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学理战“疫”】人类战“疫”史的实践智慧
2020年03月18日 09: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郁琴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终将在人们记忆深处留下深刻的印记。新型冠状病毒、武汉、湖北、医护人员、口罩等词汇频繁地出现在公众面前。疫情期间,太多人的生活方式、行为轨迹完全发生了变化,由此也引发了人们对历史和现实的深入思考。

  历史上,人类往往将强烈的致病性微生物如细菌、病毒等引起的传染病称之为瘟疫。瘟疫一直是人类发展进程中挥之不去的梦魇,人类的文明史正是一部瘟疫横行而又不断战胜瘟疫的历史。不论在东方还是西方,有文字可查的大疫情,史不绝书。古希腊诗人荷马在《伊利亚特》的开篇,就描绘了一幅天神阿波罗降瘟疫于希腊联军的画面。而我国在甲骨文时期就有“虫”“蛊”“疟疾”等记载。然而,沉淀在历史里的无数死亡与伤痛,却不一定教会后人更合理地应对疫病。野生动物、恐慌与谣言,其实我们在十七年前已经经历过。历史或许从未被遗忘,只是鲜少被想起。正如阿尔贝·加缪在《鼠疫》的最后,人们为胜利发出的欢呼声中提醒道:“也许有朝一日,人们又遭厄运,或是再来上一次教训……”

  当前,中国对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战役还在继续,我们回望人类对抗疫病的历史,期待能从中汲取人类战“疫”的历史智慧,走向光明未来。

  一、历史记“疫”

  翻开尘封的史册,瘟疫是人类最古老的敌人。在人类历史上,死于瘟疫的人数,远高于死于战争或其他天灾人祸的人口总数。回溯过去,并不难发现,这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深远地影响甚至改变了世界文明史。

  1.黑暗的历史

  天花是最古老也是死亡率最高的传染病之一,是演绎瘟疫“黑历史”的排头兵。让它最声名狼藉的莫过于是它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事件。欧洲殖民者来到美洲,意识到天花是一种有力武器后,故意向印第安人传播病毒,书写了一段最黑暗、最悲惨的北美历史。贾雷德·戴蒙德在《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中,更是用卡哈马卡之战,向人们展示了天花如何改变历史的。在这场战役中,西班牙人皮萨罗率领168人生擒印加帝国皇帝阿塔瓦尔帕,预示了印加帝国的灭亡。在这段令人匪夷所思的蚂蚁吞掉大象的历史中,除去在异质文明对决的因素外,天花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天花杀死了印加帝国的上一任皇帝和其继承者,导致了内战,而天花的流行和内战使印加国力大为削弱,于是一切皆有可能。

  鼠疫绝对称得上是瘟疫“黑历史”中的重要角色。鼠疫为自然疫源性传染病,主要以老鼠、旱獭等为自然宿主。鼠疫传染性极强,病死率高,属烈性传染病。公元6世纪、14世纪和19世纪发生的三次大的世界性鼠疫大流行,造成了数千万乃至上亿人口的死亡,给世界历史带来深刻的影响。薄伽丘在《十日谈》中以写实的方法记录了14世纪鼠疫袭击下的社会。“每天,甚至每小时,都有一大批一大批的尸体运到全市的教堂,教堂的坟地再也容纳不下了,”此时的佛罗伦萨俨然就是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鼠疫,是导致这一切的元凶。据估计,在这场扫荡欧洲的瘟疫蹂躏下,8000万人口中有2500万死于鼠疫,基督教徒在绝望中慨叹:世界的末日到了。1910年10月25日,中国满洲里出现了第一名死于鼠疫的患者,一场持续半年时间的东北鼠疫就此拉开了序幕。鼠疫顺着铁路交通沿线迅速传播,随后蔓延于东北全境,甚至波及关内许多地区,一时“疫气蔓延,人心危惧。”据史料记载,“染疫病人,先发烧,次咳嗽,继以吐血,不敷日即身死,死后皮肤呈紫红色。”这是典型的鼠疫症状,而当时传统的治疗手段几乎完全无效,所以死亡率极高。据统计,死于此次鼠疫的人数达6万余名,仅东北地区死亡人数即超过5万人。

