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思政讲理】强化正向关系迭代:大数据条件下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实践指向
2020年09月15日 08: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贾兆帅 吴满意 字号
2020年09月15日 08: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贾兆帅 吴满意
关键词:关系迭代;思想政治教育;价值理性;工具理性

内容摘要:在大数据时代,技术的迅猛发展与广泛应用造就了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之间关系的迭代。

关键词:关系迭代;思想政治教育;价值理性;工具理性

作者简介:

  大数据时代已然来临,数据驱动成为这一时代的关键动力,而“数字化、数据化、数智化”也成为这一时代的主导生存模式。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在技术革命与时代变迁的大潮中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无论教育主体、教育客体,还是教育介体、教育环体,都在悄然进行着关系迭代,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趋势。迭代本是数学科学领域的概念,如今被引进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使之更加强调、突出了传承基础上的革新与建构而非重构。

  教育主客体间实现双向互动与双向转换

  在大数据时代,技术的迅猛发展与广泛应用造就了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之间关系的迭代。

  一方面,教育主客体之间改变了过去的单向传递与被动接受的关系模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单向“讲”与“听”,而是一种平等平视、双向互动的关系,由上传下接的教育模式向点对点、面对面、屏幕对屏幕的交互模式转型。主客体彼此都因数据串起的思想而沟通,也借思想凝结成数据对接而交流。双方之间的信息流动,汇成思想流,集成数据湖,架构着泛在式的交往实践活动。在这种崭新的交互中,教育主体的传统式权威感下降,教育客体因技术代入的主动性、参与性增强。

  另一方面,技术的全面介入,海量信息的撒播,改变和改善着教育主客体之间的角色扮演,以及由此而生成的相应目标、任务、规范和演进路径,消解着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角色规定和任务的践行理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的普及化,必然促动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在方式的超距传输、通道的多向扩展、内容的互文超链等。因而,海量数据在削弱着教育主体信息优势的同时,又增加着教育客体信息优势,使之呈现出“后喻文化”的显著特征,并通过自媒体等媒介进行信息传播影响带动其他人,从而发挥教育主体的角色功能。

  由此,教育主客体可以同频共振,可以异质同构,也可以同质异构,这种双向互动与转换,加速了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主体与客体的关系革新,双方相互嵌入、相互支撑、互相成长,彼此之间的结构关系更加紧密、实践关系更加平等、价值关系更显共生共建共享。毫无疑问,在思想政治教育维度中,具有“迭代关系”意识是非常重要的现实过程,但同时,在精准发力的意义上需要进一步强化正向迭代的实践方法与教育路径提升,同样是题中应有之义,这有利于深度开发思政教育的思想与实践资源的有效性,对于思政教育发展的战略目标达成来说也是具有战略价值的,旨在提升思政教育的目标群体在成长、成熟、成才过程中真实且有效地提升人的主体力量,真正担负起建设国家未来的历史重任。

  教育客体呈现双向切换与双向引导特征

  大数据时代,教育客体在数字化的生存活动空间中,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数字技术进行学习、工作、生活,其思想、行为特征发生显著变化。

  一是教育客体在数据消费者与数据生产者之间进行双向切换。教育客体在接收教育主体的数据信息传递的过程,必然是数据消费的过程;加之网络空间具有开放性、共享性,教育客体已深度融入移动互联的时空场域,每时每地习惯性通过网页浏览、APP使用、数据库下载等方式获取网络空间中储存的海量数据信息或者是通过QQ、微信等交流平台直接接收他人传递的数据信息,通过这些数据信息了解外部世界、掌握社会动态、洞悉他人行踪,此时教育客体承担的是数据消费者的角色,他们通过消费这些海量数据信息增长见识、增强本领、丰富阅历,实现自身成长与发展。同时,教育客体在数据消费的过程中乃至整个数字化生存的实践活动中,又会产生海量的行为数据,教育客体生产出来的行为数据是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创新发展的重要资源与重要支撑,教育主体可以运用大数据采集、大数据预处理、大数据存储、大数据分析等大数据应用技术对教育客体进行思想与行为分析,发现其内在的相关性与规律性,不断增强思想政治教育的精准性和预测性。

  二是教育客体呈现出双向引导的基本特征。教育主体对教育客体的思想行为引导,仍然是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主渠道,这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价值所在。要把教育客体培养成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从根本上而言必然需要充分发挥好教育主体的主导作用,在此基础上发挥好教育客体的主体作用,这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规律所决定的。同时不容忽视的是,网络空间尽管是伴随着互联网发展产生的新空间概念,生产和存储着指数级增长速度的海量数据信息,这些鱼龙混杂的海量数据信息在网络空间的即时快速传递,对教育客体的思想行为持续不断产生影响与冲击,正向与负向交织并存。这已是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创新发展必须严肃面对的重大课题。

  总之,双向切换与双向引导,促使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客体的内部结构关系实现迭代,教育客体的主体作用更加凸显,平等参与的主动性更强,自我教育的意识更加浓厚,同时去权威、去中心化倾向显现。

