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社科专访】“和衷共济,和合共生”是人类发展的前进方向
2021年09月18日 09: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毕雁 字号
2021年09月18日 09: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毕雁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夏立平,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创始院长、二级教授,同济大学智库首席专家、中国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兼任中共中央联络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共中央台办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委和教育部社科重大项目通讯评审专家、中国亚洲太平洋学会副会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国际政治研究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上海市美国学会副会长、上海环太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理事长。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共生在一个大系统中,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相互转化。7月6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上的主旨讲话中指出,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处于深刻变化之中,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相互影响更加密切。人类是一个整体,地球是一个家园。面对共同挑战,任何人任何国家都无法独善其身,人类只有和衷共济、和合共生这一条出路。为了更深入地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重要论述,中国社会科学网邀请了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夏立平就和合共生理念进行深度阐释。

 

  中国社会科学网:随着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多极化趋势迅速发展,全球体系的主体呈现多元化的特点,请您具体谈谈其原因和表现形式。

  夏立平:全球体系的主要特点之一是行为体多元化。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多极化趋势迅速发展,虽然主权国家仍是国际关系中基本行为主体,但国际关系中新的非国家行为主体,包括政府间国际组织、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等大量增加,欧洲联盟则是超国家行为体,这些导致国际行为体多元化。

  近年来,随着区域经济一体化趋势迅速发展,各种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大大增加,合作紧密度不断加强。许多政府间国际组织已具有独立的国际法人格,发展为国际关系中一种新的基本行为主体。绝大多数政府间国际组织,特别是各种区域合作组织,成为促进国际和区域经济、政治和文化合作的积极因素。

  跨国公司的崛起,既成为推动经济全球化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又借助经济全球化之势加速扩展,其国际生产和经营正在实现全球范围内最佳的资源配置和生产要素组合。全世界100支最大的经济力量中,跨国公司占一半以上,超过许多中小国家。跨国公司的母国大多集中在发达国家,这决定跨国公司的经济活动更有利于发达国家。

  跨国公司与主权国家都希望通过经济全球化进程获取尽可能大的经济利益,但经济全球化进程使跨国公司与主权国家的关系既可能是盟友,又可能是对手。一方面,跨国公司与主权国家有可能在经济活动中互补共赢;另一方面,跨国公司在经济活动中也可能对所在国主权造成损害。

  随着非政府组织迅速发展,其影响范围更加广泛,活动更加活跃,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上升。其中,许多非政府组织在人道主义援助、军备控制、争取世界和区域和平与发展等领域发挥了积极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网:全球体系的主体呈现多元化特点,并相互影响相互作用,这正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和合”理念在当今世界的现实体现。针对目前国际关系主体间的互动,如何由“和合”到“共生”再到“共赢”,结合自身研究,您有建议?

  夏立平:我从2012年开始研究共生理论及其与系统论的联系,试图将共生理论和系统理论相结合,并在此基础上产生一种新的理论,即全球和合共生系统理论。

  “共生”一词的概念源于生物学,指不同种属的生物一起生活,动植物间互相利用对方的特性和自己的特性一同生活、相依为命的现象。在我国古老的中医学说中,也早就提出了“五行学说”、“相生相克”的“共生理论”。20世纪中叶以来,共生理论和方法不仅逐渐应用到医学领域和农业领域,而且开始应用于社会科学领域。西方一些社会学者认为,在科学和技术高度发展的现代社会里,在人们之间的交往越来越密切的同时,具有高度知识的人与生产工具的结合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密切。因此,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相互依存的共同体。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中国学者开始将共生理论应用在国际关系领域。金应忠研究员的论文《国际社会的共生论——和平发展时代的国际关系理论》,认为“‘共生’不仅是国际社会的一种客观存在,而且是国际社会发展的基本途径”。苏长和教授在论文《共生型国际体系的可能——在一个多极世界中如何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提出建立共生型国际体系的思路。胡守钧教授论文《国际共生论》强调,必须从社会共生关系出发观察社会(包括国内社会、国际社会)。