  其实,瘟疫的黑暗历史还远远不止这些,流感、霍乱、疟疾等让人类历见了越来越多毁灭性传染病毒,曾经辉煌的古罗马文明、玛雅文明和印加文明的毁灭,都与瘟疫相关联。

  2.黑暗的力量——疫病的危害

  瘟疫暴发之后,多米诺骨牌效应发挥作用,在方方面面展示其危害的力量。

  首先,造成人口的大量死亡。例如黑死病的暴发导致佛罗伦萨在1348年3-7月间死亡10万人以上,而当时欧洲的城市超过10万人的为数都很少。在太平天国时期,中国江南一带暴发了严重的瘟疫,仅苏松太地区,疫死人数就至少在50万以上。

  其次,人口的大量死亡造成社会、政治、经济秩序的极大混乱。如黑死病泛滥期间大批官员的死亡使公共治安、法庭审判,甚至日常生活秩序都陷入了瘫痪状态。埃博拉病毒在非洲暴发时期,由于大量医务人员感染甚至死亡,使得重疫区几国的公共卫生机构几乎陷入瘫痪。疫病严重阻碍着国家的社会和经济的有序发展,历史上,疫病甚至导致王朝的更迭或加速国家衰亡的事例屡见不鲜。

  第三,疫病对公众心理的挑战,引起恐慌甚至信仰危机。黑死病横行时,当人们发现无论怎样都不能幸免时,对教会精神领袖的信任下降了,黑死病彻底动摇了宗教桎梏。疫情暴发后,恐惧和怀疑往往比病毒的散布更快,无处不在的恐惧、谣传和各种版本的阴谋论往往使疫病蒙上了神秘色彩。

  第四,疫病往往还会滋生或助长种族歧视或污名化。基督教徒相信,是犹太人与魔鬼合伙带来了黑死病,随后欧洲发生了大规模屠犹行动,犹太人因此遭到特别严重的不人道对待。在梅毒的传播史上,不同国度或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称谓。由于梅毒被看做道德上的不洁净,因而面对其蔓延,人们都竭力表现此病与本国无关。于是法国人称之为 “那不勒斯病”,除法国人之外一般人们称之为“高卢病”,日本则叫做“中国病”。

  人间疾苦,疾病的出现伴随着人类发展始终,甚至有些疾病至今仍在流行。但我们仍应看到,疾病与苦难并没有毁灭人类,与这段黑历史并行的是人类顽强抗争而书写下的不朽的战“疫”史,毕竟希望就在其中。

  二、战“疫”史并不轻松

  许多年来,人类开始凭借理性与科学抵御病毒,与疫疾顽强斗争,书写了越来越多人类不断征服与战胜病魔的光辉历程。

  1.你来我往的生死较量

  在这场你来我往的生死较量中,医务人员、科学家们是光荣而又伟大的战士。面对一次次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的疫病,他们主动出击,寻求救世良方。

  隔离检疫制度的建立。11世纪欧洲麻风病流行时,人们迅速建立了麻风病院以隔离病人,这是隔离检疫制度的最原始雏形。1377年,为防止黑死病的侵袭,拉古萨共和国颁布对海员的管理规则,规定来自疫区的人员必须在海港一定距离的小岛上停留30天,这是现代海港检疫制度的起源。而现在我们对付传染病的一项重要措施还是隔离检疫,这是被无数事实证实最行之有效地防治传染病的方法。

