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著作品读
《资本论》第三卷推翻第一卷? ——“马恩晚年转变”辨正之一
2014年08月19日 10:46 来源:《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济南)2014年1期 作者:张光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本文是与“民主社会主义救国论”商榷的系列文章中的第二篇。关于“《资本论》第三卷推翻第一卷”的说法,是一种找不到文本依据的杜撰。它既忘记了第三卷中论述“自我扬弃”的篇章是在《资本论》第一卷出版之前就写成了的史实,也曲解了第三卷中关于资本主义“自我扬弃”的论述。实际上,马克思恩格斯一生中都是既讲“自我扬弃”又讲“炸毁”和“剥夺”的,这二者的彼此一致,正是马克思学说的基本常识。今天应该从马恩的理论中吸取有益的方法论,走出他们的局限,重新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规律性,而不能曲解他们的思想,把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强加给他们。

  关 键 词:《资本论》;第三卷推翻第一卷;股份公司;自我扬弃

  作者简介:张光明,山东大学当代社会主义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中图分类号:A81;D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5574(2014)01-0003-13

  

  不久前发表的拙作《把对民主的期望由“空想”转向“科学”——〈民主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民主〉导言》①中已经提到,“民主社会主义救国论”的立论基础是“马克思恩格斯晚年思想转变”说,而此论的三个主要论据都是站不住的。现在我要分别对它们做一番较为详细的考察,并略述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本文讨论的是“马恩思想晚年转变”说的第一个论据:《资本论》第三卷推翻第一卷。

  《资本论》是马克思最重要的著作,但篇幅巨大,内容艰深,历来让读者望而却步,认真研读过第二卷和第三卷的尤少。但无论如何,《资本论》第一卷明显的革命倾向,还是为人们所了解的。一般读者拿起这本巨著,多半只是匆匆浏览,没有耐心去深入了解其中繁冗的经济学分析、演绎和论证,即便如此,又有谁会不记得“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敲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的革命结论呢?

  随着20世纪世界历史的演变,一个问题浮现出来:140多年过去了,情况在相当程度上与这部巨著所预测的不同。生产的高度社会化趋势确实被证实,但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规律性导致经济与阶级矛盾激化的分析,关于资本越是积累工人大众便越是贫困的分析,关于资本高度集中必然引发社会革命的预言,似乎并未被后来的历史发展所证实。其结果,本应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西方资本主义中心地区并未发生革命,在社会主义革命旗帜下实现了政权更替的东方地区却普遍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理论与现实之间的这种显著反差,使得《资本论》长期以来在世界范围内遇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和问难。对马克思经济学说的批判和辩护,构成了国际学术界争论不休的重要话题之一,从中产生了不少关于现代资本主义的富于启发性的理论成果。总之,不论各派观点如何,矛盾确实是真矛盾,问题确实是真问题,而这里正用得上黑格尔的那句名言:矛盾引导前进。

  近年来我们这里流行的“《资本论》第三卷推翻第一卷”之说,却并非基于这样的广阔背景,而只是出自一种模模糊糊的简单感觉:《资本论》第一卷鼓动革命,但结果是没有闹革命的地方干得不错,革了命的地方反倒没有民主,这足以证明革命是妨害民主的祸害。不过好在马克思晚年思想“转变”了,《资本论》第三卷把第一卷的观点抛弃了,不再讲革命了。因此,第三卷应该大大弘扬,第一卷则必须完全否定。

  在当今厌恶革命、“告别革命”的氛围中,这种新的大胆主张一出,立即赢得普遍关注。一部分人好心地指望,这可以替马克思恩格斯洗掉革命的恶名,并为民主开出新的理论之源;另一部分人则恶意地讥笑道:瞧瞧这种一无是处的理论吧,连它的创始人自己最后都把它抛掉了!

  我们在这里首先关心的,不是如何看待这些各式各样的观点,而是一个最初级的问题:“第三卷推翻第一卷”,这一新的见解符合文本的真实情况吗?

  “第三卷推翻第一卷”的主要论点可以归结如下。

  第一,从《共产党宣言》到《资本论》第一卷,所论证的是“一种打着解放工人阶级的旗帜摧毁先进生产力的暴力社会主义”,因此是完全错误的,苏俄革命的灾难即由此而来。

  第二,到了晚年,马克思目睹资本主义的新发展,看到银行、股份公司使得生产越来越社会化,从而在思想上发生了重大变化。《资本论》第三卷里提出了一个新的论点,那就是由于有了股份公司的出现,股权分散了,对生产的管理转移到专业管理者手里了,资本家的统治权虚化了,因此资本主义的“外壳”用不着再“炸毁”了,剥夺者用不着再被剥夺了,经由革命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方式已经不再需要了;资本主义将会自己实现“自我扬弃”,和平地向社会主义过渡。

  第三,《资本论》第三卷中关于未来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张,已经不再是把生产资料转归社会所有,而是认为只要每个人手里都掌握一定数量的股票,“资本再转化为生产者的所有”即“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就实现了。这样,第三卷完全颠覆了第一卷的革命主张,马克思晚年的思想彻底转变了②。

  现在,就请读者和我一起,从确凿可靠的文献和历史事实入手,来对这些观点做些考察和分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