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历史学
韩非化老子之智为法家之术
2017年02月06日 15: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郭继民 字号

内容摘要:其将韩非等一并归入老子门下。无论作为儒家的传人还是激进的法家,韩非似乎都与恬淡无为、见素抱朴的老子哲学相距甚远。韩非乃先秦诸子中专门注解老子第一人,庄子虽得老子之奥义且善于发挥老子思想,但至少在形式上并无注解《老子》的专门之作。韩非《解老》引《老子》文,非为“盗夸”而是“盗竽”,韩非注解为:“竽也者,五声之长者也。可见,无论《解老》《喻老》所涉及内容还是其具体“注解”,皆表明韩非对老子所下工夫之深,并得老子之真髓。发挥老子治世思想即便从法家角度来看待韩非,其“刑名之术”亦从老子的“无为哲学”中“化”出。韩非剑走偏锋《韩非》一书所论君主治国之“法术”,几乎随处可见,若在老子立场,韩非之失亦随处可见。

关键词:韩非;君主;解老;法家;之术;哲学;荀子;解释;老子思想;之道

作者简介:

  读《史记·老子列传》,世人多有疑问。史迁将老庄放在一起,自是恰适、熨帖。其将韩非等一并归入老子门下,缘何?须知,一则,韩非本是大儒荀子的弟子;二则,世人已习惯于将韩非视为激进的法家。无论作为儒家的传人还是激进的法家,韩非似乎都与恬淡无为、见素抱朴的老子哲学相距甚远。事实上,此“疑”乃是后人不理解韩非之学所造成。倘若真正通晓韩非之学,当服膺史迁的卓越洞见。

  注解《老子》第一人

  人们一般认为,老子之后有庄子,一如孔子之后有孟子,此看法自有其理,但总体观之,又稍显狭隘,并不完备。考之于学术发展史,孔子之后,非但有孟子,还有荀子。虽然孟荀思想相左,一倡性善,一倡性恶,然二者分别发挥孔子之仁、礼,皆有功于儒学。与此类似,老子之后,非仅有庄子,亦有韩非。如果说庄子发扬其“自然无为”的绝对不干涉主义,逍遥于世,那么韩非则以老子思想为根本,走向另一个极端,显扬了“绝对干涉主义”思想。二者思想、学说虽大相径庭,但皆有助于老学的显扬与传播。当然,韩非对老学思想的“法家诠释”亦让老子蒙受“阴谋家”的不白之冤。

  韩非深得老子思想之精义,表现于其《解老》《喻老》中。韩非乃先秦诸子中专门注解老子第一人,庄子虽得老子之奥义且善于发挥老子思想,但至少在形式上并无注解《老子》的专门之作。韩非则不然,其《解老》《喻老》可谓研究老子的开山之作。梁启超曾言,韩非之《解老》,足以说明“其哲学思想根源于老子”。民国时期《老子》研究专家陈柱亦言,“《解老》《喻老》,此二篇为解《老子》最古之书,最可宝贵”。

  深得老子思想精义

  《解老》《喻老》较接近老子,所用文本似乎亦更可靠,以至于后人尝用韩非之引文来订正今本。譬如关于《老子》第五十三章,今本(即王弼本)为:“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采,带利剑,厌饮食,货财有余,是谓盗夸,非道也哉!”对于“盗夸”,王弼的解释是“举非道以明非道,则皆盗夸也”。就含义而言,王弼此解无疑过于牵强。韩非《解老》引《老子》文,非为“盗夸”而是“盗竽”,韩非注解为:“竽也者,五声之长者也。故竽先则钟瑟皆随,竽唱则诸乐皆和。今大奸作则俗之民唱,俗之民唱则小盗必和,故‘服文采,带利剑,厌饮食,货财有余,是谓盗竽’。”韩非用“上有所求,下必甚焉”的方式解释之,无疑更合乎老子原义。故而,“盗竽”可以订正“盗夸”之误。

  韩非对《老子》的解释,亦颇精当。《老子》第五十六章曰:“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死地,亦有十三。”王弼的解释是:人之生、人之死及人处于生死之地,各占十分之三。此种解释固然凸显了生、死及生死之地的机会均等性,但老子何以以十分之三而非其他数据来统计之?王弼的解释虽流传千载,且获得普遍认同,然若深究,则未免令人生疑。反观韩非的解释,似更符合老子原义。韩非解释说:“人之身三百六十节,四肢,九窍,其大具也,四肢与九窍十有三。”其意谓:人无论生、死还是“动之死地”,都是这“十有三”(即四肢与九窍相加)。这“十有三”是一个整体,只要是人,不管你做甚、处于何种状态,皆是这个整体。陈柱认为此解“‘十有三’是何等的确切”。奈何胡适等人认为韩非“生之徒十有三”为极无道理,遂使韩非之解尘封于文献之中而鲜为人知。

  可见,无论《解老》《喻老》所涉及内容还是其具体“注解”,皆表明韩非对老子所下工夫之深,并得老子之真髓。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