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学理书简】从文化视角看俄罗斯的欧洲属性
2021年03月29日 13: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阮益嫘 字号
2021年03月29日 13: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阮益嫘
关键词:文学;俄罗斯文化;《解读俄罗斯》

内容摘要:俄罗斯国学大师德·谢·利哈乔夫所著的《解读俄罗斯》一书,从历史、文学、美术、语言、宗教、建筑学、地理学、文物考古、地缘政治等诸多文化学术领域诠释了俄罗斯民族文化发展的历程,强烈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俄罗斯从来不属于东方。作为俄罗斯文化欧洲属性的坚定鼓吹者,他认为欧洲文化对俄罗斯文化发展具有深远影响,俄罗斯文化对欧洲文明也有独特贡献。

关键词:文学;俄罗斯文化;《解读俄罗斯》

作者简介:

   

  在“以西方为定位和不时对东方的神往两种立场之间”,俄罗斯人的内心被“撕裂”。俄罗斯究竟是东方国家还是西方国家?通常,俄罗斯会被认为是东方国家,但深究其历史、地理环境以及文化发展脉络,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俄罗斯国学大师德·谢·利哈乔夫所著的《解读俄罗斯》一书,从历史、文学、美术、语言、宗教、建筑学、地理学、文物考古、地缘政治等诸多文化学术领域诠释了俄罗斯民族文化发展的历程,强烈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俄罗斯从来不属于东方。作为俄罗斯文化欧洲属性的坚定鼓吹者,他认为欧洲文化对俄罗斯文化发展具有深远影响,俄罗斯文化对欧洲文明也有独特贡献。

  利哈乔夫对俄罗斯民族史诗、史传文学以及俄罗斯古典文体都有精深的研究。他承认,中世纪两百年俄罗斯与西欧的脱离和对东方文化的包容吸收,使得西方和俄罗斯某些人误认为俄罗斯是东方国家。自苏俄成立以后,它的社会主义老大哥身份使得20世纪以前那个传统的俄罗斯与西欧的距离拉开了,甚至是处于隔绝和对抗的形势,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俄罗斯文化的欧洲根源和属性。苏联解体后,新俄罗斯面临何去何从的重大问题。利哈乔夫从10世纪以来俄罗斯国家文化创建、国家制度的建立、政治体制的选择等方面,说明了其最原始的影响均来自于西方。“在俄罗斯文化的产生中,拜占庭和斯堪的那维亚起决定性的作用”,“实际上亚洲游牧民族的影响在定居的罗斯是微不足道的。”为此,他甚至创造了一个地缘概念“斯堪多斯拉维亚”,即斯堪的纳维亚加上斯拉夫。

  一个人的性格可以关乎自身前途,一个国家的民族性格也会从宏观上影响国家命运。在本书,利哈乔夫大篇幅介绍文学艺术作品,并从中剖析了俄罗斯的民族性格——迷恋往昔和憧憬未来。“只生活在过去和未来”的精神存在方式被称之为“俄罗斯人性格最重要的特点”。这种性格使得俄罗斯人执着于对理想社会和未来生活的热切追求,故而理想主义在俄罗斯民族精神生活中始终有自己的生存空间,不过有时这种理想主义又易流于不切实际的幻想。正是源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们选择探索社会主义道路。然而,建设美好社会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辛的,伴随着社会各个方面充分而不断深入地发展。依作者看,“迷恋往昔和憧憬未来”这种民族性格恰恰缺乏这种等待的耐心。因而,20世纪90年代初,他们抛弃停滞的苏联,重新选择也就成为了历史的必然。由此可见,民族文化在深层意义上与政治制度、道路的选择有内在关联性。

  作为文学史家,利哈乔夫在长期的文化研究和教学中深感基础人文教育的重要性。在他看来,中学时代的教育是树立一个人人文素养最重要的阶段。而这个阶段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引导青少年从小养成对包括文学、艺术、历史文物、名胜古迹在内的传统文化价值的尊重和继承。对青少年而言,不必急于专业选择,而应重在人文素质的培养,其中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培养他们的审美欣赏力。但审美欣赏力不是唯美主义,它是极为重要的社会情感。这种情感也包含了对其他语言以及其他时代的文化的宽容态度。

  在“读图文化”和“影视文化”不断挤占“读文文化”的时代,如何保持传统文化的魅力是时代向学者们提出的问题。利哈乔夫主张守护具有浪漫和经典格调的传统文化范式。正如他所说,汽车不能代替马匹,人造花朵也不能代替鲜花。电子阅读虽然有自己的优势,但是却不能提供传统阅读的那份独有的感觉和快乐。因此,注重现代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平衡,才能保障文化发展的健康进程。“读书”和“崇尚书籍”能够为我们和子孙后代保存自己崇高的使命,在我们的生活中、在我们的生活立场的形成过程中、在伦理和审美价值的选择中保持崇高地位,以便不让各种低俗“读物”和无内容的、纯消遣的俗气污染我们的意识。他表达了对于文学的重要性的认识:文学进步的实质在于扩展文学的审美和思想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是“审美积淀”的结果,是积淀文学所有经验和扩展其“记忆”的结果。

