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恩格斯晚年书信与马克思主义民族化
2020年07月13日 09: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静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恩格斯晚年对马克思主义民族化的集中阐释主要体现在他与世界各国社会主义者的通信内容中。在信中,他多次强调民族国家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条件和方法,不仅阐释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本国社会现状,而且指导世界各国社会主义者探索本国道路,极大地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民族化进程。

  恩格斯晚年与俄国进步知识分子的通信

  1885年,恩格斯曾建议《资本论》的俄国译者丹尼尔逊在翻译出版《资本论》第3卷时向俄国读者指明如何将马克思的理论应用于俄国。1885年4月,恩格斯在致俄国革命家查苏利奇的信中再次强调这个问题,“马克思的历史理论是任何坚定不移和始终一贯的革命策略的基本条件;为了找到这种策略,需要的只是把这一理论应用于本国的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1]1893年,俄国文学家和翻译家阿·沃登在回忆他与恩格斯的谈话时指出,“恩格斯希望俄国人——不仅仅是俄国人——不要生硬搬套马克思和他(恩格斯)的话,而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象马克思那样去思考问题,只有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者’这个词才有存在的理由”。[2]

  恩格斯晚年与美国社会主义者的通信

  1886年,美国社会主义者弗洛伦斯·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翻译恩格斯的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并请求恩格斯为此书美国版写篇附录和序言。12月,恩格斯在给弗洛伦斯·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的信中进一步阐述美国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条件和方法。“我们的理论不是教条,而是对包含着一连串互相衔接的阶段的发展过程的阐明。希望美国人一开始行动就完全了解在比较老的工业国家里制定出来的理论,那是可望而不可即的。”[3]1887年1月,恩格斯在致弗洛伦斯·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的信中再次强调,“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越少从外面把这种理论硬灌输给美国人,而越多由他们通过自己亲身的经验(在德国人的帮助下)去检验它,它就越会深入他们的心坎。”[4]

  恩格斯晚年与意大利劳动社会党的通信

  1894年1月,意大利劳动社会党领导人库利绍娃和屠拉梯在致恩格斯的信中请他谈谈意大利劳动社会党在国内酝酿革命的形势下应采取的策略。2月,恩格斯用法文写成一篇文章,由屠拉梯译成意大利文,并以恩格斯致屠拉梯书信的形式公开发表在《社会评论》杂志第3期,并增加标题《未来的意大利革命和社会党》。恩格斯根据《共产党宣言》中的策略原则分析工人阶级政党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斗争的每个发展阶段的行动和目标,同时强调每个国家必须根据自身状况制定革命策略。“至于我所强调的一般的策略,长期以来,我已经确信它的有效性;它从未丧失过这种有效性。但是说到怎样把它运用到意大利目前的状况,那就是另一回事;必须因地制宜地作出决定,而且必须由处于事变中的人来作出决定。”[5]

  恩格斯晚年与德国经济学家的通信

  1894年,德国经济学家韦尔纳·桑巴特在《社会立法和统计学文库》第7卷第4期上发表一篇评论《资本论》第3卷的文章《卡尔·马克思经济学体系批判》,1895年2月,他将这篇文章寄给恩格斯。3月,恩格斯在回信中不完全赞同桑巴特对《资本论》价值概念的解读,与此同时强调对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运用,“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6]

  恩格斯晚年与法国工人运动家的通信

  恩格斯与法国工人运动家保尔·拉法格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1890年恩格斯在致拉法格的信中反对十年前在法国流行的那种马克思主义,批评那些教条的模仿者,“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7]1893年6月,恩格斯在致拉法格的信中分析法国在工业发展、经济政治情况以及工人运动等方面与英国和德国的区别。1895年4月,恩格斯在致拉法格的信中再次强调根据具体情况制定各个国家的策略,反对各个国家不顾具体条件采用相同的策略,“我谈的这个策略仅仅是针对今天的德国,而且还有重要的附带条件。对法国、比利时、意大利、奥地利来说,这个策略就不能整个采用。就是对德国,明天它也可能就不适用了。”[8]

  恩格斯晚年在与世界各国社会主义者的书信中对马克思民族化问题的集中阐释,成为世界各国人民探索本国革命道路和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思想来源,尤其成为列宁缔造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形成列宁主义的重要思想依据。

 

  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与俄国政治活动家通信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489页。

  [2]《回忆马克思恩格斯之四:智慧的明灯》,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91页。

  [3][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60页,第562页。

  [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72页。

  [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691页。

  [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90页。

  [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700页。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习近平新时代观若干重大理论问题研究”(18ZDA002),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一般项目“马克思恩格斯与俄国问题研究”(19FKSB008),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列宁对俄国民粹主义的批判及其当代启示研究”(18BKS007),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2017年度一般项目“孙中山与列宁的关系及其对中国道路的影响研究”(GD17CMK03)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张静 工作单位: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