  防控传染病的医学发现。到19世纪,科学家们发现了多种病原微生物,并认为传染病的发生与感染本质上就是这些微小生物造成的。随后,炭疽杆菌、伤寒杆菌、结核杆菌、霍乱弧菌被发现。大量的实验证实传染病的发生与这些病菌有直接关系。这是个重大发现,因为传染病再不是来无影去无踪了。进入20世纪,诺贝尔医学奖得主保罗·埃尔利希发现许多疾病仅凭人体自身的免疫力是抵抗不了的,他反复思考一个问题:人体内不能产生的抗体,能不能在试管里制造出来呢?在他的设想中,这类化学药物应该是一种既可杀灭病原微生物又不损伤人体的“魔弹”。不久,这个设想就变为现实,治疗梅毒的特效药606横空出世。化学疗法开始用于治疗疾病。人类战“疫”史上的里程碑上一定镌刻着青霉素的名字,它的发明开创了抗生素时代,此后,许多危害人类健康的传染病随着抗生素的应用而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疫苗的诞生。中国早在11世纪的时候就用接种人痘预防天花,到18世纪牛痘的预防天花作用得到验证。19世纪,人类逐渐发现了自身的免疫系统,建立了免疫学。1885年,法国伟大的科学巴斯德发明狂犬病疫苗。之后人工减毒或灭活疫苗成为预防传染病的有效手段。进入20世纪更是迎来了大规模战胜疾病的曙光,卡介苗、治疗百日咳的疫苗、麻疹疫苗、乙肝疫苗纷纷出现,天花在80年代宣布消灭,一时间许多长期肆虐人间的传染病得到了有效的遏制。

  除此之外,在与疫病抗争的过程中,人类还取得了在公共卫生及其它相关领域的发展与进步,在战“疫”中不断完善自身。许多重大传染病开始可防可治,传染病的死亡人数不断下降,动辄吞噬数千万人生命的瘟疫消灭了。我们似乎可以预见,随着当代医学和科技的发展,人类攻克各类疾病速度将越来越快。

  2.战“疫”未有穷期

  20世纪上半叶,人类在防治许多重大传染病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正当许多人满怀信心地预测人类将攻克传染病的时候,一些旧的传染病死灰复燃,新的传染病肆虐流行,一些病原体开始产生耐药性……传染病学家一致认为,新发传染病和耐药病原体已成为全世界的主要威胁。诚然,人类抗击疫病的历史难免荆棘满地,科学探索的脚步不能因此停止。

  一方面,变异是生物适应环境和维持生存的一种重要方式,是生物进化的规律,病毒也不例外。1992年印度等国的大范围霍乱流行,结果检测到的霍乱弧菌是以前根本没有见过的一种新类型。由于病毒的不断变异,迫使人类需要不断地探索战“疫”的新方法和新技术。另一方面,我们遗憾地发现,人类活动和医学的进步在给致病的微生物带来新的挑战与威胁的同时,也让它们不得不另辟生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传染病的出现主要不在于致病原发生突变,而在于环境的改变。当代,大多数出现的所谓新病毒,实际上是在其它宿主中繁衍了几个世纪的老病毒,如艾滋病、埃博拉等最初可能寄生在猴体内;SARS可能寄生在蝙蝠身上等等,人们闯入新生物圈,导致这些病毒和病菌有机可乘,在人群中迅速传播。人类的破坏行为为病毒传播开辟了道路,使得那些病毒不断蔓延。

  正是基于病原体变异、人类自然环境及社会行为改变等原因,近年来全球传染病又有死灰复燃的趋势,如结核病,血吸虫病等;新的传染病也在不断出现,如SARS、新冠肺炎等。医学在进步,科技在发展,社会在前进,而人类的战“疫”未有穷期。

  三、汲取历史智慧,走向光明未来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历史中沉淀的智慧,正是走向未来的力量。

