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著作品读
《共产党宣言》中的经济学思想
2014年07月25日 14:12 来源:《经济学家》(成都)2013年11期 作者:王辉龙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共产党宣言》;创新;马克思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共产党宣言》是一份政治纲领,却蕴含着丰富的经济学思想。关于经济周期和经济危机、关于全球化、关于创新、关于城市化等今天的热点问题,《宣言》中都有精彩论述。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取得了巨大经济成就,但继续推进新型城镇化面临收入差距拉大、创新动力不足、资源和环境压力骤增的困扰。在新一轮全球化过程中,区域竞争加剧,世界经济周期性波动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严重影响。细读《宣言》,我们能从中得到很多启发。认真探索、研究和回答经济建设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既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伟大实践的基本内容,也是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重大发展。

  关 键 词:《共产党宣言》;创新;马克思

  作者简介:王辉龙,南京大学经济学院。

  中图分类号:F0-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5656(2013)11-0014-11

  2012年世界经济论坛①的首个公开辩论议题是:20世纪的资本主义是否适合21世纪?论坛创始人施瓦布教授认为,经济危机表明:资本主义制度亟待改革,主要资本主义国家“试图使用过时的制度解决现在面临的问题,只能使世界陷入新一轮危机”。世界政、商、学界领袖今天热烈讨论的话题,仍没有超出160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中所阐述的理论和表明的观点。作为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诞生的标志,《宣言》不仅直接为当时的工人运动提供理论指导,更给之后、直至今天人们分析经济现象、认识经济规律、制定经济政策的实践活动以深刻启迪。正如1872年《宣言》德文版序言所说,“某些地方本来可以作一些修改”,但“《宣言》是一个历史文件,我们已没有权力来加以修改”。马克思主义本身是一个开放的理论体系,作为马克思主义诞生的标志性文献,《宣言》提供的是理论指南,而非占卜式的预测。160年来,不管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是颠扑不破的。当然,“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世界还在发展,实践仍在继续,人类已经解决的问题远没有那些尚未解决的问题重要和繁杂,因此,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同样需要不断创新、丰富和发展。继续对《共产党宣言》这一思想宝库进行经济学思想的挖掘,一方面可以丰富马克思主义著作的价值内涵,另一方面可以使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更好地指导我们当前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伟大实践。

  一、《宣言》搭建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框架雏形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一个宏大的理论体系,在《宣言》中已经可以隐约看到这个理论体系主体架构的雏形。

  《宣言》的主要任务是宣告资本主义灭亡和共产主义胜利的必然性,对其论证过程包含了丰富的、全新的、革命性的经济学思想。当然,这些经济学思想还没有、也不可能形成完整的理论体系。作为一个行动纲领,《宣言》无法就经济学理论展开长篇大论,这一任务由19年后出版的《资本论》来完成——但这丝毫不能掩盖那些最耀眼的经济学思想火花在这本马克思主义早期文献中闪耀。考虑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体系的完整性和理论脉络的连续性,以下分析可能会涉及《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等马克思早期著作中的一些内容,因为它们凝结了《宣言》出版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主要思想;同样,也不可避免的会提及《政治经济学批判》等《宣言》出版后的著作中的一些思想,因为正是在这期间马克思完成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体系构建。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着重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经济及其运行规律。作为其最高理论成果的《资本论》清晰地展现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逻辑体系:资本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核心经济范畴,剩余价值规律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最基本的经济规律,资本同劳动的对立关系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赖以运转的轴心。[1]25《宣言》明确提出了无产阶级的政治要求:即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并通过严密的逻辑论证了这一政治要求的合理性和实现的必然性。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框架的雏形就包含在这一逻辑体系中。

  《宣言》首先指出,“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2]27在资产阶级时代,阶级斗争简单化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立,其直接表现就是资本同劳动的对立。接着,《宣言》详细论述了资产阶级获取财富的过程。“美洲的发现、绕过非洲的航行,给新兴的资产阶级开辟了新天地”,[2]28于是,新兴的资产阶级从“正在崩溃的封建社会内部”成长壮大起来。随着蒸汽机的发明及其引发的产业革命的出现,现代大工业替代了工场手工业,由此形成的巨大生产能力进一步开拓了世界市场。反过来,开拓市场的动力又促进了航海和陆路交通技术的发展。在这种交通技术与工业生产交互促进的过程中,“资产阶级也在同一程度上得到发展,增加自己的资本,把中世纪遗留下来的一切阶级都排挤到后面去。”[2]29在促进生产力发展的过程中,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摧毁了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起到了非常革命的作用。在资产阶级创造财富的过程中,一切都可以进行“价值交换”。与之前的封建社会相比,“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2]30

  在这里,《宣言》已经触及到了资产阶级获取财富的秘密:“现代的工人只有当他们找到工作的时候才能生存,而且只有当他们的劳动增殖资本的时候才能找到工作。”[2]34资产阶级通过剥削工人阶级创造的剩余价值增殖财富,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基本规律,也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核心内容。虽然《宣言》中没有使用“剩余价值”的表述,但已经明确指出,资产阶级“花在工人身上的费用,几乎只限于维持工人生活和延续工人后代所必需的生活资料”,[2]34这部分费用是由工人的必要劳动创造的。后来,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进一步表述为:“凡是社会上一部分人享有生产资料垄断权的地方,劳动者,无论是自由的或不自由的,都必须在维持自身生活所需的劳动时间以外,追加超额的劳动时间来为生产资料的所有者生产生活资料。”[3]263无论是为生产资料所有者生产生活资料还是生产资料,总之是要分出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宣言》在第一章最后一段总结道:“资产阶级生存和统治的根本条件,是财富在私人手里的积累,是资本的形成和增殖;资本的条件是雇佣劳动。”[2]39

