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思想者寻踪】追寻真理:马克思恩格斯非凡的“思想伙伴”关系前史
2020年09月15日 09: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阮益嫘 字号
2020年09月15日 09: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阮益嫘

内容摘要:自1842年10月担任《莱茵报》主编以来,马克思持续关注摩塞尔地区贫苦农民的生活状况,并发表了一系列反映他们贫苦生活的文章。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自1842年10月担任《莱茵报》主编以来,马克思持续关注摩塞尔地区贫苦农民的生活状况,并发表了一系列反映他们贫苦生活的文章。恩格斯则重点研究英国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英国工人的生活条件和劳动条件,考察英国工人的斗争,访问工厂和工人区,积极参加各种群众大会和工人集会,研究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著作,阅读社会主义文献,并把对英国国内危机、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等问题的研究和看法撰文发表在《莱茵报》上。所谓“树大招风”,正当他们的事业开展得如火如荼之时,也引起了普鲁士政府的警觉,并决定1843年4月1日起查封《莱茵报》,在此之前还要对报纸实行特别严格的检查,未发表的文章被禁止发表。《莱茵报》那些商业资本家股东不得不召开特别会议商量对策,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两条路,放弃明确的反政府立场换取政府取消查封令,或者坚持立场,显然股东们倾向前者。虽然这些股东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时常和政府搞对抗,但其表现出来的软弱性和两面性也让马克思彻底认识到资产阶级虚伪的一面,于是炒了股东们的鱿鱼,辞去主编职务,退出编辑部,并在报纸发表声明。

  在更多人选择利益的时候,马克思选择了立场,暂时失去了阵地。但是,他很快便找到了新的阵地,同阿·卢格商谈在国外出版《德法年鉴》杂志,最初的想法是吸收德法两国民主派的先进代表人物为杂志撰稿。马克思积极邀请包括恩格斯在内的各路专家为即将出版的《德法年鉴》撰稿,因杂志出版地点定在巴黎,1843年10月后马克思便迁居巴黎。在巴黎期间,同法国的民主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以及法国工人秘密组织的领袖建立了联系,经常参加工人和手工业者的集会,这为他研究法国的政治、经济状况提供了便利。

  在马克思筹划建立“新阵地”之时,恩格斯在英国的活动取得了不小的进展,除了了解到英国的情况,还同德国工人的秘密团体正义者同盟的领导人卡·沙佩尔、约·莫尔和亨·鲍威尔建立了联系,结识了宪章派报纸《北极星报》编辑——宪章派左翼领袖之一乔·哈尼,他还为英国欧文派社会主义者刊物《新道德世界》撰稿。

  以《德法年鉴》为主要平台、阵地,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几乎是同一时期发生转变,并且越来越趋同,明确地从唯心主义转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转向共产主义。由于刊发文章的频繁交流,马克思与恩格斯私下沟通也多起来,两人开始通信。

  在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并与各路革命者、诗人、学者、领袖、工人交流过程中,革命志向一致的人走得越来越近,而革命理想相异的人难逃则“分手”结局。《德法年鉴》主编阿·卢格是位资产阶级激进分子,他否定共产主义是革命的世界观,马克思毅然同其决裂,“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物质条件困难导致杂志陷入困境,在德国难以发行只得停刊。“屋漏又逢连阴雨”,普鲁士政府认为马克思在《德法年鉴》上发表的文章有“叛国和侮辱陛下”之嫌,下令在马克思进入普鲁士国境时加以逮捕。办刊困难又无家可归,可谓雪上加霜。马克思作何反应?他似乎并不在意,继续研究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著作,结识好友,写文章驳斥反对派。在不断交流、通信过程中,马克思、恩格斯就逐渐确定对方与自己有相同的革命理想,在巴黎的见面又让两位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了解了他们“在一切理论领域中”意见完全一致,并决定合写《神圣家族,或对批判的批判所做的批判。驳布鲁诺·鲍威尔及其伙伴》。他们不是为了批判而批判,而是建立在深入的理论和实践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所做的批判。

  他的研究越深入,就越使得政府感到恐惧。站在风口浪尖的马克思又收到了“逐客令”,法国政府迫于普鲁士的压力,下令把马克思及其他反政府报纸撰稿人驱逐出法国,原定在巴黎出版的著作也被出版商取消。1845年以后,马克思又迁往比利时的布鲁塞尔继续写他的经济学著作,以通信的方式同巴黎的德国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活动家联络。虽然再一次被驱逐,这恰恰说明了马克思思想的影响力,他的理论给受剥削、被压迫的工人阶级送去思想武器,因而他也被资产阶级视为“麻烦制造者”。

  恩格斯也不例外,由于频繁接触法国工人运动活动家、流亡者,参加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的集会,参加社会主义宣传工作和民主主义、社会主义运动的组织工作,在集会上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参加社会主义刊物的出版工作,地方当局向他出示了“黄牌警告”,禁止他在爱北斐特举行任何讨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的集会。恩格斯便停止了在不被允许的刊物上公开发表文章,索性来到马克思在布鲁塞尔的住处,并肩作战。在比利时,他们与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活动家以及波兰革命流亡者的代表建立了联系。不断遭受驱逐,转战阵地,促使马克思、恩格斯更加配合默契,形影不离。转战多地,让他们有机会了解不同地区的政治、经济状况,同工人组织联系,参加社会主义者的集会和活动,搜集更多的资料,积累经验,化危为机,把握机遇又何尝不是非常重要的逆境生存法则。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爱憎分明,爱真理,憎谬误,他们会为了捍卫真理坚决与错误的人和事决裂,旗帜鲜明招致被驱逐,马克思不是未曾想到后果,在资本主义大发展及社会矛盾的尖锐化的那个年代,他们所倡导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思想是与当时社会环境相逆,他们也知“一介书生”,没有军队、武器,想要改变黑暗社会现状谈何容易,但是,要革命就不能畏首畏尾犹豫不前,作为思想者,他们深知思想解放的重要性,他们用笔杆子揭露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的丑陋行径,唤醒在苦难与迷茫中的被压迫者。

  从这些经历我们可以看出,马克思和恩格斯无论遇到怎样的困境和麻烦,他们都始终保有敢于怀疑权威的勇气和卓越的实践能力。一个世纪之前马克思主义或许被认为是“逆潮流”的,而今天看来,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却在引领潮流,“逆潮流”需要勇气和胆识,而“引领潮流”则更需要眼光与魄力。马克思与恩格斯这对搭档也正是共同拥有过人的勇气和卓越的胆识,才能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不改初心。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采编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阮益嫘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采编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