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聚焦学理中国】阿富汗变局透视:基于世界共生理论的认知
2021年09月22日 09: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任晓 字号
2021年09月22日 09: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任晓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1年8月,阿富汗政局发生重大变化。美国仓促从阿富汗撤军,美扶植的阿富汗政府及其军队迅速溃败,塔利班兵不血刃进驻首都喀布尔。整整二十年了,美国在阿富汗的所作所为以失败告终,狼狈撤离阿富汗。美国付出了至少高达一万多亿美元、两千多名美军士兵阵亡的高昂代价,但没能实现在阿富汗的目标。二十年后,塔利班卷土重来,亲美政权几乎瞬间垮台,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喀布尔时刻”。

过去二十年的阿富汗及最近的重大变局表明些什么

 

  首先,世界上存在着众多国家,它们各有其历史、传统、文化、宗教、习俗等,它们不可能也不应该同于“一”。阿富汗是一个由部落组成的国家,此次塔利班宣布的国名“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显然反映了这一点。多年间,其国内处理、安排彼此间的关系自有其“理”,如果强力打破之,就可能出现功能紊乱。加尼的政府如此不堪一击,迅速崩溃,原因之一在于它完全是外来的,而不是土生土长的,因而缺乏生命力。

  其次,阿富汗这样一个内陆山地国家,其历史和国情与美国大异其趣。这也就是美阿两国间的差异。这样的差异,本来是应该得到尊重甚至敬畏的。但在过去二十年间,美国不是秉持尊重、敬畏的态度,相反是一种相当傲慢的态度,强行改变阿富汗的体制,仿佛美国“比阿富汗更懂阿富汗”、“比伊拉克更懂伊拉克”、“比中国更懂中国”似的。

  再次,制度的生命力来自于它的适切性,来自于它跟所处社会之间是“接榫”的。把美国式的制度轻率地搬用、套用到别国,就很可能水土不服,出现橘逾淮为枳的现象。二十年间,美国试图在阿富汗推广美式民主,推行竞选、投票等一套做法。若干年间,美国人忙着教阿富汗人怎么搞竞选等,现在看来还真是十分可笑,“竹篮打水一场空”。2019年9月28日,阿富汗举行总统大选,选举过程中暴力事件频发,选民投票率不高。2020年2月18日,阿富汗独立选举委员会宣布现任总统加尼获胜,阿卜杜拉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后加尼和阿卜杜拉签署分权协议,阿卜杜拉担任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水土不服,已经可见。这套东西,不切合阿富汗国情是显然的。经过阿富汗的实践检验,已经证明了它们是不可行的。

  最后,经由“和”达到“合”,是共生的一条重要经验,也可说是一项原理。“和”至少是和气,有话好说。保持耐心,求同存异。经过一个过程,而达成“合”。这“合”不一定是相同,而是达成一种相互理解,比如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为什么这么做,双方“各美其美”,相互敬畏和尊重,而不是通过改变对方的制度或做法而使其与我相同。这意味着在使用武力的问题上需保持极为谨慎的态度,不轻易动用武力,不轻易对外进行武力干涉。使用武力只能是在穷尽其他各种手段之后的最后选项,即便是这个最后选项也必须很慎重才能选择。

  阿富汗的重大变局与世界共生理论

 

  共生意味着承认事物的多样性。多样事物并存,它们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之间存在互动,互动中产生着互补、互促的效应。互补即相互补充,譬如人与人之间,是各有所长、各有其短,因而他们之间能够互补。国与国之间也类似,做得妥当,可以以人之长,补我之短。历史告诉人们,一个良性互动的过程,能够产生对己对人的相互促进作用。

  共生也意味着尊重差异,敬畏差异。差异是一种常态,也是进步的源泉,因而要尊重之,敬畏之。“多”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本来样态。既如此,“多”就不能归于一,否则,事物的发展就会失去源头活水。在人类社会中,事物之间简单的移植、套用是大忌。简单的移植意味着某种东西是“普遍适用”的。然而问题恰恰在于,美国的乃至西方的观念、制度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种有生命力的制度是从社会中生长出来的,不是强加进去的。阿富汗历史上是一个主要忠于部落领袖的国家。在阿富汗的农村基层,“乡规民约”可能起着远比正式制度还要大的作用。乡间的族长、酋长也可能起着远比中央政府任命的官员更为重要的作用。因而,必须顺其“理路”而治,这也是共生的智慧。

  共生还意味着“和”,不能迷信军事力量的作用。如果有差异和分歧,应该保持必要容忍,以及耐心,寻求最大公约数,而不是急不可耐地使用强制手段。美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多次轻率地对外使用武力,有过多次失败,本应早就得出经验教训。然而,情形显示,他们好像“学不会”或“没学会”,以至于不止一次地重犯已经犯过的错误。1975年有“西贡时刻”,1979年有“德黑兰时刻”(伊朗巴列维国王倒台,发生“伊斯兰革命”),不料2021年又出现了一个“喀布尔时刻”。这些都证明武力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途径。

  以往很多国家的实践都表明,“彻底的”、“革命性的”变革往往是不成功的,常常是“欲速则不达”,很容易出现曲折、反复,有时不得不从头再来。这些实践表明,现代的元素跟传统的元素也要“共生”。阿富汗过往二十年的历程再次给世人上了一课。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任晓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