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著作品读
《资本论》创作史上的“历史路标”论析 ——关于《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的若干理论问题解析
2015年05月05日 12:20 来源:《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201411期 作者:李锐 字号

内容摘要:”[4]431我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顾海良先生也直言不讳地称《手稿》是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历史路标”:“《手稿》在马克思经济学体系结构演进、思想历史研究和理论原理创新上取得的显著成果和成就,无疑就是高耸于马克思经济思想发展中的‘历史路标’。二、《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中的主要理论问题《手稿》在总体上可以分为两大部分:一是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研究部分,这是《资本论》前三卷的准备稿。三、《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中的双重话语问题的总体特点在语言、主题等外在形式上,《大纲》前的经济学手稿(如《1844年手稿》《穆勒笔记》等)更能显露出马克思的哲学家气质,比如异化、对象化等专业化的哲学术语在这些文献当中随处可见。四、《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的研究现状相比于《资本论》及其马克思的早期经济学手稿,《手稿》没有耗费人们过多的研究精力。

关键词:手稿;研究;剩余价值;马克思主义;哲学;学者;政治经济学;全集;批判;经济思想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锐(1984- ),男,河南焦作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法学博士,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北京 100732

  内容提要:《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是《资本论》创作史上的重大文献,研究它可以帮助人们全面、深入、完整、准确地理解马克思的经济思想和哲学思想。迄今为止,中外学者对其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仍有不少人不了解这部手稿的来龙去脉、刊布情况和其所包含的主要理论问题,手稿中最具有特色的双重话语问题也未能引起学者们的足够重视,但这却是该手稿最值得研究之处。这些问题的分析、探究和解决,需要使用马克思主义文献学的研究方法,借助最新的MEGA2资料来将历史与理论两方面的研究结合起来,并在此基础上,探发和彰显马克思文献的当代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关 键 词:《资本论》创作史;《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双重话语问题;MEGA;马克思主义文献学

  标题注释:2012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文本研究”(12YJC710030);2013年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研究基地项目“新时期政治传播中意识形态的作用与变化研究”(13JDKDB009)。

 

  《资本论》是马克思最伟大的代表作之一,一个多世纪以来,人们对它的研究兴趣始终未减,关于它的研究成果连篇累牍,产量甚丰。近几十年来,随着MEGA(《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arx-Engels-Gesamtausgabe,缩写“MEGA”)第二版的不断编辑、整录和刊行,越来越多的中外学者开始更多地关注马克思文献产生的过程性、历史性和其内在的思想生成逻辑,这使得《资本论》各个草稿的学术价值得到了空前且真挚的肯定。

  《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通常被称作《资本论》的“第二稿”或是“直接草稿”,写于1861年8月至1863年7月,共23本,1472页,大约200个印张。马克思生前没有将《手稿》公开发表,因此《手稿》保留了难得的原始文献风格,带有鲜明的理论探讨和学理研究性质,内含丰富深刻、博大精深的思想。

  一、《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的写作及刊布情况

  从某种程度上讲,《手稿》不是《资本论》的“第二稿”,而是货真价实的《资本论》“第一稿”。因为只有到了《手稿》,才算是形成了《资本论》四卷的书册结构。

  众所周知,马克思早在19世纪40年代就想写一部经济学著作。经过了10多年的潜心钻研和资料搜集、整理,他在1857年正式投入到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写作工作中去。1857年8月下旬,马克思写成了《〈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随后,1859年发表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同年,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谈到:“我考察资产阶级经济制度是按照以下的顺序: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1]31这表明,直到1859年,马克思仍然设想其经济学著作要按照一个“六册结构”来安排。

  紧接着,马克思就着手写作《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第二分册,即原计划整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第一分册的第三章“资本一般”(前两章“商品”和“货币”收录于《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1861年8月—12月,马克思写出了325页的书稿,内容涉及“货币转化为资本”“绝对剩余价值”“相对剩余价值”等,相当于后来《资本论》的第1卷[2]38。

  在此之后,马克思在自己手稿的第V笔记本的第184页上写道:“在相对剩余价值之后,应该把绝对剩余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结合起来考察。”[3]355可是,这中间出现了“中断”,他未能先把这项任务完成,而是转向了对剩余价值理论史的探究与撰写。有一种观点认为,马克思最初只是要将剩余价值的理论史当作是“资本的生产过程”的最后一节(也就是一个“附论”),但马克思在分析和批判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的过程中,不断地扩大理论视域和议题范围,致使剩余价值的学说史越写越长,到最后共形成了三册的篇幅,共计1096页,这就是后来知名的《资本论》第四卷。马克思本人把这部分当成是“历史部分,历史批判部分或历史文献部分”[4]431。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