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著作品读
《帝国主义论》是剖析当代资本主义的锐利武器
2014年08月13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8月13日第633期 作者:安启念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资本主义正在把全人类引向毁灭。人类要避免毁灭的厄运,唯一的出路是放弃一味追求资本利益最大化这一价值目标。而一旦这一价值目标被放弃,毫无疑问意味着资本主义的终结,这将是人类文明的重大转折,是人摆脱物的支配获得自由而走向自由王国的开始。

  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以下简称《帝国主义论》)写于1916年,迄今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近一百年来它产生了巨大影响,也备受争议,尤其是后50年,批评之声不断,认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已经过时。但实际情况绝非如此。

  对于这部著作,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

  首先,从方法论角度看,《帝国主义论》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分析帝国主义的经济特征,并对帝国主义的历史命运以及无产阶级革命问题展开讨论。这是对马克思《资本论》研究方法的学习借鉴。历史唯物主义是最有效、最科学的人类社会研究方法。

  其次,从列宁对帝国主义基本经济特点所做的分析来看,他依据大量经济学材料,综合经济学界的观点,对帝国主义的基本特征进行了概括,指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应该说,他的概括是对当时帝国主义特征的准确反映。

  最后,从列宁对帝国主义历史命运的判断来看,他指出帝国主义是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对于列宁的这些思想,近半个世纪来一些人不以为然,认为历史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已经证伪了这些判断,帝国主义“腐而不朽”、“垂而不死”,今天仍然生机勃勃。实际上,情况要复杂得多。

  毫无疑问,当今时代与一个世纪以前有了很大不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民族解放运动终结了一度遍布全球的殖民统治,帝国主义国家像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样,公然为争夺殖民地而发动战争、通过战争瓜分殖民地已经不太可能;列宁所说的那些帝国主义国家,目前似乎也很难再把它们和“腐朽”、“垂死”联系在一起。因而时代的变化的确对《帝国主义论》的一些结论构成了挑战。那么,如何看待这些挑战?让我们重读列宁的这部重要著作,分析其中一些主要论断。

  关于帝国主义的寄生性问题。殖民主义的终结不等于帝国主义消失,它改变的只是帝国主义的表现形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原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但是资本走向世界的趋势不减,而且发展成为席卷全球的资本全球扩张运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竭力控制全世界的资源生产,把自己制定的经济规则强加给整个世界,跨国公司的活动遍布全球,资本流向世界各地,巨额利润滚滚而来。这些国家用资金、技术取代了殖民政策,它们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关系由经济剥削取代了赤裸裸的掠夺。中国被称为“世界工厂”,但同时也意味着大量中国人成为世界资本家的打工仔,经济剥削显而易见。列宁没有预料到帝国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具体调整,但是他所说的帝国主义的寄生性,即“极少数最富强的国家剥削愈来愈多的弱小国家”,这在今天是谁都不能否认的。

  关于帝国主义的腐朽性问题。帝国主义国家内部借助“反垄断法”极力保护竞争,从而保持科技和经济发展活力,似乎因垄断而来的腐朽性不复存在。其实不然。列宁认为,帝国主义的垄断必然排除竞争,从而表现出腐朽性。在全球化时代,这种腐朽性在更大范围以更激烈的方式表现出来。随着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在科学技术、经济、军事等方面大有垄断全球之势,其垄断本性极度放大。美国为了维护其垄断地位,对于来自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竞争,不择手段地遏制、打压、围堵。随着中国的发展,美国把当年对付苏联的手段用在中国身上。美国打着寻求“再平衡”的旗号重返亚太,放纵日本走向军国主义,挑动钓鱼岛事件和南海事件,给中国制造麻烦。今日美国的帝国主义性质是许多美国学者也洞若观火的。帝国主义已成为阻碍历史进步的腐朽力量。

  关于帝国主义的垂死性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同样存在对列宁的误解。仔细阅读《帝国主义论》第十章,我们会看到,列宁说帝国主义是垂死的,绝不是说资本主义即将被消灭,而是说它正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反面,走向生产的社会化。列宁对这种社会化趋势做了多方面分析,并且在全书结束部分用“德国帝国主义的狂热崇拜者”舒尔采-格弗尼茨引证“圣西门的天才预言”的话指出,人类,包括帝国主义国家,正在走向社会主义。当今时代的现实证明列宁是完全正确的。帝国主义国家的社会性,在列宁看来就是社会主义因素,这种因素在今天越来越多,以致人所共知资本主义有了日益明显的计划经济性质,社会福利的发展与普及使得发达国家是否仍然存在无产阶级成为需要研究讨论的问题。科学技术已经成为第一生产力,而科学知识“天然姓公”,是任何人都无法私有和垄断的,原来意义上的生产资料私有制正在走进历史的博物馆。

  更重要的是,资本主义无限制地追求资本增殖的本性在其早期阶段造成严重的阶级剥削、社会对立,在帝国主义阶段导致两次世界大战,在今天造成资源枯竭、环境污染、生态失衡等严重威胁人类生存发展的全球性问题。资本主义正在把全人类引向毁灭。人类要避免毁灭的厄运,唯一的出路是放弃一味追求资本利益最大化这一价值目标。而一旦这一价值目标被放弃,毫无疑问意味着资本主义的终结,这将是人类文明的重大转折,是人摆脱物的支配获得自由而走向自由王国的开始。

  历史证明,列宁关于帝国主义垂死性的论断是正确的。列宁的历史局限在于:首先,他没有预见到科学技术在20世纪的革命性发展以及这一发展带来的多方面深刻影响;其次,他断言帝国主义国家生产的社会化表明“私有经济关系和私有制关系已经变成与内容不相适应的外壳了”,并且从中得出了无产阶级社会革命即将爆发的结论。事实表明,资本主义正在走向终结,但其具体过程和方式比当时的预计要复杂得多。当然,这是我们不能求全责备于前人的。

  人类社会是一个庞大的复杂系统,对于人类社会历史的研究与探讨,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像自然科学那样对未来发展有准确的预言。列宁的《帝国主义论》虽然在一些具体结论上有历史局限,但是作为对世界形势的总体分析,其方法论和基本思想对于我们观察思考当代资本主义依然具有重大指导和启迪意义。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本报记者陈叶军/采访整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