  系统思想源远流长。系统一词来源于古希腊语,是由部分构成整体的意思。恩格斯指出:“关于自然界的所有过程都处于一种系统联系中(的)这一认识,推动科学到处从个别部分和整体去证明这种系统联系”。20世纪70年代末,钱学森就明确指出:“我们所提倡的系统论,既不是整体论,也不是还原论,而是整体论与还原论的统一。”这样一来,钱学森把辩证法引进了系统论,使它发展成为辩证系统论,或者叫现代系统论。系统论揭示出,任何物质系统都是具有诸多的关系、方面和特征的复杂系统。复杂系统包含许多关系,也就是包含许多矛盾或潜在矛盾。这样, 系统论把唯物辩证法关于事物是多个方面、多种关系、多种矛盾的总和这一重要思想具体化了。而系统论坚持系统的整体性、关联性、动态性、最佳化等重要原则。

  在综合了共生理论及其与系统论联系的基础上,我提出了全球和合共生系统理论。我还将中美关系和“一带一路”建设作为两个案例,运用全球和合共生系统理论对其进行分析,觉得很有收获。全球和合共生系统理论是通过把和合共生理论和系统理论相结合,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创新,其主要内容包括:

  第一,世界一切事物都是共生在一个大系统中,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相互转化的。这就是“蝴蝶效应”之所以产生的根本原因。国际体系是这个大系统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时它本身也是一个系统,它的各组成部分之间都处于一种系统联系中,都是共生的。也就是说,国际体系中国家行为者之间、非国家行为者之间、国家行为者与非国家行为者之间都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

  第二,国际体系系统中各组成部分与整体之间的关系是辩证统一的。一方面, 整体是由部分构成的,没有部分便没有整体,因而整体依赖于部分;另一方面,部分又是整体的组成部分,部分依赖于整体。但整体并不等于各部分的简单相加,而是具有新质特征的整体。例如,在当今国际体系中,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可分为超级大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发展中国家又可分为新兴大国、新兴工业化国家、最不发达国家等。当今国际体系虽然仍是由西方发达国家占主导地位,但随着一批新兴大国和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崛起,以及以发展中国家为主的亚洲的崛起,国际体系中的新质正在增加,霸权主义受到更多的抵制,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更多地被接受和尊重,新安全观已经提出。

  第三,国际体系这一系统中各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是辩证的,即对立统一的。他们既共生又竞争、既对话又斗争、既包容又排斥。正是这种事物矛盾双方既统一又斗争的运动推动事物的变化和发展。例如,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是对立统一的:美国是国际体系中占主导地位的大国,中国是国际体系中上升的大国;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是已经实现现代化的国家,即后现代化国家,而中国是正在实现现代化的国家。但同时,中国和美国的共同利益或并行不悖的利益也很大。中美在经济上的相互依存不断增加,成为两国关系稳定的压舱石。在安全的两大领域,即非传统安全领域和传统安全领域,中美之间共同利益或并行不悖的利益也在增加。中美之间既共生又竞争、既对话又斗争、既包容又排斥成为推动相互关系和国际体系运动、变化和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第四,人类对共生系统性的认识经历了一个从自在向自觉转变的过程。人们对拓扑学连锁反应的感性认识虽然长期以来存在,但真正提升到共生理论的高度来认识是近代的事。系统思想虽然源远流长,但提升至系统理论也是在现代。在对国际体系的认识过程中,欧洲强权国家在18—19世纪只把欧洲国家作为主权国家,而把亚非拉广大地区作为它们的殖民地。随着20世纪亚非拉国家在民族解放运动中纷纷实现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西方国家才不得不将亚非拉国家也作为国际体系中的成员。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由发展中国家提出的,却代表了世界各国的利益。这是人类对国际体系和合共生系统性认识的一大进步。在当今全球化时代,世界许多国家经济存在相互依存关系,使得它们之间在经济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然,这种相互依存关系现在又是不对称的,西方发达国家往往利用这种不对称的经济关系,向它们所认为的对手施加压力。同时,世界各国在非传统安全领域面临着许多共同或相似的挑战,如气候变暖、新冠肺炎疫情、环境污染、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跨国犯罪、毒品走私、艾滋病、埃博拉病毒等。

  第五,由于系统中的各组成部分与整体之间是共生的,一个国家必须在考虑自己国家利益的同时,也要考虑全人类的共同利益。近年来,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逐渐认识到,在“地球村”这一共生系统中,世界各国必须合作才能应对这些挑战和威胁;而只有实行开放包容的对外战略,才能实现合作共赢。

 

  中国社会科学网:从您的表述我们可以看出,“和衷共济,和合共生”是全球和合共生系统理论的目标。那么,全球和合共生系统内部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才能实现相互依存共同发展?

