。”中国地名城市专业委员会地名专家组组长薛光说,随着城市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如今南京消失的老地名有1900条左右,仅新世纪以来,就有200多个老地名从南京的地图上消失。为怀念这些老地名,南京市民海选出了“十大遗憾消失老地名”,“仁孝里、凤凰台、赤石矶……”在不少老南京眼里,这些地名寄托着他们浓浓的乡愁。南京市“鼓楼”与“下关”之争,北京的要“东西”不要“文武”,以及众多网民极力支持将黄山市的名字改回徽州的“正名”之举……都表明了在城市地名的管理中,应避免在地名更改上出现“恃强凌弱”和贪利媚俗行为。

关键词:南京市;消失;秦淮河;门牌;天隆寺;地名文化遗产;古城;社区;地铁;名字

作者简介:

  灯光渲染下的石头城,楼船夜雪中的秦淮河,车水马龙的水西门……近日,在首届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地名摄影展上,南京的一个个老地名在光与影中亮相,有的彰显繁华,有的凝结古意。它们从旧时光中走来,在岁月的更迭中承载与见证着南京这座城市的历史风华,同时也唤醒了人们对这座古城以及许多老地名的记忆。

  消失的地名何处寻 

  五年来,旧物收藏者万俊共搜集了几百张南京旧门牌。在这些门牌背后,大多是已经消失了的街道、小巷,以及许多人的童年回忆。在老城南拆迁时,万俊看到很多老门牌被漫不经心地扔在垃圾堆里,“我心疼啊,评事街、马台街、箍桶巷……这些门牌是绝对的南京符号,要是丢了,可再也找不着了。”

  南京的老地名有一万多个,几乎每一个老地名都能讲出一段故事。相传箍桶巷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明朝时江南首富沈万三家的箍桶匠居住于此,他手艺精湛无人能及,慕名前来学艺的人络绎不绝,渐渐地人们就把这里叫作“箍桶巷”。“在很多年前,我就喜欢穿行在箍桶巷长而曲折的支巷中,古韵之风扑面而来。”万俊说,虽然现在的箍桶巷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影子,但仍然是闹市中的一片清凉空间。

  如果说像箍桶巷这样的老地名是城市空间文化记忆的延续,那么诸如杏花村这样已经消失的地名则是文脉支流的断层。晚唐大诗人杜牧途经江宁时,吟咏出了“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千古佳句,杏花村也随之名扬四海。但后来战火纷扰,村落日渐荒废,如今已荡然无存,杏树青旗、掩映如画的诗意画面也只能停留在人们的想象当中了。

  “南京是全球第一座把历史地名列入非遗保护的城市。”中国地名城市专业委员会地名专家组组长薛光说,随着城市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如今南京消失的老地名有1900条左右,仅新世纪以来,就有200多个老地名从南京的地图上消失。为怀念这些老地名,南京市民海选出了“十大遗憾消失老地名”,“仁孝里、凤凰台、赤石矶……”在不少老南京眼里,这些地名寄托着他们浓浓的乡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郭雅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