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观察者
农村青年用脚投票逃离乡村教育
2015年04月08日 00: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马富春 字号

内容摘要:在广西柳城县古砦仫佬族乡潘村屯教学点的教室里,二年级的潘家丽小朋友在帮老师梳理头发。

关键词:乡村教育;农村青年;投票;青年教师;老师

作者简介:

  费了一番周折,李科最终还是没能把儿子留在身边。

  两年前,儿子李晓军从宁夏大学师范类专业本科毕业,李科一心想着让他回家从教,“和自己一样,在家乡的学校当一名人民教师,稳稳当当的”。

  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任凭他怎样劝说,李晓军还是铁了心没回来,最后,留在了银川,在一家广告传媒公司打工。

  李科是宁夏回族自治区隆德县一名乡村学校校长,已从教30年。在这个老教育工作者看来,现在基层教师的待遇还不错,工作又稳定,“是一份好工作”。可在儿子李晓军的眼里,“当老师又辛苦又没地位,一辈子就熬完了”。

  宁愿在县城企业打工,也不愿在基层当老师

  事实上,在宁夏山区农村,并非李科一人奈何不了自己孩子的选择。同是小学校长,宁夏回族自治区海原县树台学区校长马学礼也有这样的经历。

  两年前,儿子高考取得了优异成绩,西北师大出身、当了一辈子教师的马学礼觉得当教师虽然平凡,但生活平稳,教书育人很有价值,便动员儿子报考北京师范大学,学师范专业。

  可是儿子坚决不从。当教师辛苦、平淡、挣不了钱、生活封闭、社会交往简单、地位不高……儿子有理有据,逐条细数了当老师的各种“弊端”后,马学礼瞬间感觉无言以对,最后,马学礼的儿子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就读材料科学专业。

  “时代不同,年轻人的观念也变了。”马学礼感慨地说。

  不只在自己家里,在李科和马学礼所在的学区,近几年,男孩子不愿当老师已成一种普遍现象。

  近3年来,李科所在隆德县观庄学区共分配了36名青年教师,其中只有5名男教师;而在马学礼所在的树台学区,3年来共新进46名青年教师,只有8名男教师。青年教师中男教师不仅寥寥无几,而且大多来自外地,当地男大学生当老师的屈指可数。

  “宁可在县城的企业打工,也不愿在基层当老师。”据李科观察,在隆德县城,很多男孩子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大都在银川或县城的企业打工。他说,现在基层学校招收特岗教师对专业没有严格限制,即使这样,也很少有男孩子会去考特岗老师。

  在隆德很多家庭,孩子刚从大学毕业时,家长着急着给孩子报名参加特岗教师考试,买备考书,但孩子不愿意,考试的时候考场都不去。

  “男娃娃都不愿当老师,他们不愿吃那个苦。”李科说。

  甘肃招录基层公安民警,各地在岗青年教师积极报考

  无独有偶,在甘肃基层的一些地方,男青年不愿当老师也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去年年底,甘肃省招录一批基层公安民警,招录通知公布后,各地在岗青年教师纷纷摩拳擦掌,积极报考。在甘肃省临潭县,由于报考的青年教师太多,为了不影响基层教师队伍稳定,政府开会决定,青年教师不许报考。

  王黎明是临潭县城一所学校的一名青年教师,一心想报考公安,但政府的一纸禁令,让他逃离教师工作的梦想化为泡影。

  “上班披星戴月,工作量大,很辛苦,现在的孩子也不好管,稍有不慎,就会招来事端。”说起自己的工作,王黎明有一肚子的委屈。

  在王黎明看来,教师地位低也是自己想转行的重要原因。

  他说,较之教师,公务员收入并没优势,但公务员”接触面广,能办事”,社会地位明显高于教师。甚至这一现象在青年婚姻大事中都有体现。他举例说,在当地有一对青年谈婚论嫁,但女方家长听说男方在乡村学校当老师后,明确表示反对这门婚事,最后,男方想办法换了工作,才得以喜结良缘。

  “很多人是出于无奈,真正喜欢干这一行的并不多。”王黎明说,听说公安招录的消息后,他的很多同事都前去报名了,乡下学校的男教师报名的尤其多。

  而在很多基层学校,随着越来越多的男大学生用脚投票,不愿当老师或想尽办法脱离教师队伍。学校教师男女比例严重失衡,逐渐影响教育教学和师资队伍的健康发展。

  教师队伍性别失衡问题日渐突出

  这些年,李春林最担心的是自己手上的几个“宝贝”哪一天突然离去。

  李春林是宁夏海原县树台乡相桐小学校长,这是一所很普通的乡村完全小学,全校有300多名学生,8名老师。

  李春林带着几个年轻老师,近些年取得了不错的教学成绩,得到了村民和学区的好评。“教师队伍理顺了、稳定了,劲儿往一处使。”

  在乡村学校,要带好教师队伍,说不难,但也不容易。李春林最担心的是自己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教师都离开了学校,另谋出路。除了平时在工作中积极扶、帮、带,李春林想各种办法关心新来的青年教师的生活。

  在相桐小学,近3年来分来了4名特岗教师,其中3人是女生。他们只有一名是海原县本地人,其他都是外县人,还有一名女教师来自山西农村。平时这些青年老师都住校,李春林给他们每人安排了一间房,同时,在房子里安装好炉子、拉好网络;一到冬天,还经常检查房屋通风,以防煤气中毒;到了节假日,由于离家远,青年教师没地方可去,李春林就把他们叫到自己的家里。

  除了这些,这个校长还要关心青年教师的婚姻大事。今年27岁的王慧来自银川市,还没找到男朋友,让家人很是着急。

  李春林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知道,由于学校地处偏僻的山村,接触面很窄,年轻人找对象很困难。为此,他利用自己的人脉,四处打听适龄男青年,不止一次牵线搭桥,给王慧介绍对象。

  “把家安在这里,就把她稳住了。”李春林说,这些年很多新来的青年教师教学很过硬,就是因为生活的困难无法解决,最后选择了离开,“实在可惜”。

  和李春林一样,同样为青年教师的生活问题担心的还有西吉县王民学区校长王兆武。

  在王民学区,近3年新分来16个特岗青年教师,其中只有1名男生,男女性别严重失衡,影响了女教师的婚姻大事。

  “现在学区里有七八个大龄女青年教师,个人问题都还没有着落。”王兆武说,据他观察,现在在农村学校,由于稀缺,男青年教师都成了香饽饽,经常会有好几个女教师追。“找不到对象,没有办法,一些人只有选择了离开。”他说,婚姻问题无疑是影响教师队伍稳定的重要因素。

  而在树台学区中心学校,由于女青年教师比例大,扎堆儿结婚、扎堆儿生育,也让校长马学礼很伤脑筋。

  “一年有七八个人休产假,课都没人带了。”马学礼没有办法,只能给其他老师加课时,给予一定的超课补助,以此来暂时维持正常教学。

  而在学心理学的马学礼看来,基层学校女教师比例远远高过男教师,更重要的是对学生人格培养的影响。

  “就像一个家庭一样,孩子需要母爱,也不能缺失父爱,如此,人格的形成才是健康的。”马学礼认为,小学阶段正是人格养成的关键时期,如果只有女教师上课,势必会对孩子的身心健康发育有影响。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李晓军、王黎明均系化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