  夏立平:相互依存将是世界体系的高级存在状态。共生状态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共生状态的初级阶段是相互联系。这种相互联系有比较松散的、间接的,也有比较紧密的,直接的。“蝴蝶效应”就反映了这种相互联系。

  共生状态的中级阶段是相互共存。马丁•海德格尔在探讨人类与世界的关系时指出:“由于这种共同性的在世之故,世界向来已经总是我和他人共同分有的世界,此在的世界是共同世界,‘在之中’就是与他人共同存在,他人的世界之内的自在存在就是共同此在。”这种共同存在就是相互共存。中国等国家倡议并且已经成为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在国家与国家之间实行相互共存。

  共生状态的高级阶段是相互依存。相互依存可分为三种状态,即水平相互依存,垂直相互依存,共生相互依存。以经济组织为例,当几个组织之间以争夺资源或提供相同的服务进行竞争时,就形成了水平相互依存;当几个组织处于一个完整生产链中的各不同阶位时,就形成了垂直相互依存;当两个组织在功能上相互补充,为第三方提供服务时,他们之间是互惠互利的,就产生共生相互依存关系。关于国际关系中的相互依存,美国著名学者罗伯特•基欧汉和约瑟夫•奈指出:“世界政治中的相互依存,指的是以国家之间或不同国家的行为体之间相互影响为特征的情形。”他们认为:“当交往产生需要有关各方付出代价的相互影响时(这些影响并不必然是对等的),相互依赖便出现了。如果交往并没有带来显著的需要各方都付出代价的结果,则它不过是相互联系而已。” 当前,全球体系中的相互依存性情况在变得越来越普遍。

  全球和合共生系统理论的相互依存决定了优化世界体系的必要性。全球和合共生体系应该具有普遍性、交互性和内生性。

  全球和合共生体系的普遍性指,该体系是多层次、全方位、全领域的共生。这包括社会内部共生性、国家之间共生性、人与自然共生性。社会内部共生性表明一个国家的社会内部是共生关系。国家之间共生性表明国家之间的关系是共生关系。人与自然共生性表明作为社会成员的人与自然界是共生关系。

  全球和合共生体系的交互性指,“人类社会并非各种要素的机械集合,而是诸要素内部及其相互之间的互动联系和作用关系的有机整体”;人类与自然界也是相互之间存在互动联系和作用关系的有机整体。

  全球和合共生体系的内生性指,该体系中的各种共生关系,包括安全关系、经济关系、文化关系等都是各种行为主体在具体的国家与国家、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和超非国家行为体、各社会内部和社会之间的交往过程中产生,并随着实践交往手段、方式和进程而改变。全球和合共生体系的内生性是人类发展的重要因素。由于该体系的内生性,全球和合共生体系具有共生发展的内在动力。全球共生发展应该包括改善和合共生关系、改革和合共生秩序和优化和合共生结构。

  改善世界体系的共生关系。由于资源相对于人类需求总是具有稀缺性,围绕资源展开的利益矛盾和利益冲突是人类一直面临的重大问题。解决办法需要双管齐下,一方面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另一方面改善各种共生关系中不平等、非正义的因素,寻求合理地交换、分享和竞争各种资源。

  改革国际体系的共生秩序。现存的国际秩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产物,基本上是合理的,但存在一些不公正、不合理因素。同时,世界上出现许多新的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特别是非传统安全威胁,如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环境污染、地球变暖、毒品走私、高致命传染性疾病等,对人类生存提出严峻挑战。因此有必要对现存的国际秩序进行改革和完善。

  优化全球体系的共生结构。在全球体系中,共生关系和共生秩序的关联状态和作用形式决定了共生结构的优劣程度。当前全球体系中相互依存度在上升。优化全球体系的共生结构就是通过改进全球各层次和各领域资源交换、分享和流动方式和结构的有效性和合理性,从而有助于共生关系和共生秩序的生成、改革和完善。目标是建立和合共生性全球体系,即建立以相互依存为基础的、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全球体系。

 

  中国社会科学网毕雁 采访/整理

作者简介

姓名:毕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