  教育介体的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深度耦合衔接

  随着5G技术的快速发展与广泛商用,互联网步入“万物互联、万物数据化”的万联网阶段,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深度嵌入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新兴技术赋能下的思想政治教育介体可以有效实现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耦合衔接。在马克斯·韦伯的论阈中,价值理性重人本关怀和人性世界,凸显事物和行为本身的价值性与目的性,不以行为所产生的结果为导向;工具理性则是通过理性计算,寻求达到效果最大化或目标达成的最优手段,注重工具的有用性,不看重人的情感与精神价值。显然,价值理性发挥精神指引之功,工具理性则呈现为现实支撑,若将二者统一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活动之中,无疑会共同构成思想政治教育的正当性。

  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耦合衔接,有着非常鲜明的实践指向。

  一是体现在教育内容“为什么”与“怎么做”的有机统一。教育主体面向教育客体既要讲清楚“为什么”(内容的价值合理性),也要讲清楚“怎么做”(内容的工具合理性),尤其是在海量数据信息广泛而深入地冲击着教育客体的思想认知与行为模式的大数据时代,利益趋于多元化、思想趋于多元化、选择趋于多元化,讲明白教育内容的价值合理性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根基,也是拨开教育客体思想“迷雾”的关键。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教育引导青年学生做到“四个正确认识”。实质上就是强调思想政治教育的价值(合)理性,解决好思想认识上的问题,实现价值认同和思想自觉,进而坚定教育客体“四个自信”。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思想认识到位的前提下,再凸显其工具合理性,教育引导教育客体如何用科学理论与正确价值指引自身的行动、作出正确选择,促进其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上增强行动自觉。

  二是体现在教育内容的价值理性与教育手段方法的工具理性之间有机统一。既要把科学理论与思想讲透彻、讲通俗、讲全面,又要借助于技术手段和载体将科学理论思想讲直观、讲丰满、讲生动。新兴数字技术融入到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成为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创新发展的重要切入点,数字技术为思想政治教育赋能,通过新媒体技术和平台可以让科学理论形象化、生活化,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可以实现教育客体的虚拟情景体验,通过大数据技术可以实现科学理论传播教育的个性化、定制化,等等。

  更为重要的是,增强教育手段与方法的工具理性,实现新兴技术赋能,不能异化为“技术决定主义”“技术万能主义”,过分强调技术的工具理性而弱化了思想政治教育的价值理性,实际上就是重形式轻内在,看似新颖别致,实则徒有其表,甚至会对价值本身产生负面影响,这恰恰是一种本末倒置的选择;更需要防范技术对人的全面发展的异化,避免误入“技术奴役”的歧途。教育介体的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耦合衔接,契合了大数据时代“内容为王”的传播导向,同时也充分吸收了数字技术的价值理性,有效规避了技术万能的错误倾向以及技术异化带来的弊端。

  教育环体的延展性与斗争性并存

  大数据时代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万物互联,思想政治教育所处的社会环境及其所提供的教育支撑条件不断延展,其延展性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场域延展,从社会网络空间(线下空间)延展至网络社会空间(线上空间),从物质环境、文化环境等延展至网络环境、信息环境,从境内延展至境外,思想政治教育所面临的社会环境实现了全域覆盖;二是基础设施延展,思想政治教育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基础设施日趋完善,移动通讯设备越来越普及、先进,思想政治教育的物质环境不断实现深刻变革;三是社会思维方式延展,大数据思维深入社会的各个领域,数据管理、数据决策、数据创新成为时代潮流,总体思维、容错思维、相关思维等也成为新的研究范式,等等;四是教育理论的延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立足新的时代特征针对教育发展做出系列重要论述,尤其是针对如何做好新时代思想政治工作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战略、新理念,这些重要理论契合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时代特征,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

  在中国社会重大实践进步与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结合论域中,分析教育环体的延展性必须深入考察系统性结构支持要素的现实状况,才能把握彰显了思想政治教育的社会环境及支撑条件的迭代,同时也催长了其自身的复杂性,空间复杂度、时间复杂度、思想文化复杂度等显著增强等现实特征,思想政治教育的外在影响因素更加多元且相互纠缠,这必然会强化教育环体的斗争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因此,斗争性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属性。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环体的斗争性更趋显性、激烈,一方面是社会发展所衍生出的矛盾更加纷繁复杂,人与人之间的全域互联互通在织密社会网络空间结构的同时,伴随而来的是社会关系越来越复杂,人与人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规模与频率显著提升,思想、价值也愈发多元且分散,进而导致凝聚社会共识、寻求社会最大公约数、“画好最大同心圆”也越发困难;另一方面,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成熟和进步,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也越发严峻激烈,国内外某些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等平台技术与手段,加紧与我们争夺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和话语权以及青年群体,各种腐朽思想、错误思潮甚嚣尘上,文化渗透、故意抹黑、虚假信息等层出不穷,给人民群众的思想造成了极大的混乱。简言之,教育环体的斗争性增强源于其延展性,说明思想政治教育越需直面复杂局面,不可将复杂问题简单化,亦不可将整体问题片面化,在重视事后研究的同时更加关注事前研究,增强前瞻性和预测性。

  总之,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创新发展涵盖诸多内容、表征在许多方面,但关系迭代无疑是其演进的基本指向。深入把握其学理逻辑分析与实践阐释维度,既有助于我们思考新条件下思想政治教育创新发展的理论逻辑,也有助于我们推进思想政治教育的崭新实践进程,无论在理论层面还是实践过程,都是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

  【本文系2019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方法与实践的创新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贾兆帅系电子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后,西南交通大学党办副主任;吴满意系电子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贾兆帅 吴满意 工作单位:电子科技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