  他还特别提到了诗人普希金,认为“普希金是个善于创造民族理想的天才。不只是‘挑选’,也不只是‘塑造’俄罗斯性格的民族特点,而是在创造俄罗斯民族的理想,文化的理想。”文学诗歌的魅力在于,它可以把抽象的事物具体化,可以把具体的事物抽象化,文学是现实与情感的桥梁,穿梭于理想与现实之间。文学艺术作品不能只是无病呻吟或是抒发“小”我情感,应体现文人的民族责任担当与家国情怀,反映主流价值观,表达民族思想文化,在更高层级上应当能够起到思想引领的作用。

  文化需要被“记忆”,作者用了这样的比喻:纸张。把它捏成团再展开,在上面留下折皱,如果再把它捏成团——部分折皱沿着原来的折皱:纸张具有记忆。“记忆——良心和道德的基础;记忆——文化,积淀文化的基础;记忆——诗歌的基础之一,对文化价值的美的理解。保存记忆、维护记忆——这是我们对子孙后代的道德责任。文化——是目标,而非手段、条件、促进媒介。科技进步、为和平而斗争、高速度成果、丰富的日用生活品——所有这一切具有的目标是发展人类文化。”作为文化传承的方式,文学作品只是其中一种,艺术品、神话、建筑等都能够承载思想、文化。

  俄罗斯文化(当然还有文学)十分幸运。它生长在把东西方、南北方连接在一起的辽阔平原上。它的根不仅扎在本土,而且扎在拜占庭的土地上,并通过它扎在古典文化上,扎在斯拉夫人的东南欧(首先是在保加利亚)、扎在斯堪的纳维亚,也扎在古代俄罗斯多民族国家的土地上。本书结尾部分,作者将他所研究的俄罗斯文化、艺术的分析与赏析升华到了探索历史、文化在一个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每一个国家的文化发展,既要保持民族特性也要向世界开放。利哈乔夫笔下的俄罗斯文化就其精神而言是多民族的。当文化处于低水平时,会更多地模仿别的文化——别的国家或别的时代的文化,如穿古人的服装,购置别国的日用品,纯粹模仿他国艺术的外表。正确“模仿”应当是吸收借鉴优秀的文明成果,做好“引进来”与“走出去”。利哈乔夫认为,“任何一个民族都以自己的民族贡献丰富世界文化。因此一个民族保持自己的政治和民族独立不只是具有狭隘的民族意义,而且具有世界意义。”“具有世界意义的还有一个民族是如何把其他民族吸引进自己的政治影响范围:这一吸引是否同时造成了文化独立性和语言的消失,是建立了民族间的不平等关系还是建立了平等和相对自由的关系。”这两段话值得深思,首先,每一个民族都因其独一无二的存在而为世界文化增添色彩,因而,保持自身文化的独立性,是本民族的责任,任何一个民族对于外来的干涉都有权说“不”,都应敢于抵制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这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而是维护世界文化多样性的一份义务。其次,保持自身的特色,并不是要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闭关锁国、固步自封,要有吸收其他文明成果的勇气,还要有维护本民族的语言文化不被外来文化侵蚀、吞并的能力,并且将这种文明交流变成平等、自愿基础上的开放沟通,而不是依赖甚至是要挟牵制的关系。

  如何正确对待历史文化?对历史应该是一种健康的尊重,而不是崇拜。现在连接过去,在沉思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历史的时候,我们不能脱离自身。要知道,文化凭借传统以及对往昔的记忆而强大,更重要的是要让它保存值得保存的东西。每一次文化的升华都与回归过去相联系。每次回归过去都是“革命性”的,而每次回归都按自己的方式去理解过去,获取向前推动所必需的东西。文化的真正价值只有在与其他文化的接触中才能发展,才能在肥沃的土壤上成长,才能吸取邻近的经验。当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时,这个世纪是个体能力全面发展的世纪,没有战争牵连,科技进步足够快速和理智,生产效率能够完全实现,人类的创造不被设置其他障碍,随之而来的必定是具有全人类意义的文化作品的出现,有了稳定的社会环境作为土壤和条件,我们不仅杰出到能够创造出高水平的作品,而且能够更多地开发出达到这些水平的能力。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采编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阮益嫘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