  至此,我们已经在《宣言》中看到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庞大理论肌体的坚强骨架:资本运动——剩余价值——资本与劳动的矛盾运动。速水佑次郎和神门善久[4]8-12曾提出一个分析经济与文化—制度变化之间关系的理论框架:经济子系统和文化-制度子系统共同构成社会系统,两个子系统的矛盾运动推动社会进步。经济子系统由技术和生产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构成,使用劳动和资本生产有形资本和无形资本(马克思称为“精神产品”)。利用特定的生产要素组合进行生产的技术力量(生产力)决定着社会中的文化—制度子系统,在一定的条件下,文化—制度子系统又对经济子系统施加重大影响。该理论框架同马克思和恩格斯各本著作中论述的关于经济社会制度进化的观点基本相似。这一观点在《宣言》中的表述就是恩格斯在1888年德文版序言中关于基本思想的重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2]12这句话在别处被凝炼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二、《宣言》中关于经济周期和经济危机的思想

  经济危机总是包含在经济周期之中,正如熊彼特所说,关于危机的理论,更准确地说就是关于经济重复变动的理论。[5]138

  经济学家们关于经济周期的研究成果可谓汗牛充栋:与马克思同时代的朱格拉提出的与设备投资有关的“朱格拉周期(设备周期)”②;20世纪基钦提出的与存货增减有关的“基钦周期(存货周期)”③;康德拉季耶夫提出的与资本积累有关的“康德拉季耶夫周期(资本积累周期)④”;库兹涅茨提出的与建筑业有关的“库兹涅茨周期(建筑周期)⑤”,等等。熊彼特则用创新来解释经济周期:经过一段时间,直到新企业的产品能够出现在市场之前,繁荣结束,萧条开始。当创新的吸收过程结束时,新的繁荣就开始,而萧条也就结束。[5]138凯恩斯用心理因素解释经济周期;弗里德曼认为经济波动的根本原因是货币的扩张和收缩。相对于以上各家的学说,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经济周期和经济危机现象理论剖析的视角是,着眼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内在矛盾,这些思想在《宣言》中已有体现。

  在《宣言》完稿的时候,英法等资本主义大工业已经获得了较快的发展,人类历史上迎来了第一次高速经济增长期⑥。同时,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即生产的社会化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也日益暴露。基本矛盾又引发了个别企业有计划的生产同整个社会生产无政府状态的矛盾,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与劳动人民购买力低下的矛盾不断加剧,从而使资本主义的周期性经济危机不断发生。马克思和恩格斯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矛盾运动规律,并在《宣言》中进行了论述:“在商业危机期间,总是不仅有很大一部分制成的产品被毁灭掉,而且有很大一部分已经造成的生产力被毁灭掉。”[2]33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生产力的定义中包含劳动者、劳动工具和劳动对象。所谓“已经造成的生产力被毁灭掉”是指在危机发生的时候,劳动力失业与机器设备闲置同时发生。为了减少“生产相对过剩”,资产阶级宁愿毁灭生产力以减少产量,也不肯提高工人的工资。由于资本唯一本性就是追逐利润,在没有利润的背景下,过剩的劳动力也不可能与过剩的设备结合。于是,“在危机期间,发生一种在过去一切时代看来都好像是荒唐现象的社会瘟疫,即生产过剩的瘟疫。社会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一时的野蛮状态;仿佛是一次饥荒、一场普遍的毁灭性战争,使社会失去了全部生活资料;仿佛是工业和商业全被毁灭了”。[2]33在《宣言》发表后不久,就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危机之一的1929-1933年“大崩溃”。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制度与生俱来的,且不可克服:“几十年来的工业和商业的历史,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的历史。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重复中越来越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就够了。”[2]33

  关于资产阶级应对危机的对策,虽然《宣言》痛斥了其反动的一面: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生产力;但也有今天的实践仍在采用的内容: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经济学家们曾开出很多治理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药方,而《宣言》认为经济危机对资本主义制度来说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先天性不治之症。因为“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已经不能再促进资产阶级文明和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的发展;相反,生产力已经强大到这种关系所不能适应的地步,它已经受到这种关系的阻碍;而它一着手克服这种障碍,就使整个资产阶级社会陷入混乱,就使资产阶级所有制的存在受到威胁。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2]33可见,马克思和恩格斯开出的药方就是让生产关系来适应生产力,而不是反过来。

  《宣言》中的观点是通过阶级斗争消灭资产阶级私有制,而资本主义160年来的实践已经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了持续的修补和改进。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资本主义制度与马克思当年看到的资本主义制度已并不完全相同。速水佑次郎和神门善久把资本主义经济增长分为马克思类型(工业化初期阶段)和库兹涅茨类型(工业化高级阶段)。[4]35虽然今天的资本主义世界仍没有公开接纳马克思的观点和政策主张,但当代资产阶级确实已经对自己的经济运行方式进行了大幅调整。通过向工人阶级让渡权利、采用股份制的形式使资本实现有限的社会化等等。加之其它管理措施的改进,使得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对生产力的破坏性已远小于马克思所处的时代,危机发生的频率也大为降低。尽管如此,《宣言》关于经济危机和经济周期的思想对我们认识当前经济实践,特别是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制定促进经济社会平稳发展的政策仍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