  1.尊重科学

  战胜疫情需要尊重科学、相信科学。疾病与人类始终相伴随,威胁着人类健康,但人类只要恰当使用科学武器,就能最大程度降低生命代价。人类科学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对新事物的科学认知有一个过程。14世纪黑死病暴发,教会认为瘟疫是上帝对人类罪孽的惩罚,要想逃脱死亡,唯有请求上帝的原谅。因此以忏悔为主题的对策贯穿了瘟疫防治的全过程。18世纪末,美国费城黄热病流行时,仍有医生主张养生疗法还有采用放血、催吐等“英雄疗法”。近代,中国人开始科学防疫,始于1910的东北鼠疫,在医学博士伍连德的带领下,制定严格的疫情报告制度和查验隔离制度,推行火葬,颁布防疫法规等。转眼一百多年过去,人类的科学发展日新月异,医学科技更是一日千里。

  中国在这次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疫情战斗中,科学依然是我们最强大的武器。2019年12月26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科研项目常规收集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的不明原因发热患者标本一份。仅花了十天时间,研究团队就从标本中检测出类SARS冠状病毒,并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这就是后来被命名为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新病毒袭来,全球科学家们集中力量开展紧急攻关,捷报频传。目前全球有20多种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正在研发。我国的多支科研团队在新冠病毒疫苗研制方面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从控制传染源、救治被传染者,到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积极开展科学攻关,尊重科学、运用科学,让人类面对传染病不再束手无策。

  2.敬畏自然

  自然界中到底有多少种病毒、多少种细菌,没有科学家能够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只知道它们的数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面对整个世界,人类还有太多的未知,这些未知远远超出了现今人类的经验和科学所能触及的范围。所以,面对未知世界,面对自然界,面对所有的生命,我们要心存敬畏。也许,人类在同自然的共存中,曾取得了不断的“胜利”。科技的发展、生产力的不断提高,让人类认为自己具有征服自然的能力,渐渐忘记敬畏之心。对此,恩格斯早就向人类发出警告:“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

  中华文明历来强调天人合一、尊重自然。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已经“纳入中国国家发展总体布局”,习近平总书记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深刻指出:“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我们要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体现着中华民族天人合一的崇高追求,更是新时代中国人民建设美丽家园的心之所向。

  3.依靠人民

  毛泽东同志曾说,“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依靠人民,打人民战争,让我们战胜了一次又一次困难。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开展反对细菌战、防控传染病以及爱国卫生运动等活动。2003年面对“非典”疫情,举国上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以党中央为中心组成了一条防治“非典”的最广泛统一战线,最终打赢了这场防疫战。

  2020年,新冠肺炎抗疫阻击战又是一场人民战争。要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必须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这场严峻斗争中,武汉人民识大体、顾大局,不畏艰险、顽强不屈,自觉服从疫情防控大局需要,主动投身疫情防控斗争,作出了重大贡献……正是因为有了武汉人民的牺牲和奉献,有了武汉人民的坚持和努力,才有了今天疫情防控的积极向好态势。”

  4.自我完善

  战“疫”是个系统工程,人类的战“疫”史告诉我们,在与疫情的斗争中人类需要不断完善各项制度。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我们一定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这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更是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疫情就像一面镜子,更像一场大考,“照”出了短板、“考”出了不足。2003年“非典”的暴发曾给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建设敲响警钟。前事不忘,后事之师。2020年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如果在危机过后我们只沉溺于胜利凯歌,不回顾历史总结经验、不进行制度自我完善,将危机中突显的短板和缺陷付之于脑后,那么,同样或类似的事件必将再次发生。

 

  结语

  人类在抗争疫情的历史中,从最初的恐慌、无奈和束手无策,到现在的采取科学方法积极应对,无疑不展现出人类认知的进步、科学技术的飞跃、治理水平的提升。中国在这次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面前,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全国各部门、各基层党组织、人民群众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团结奋战,形成了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全面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局面,防控工作取得了阶段性重要成果,向世界彰显了中国力量。

  在全球化时代,任何一场局部的疫病都有可能演化成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没有哪个国家、民族和个人能置身事外。疫情发生后,国际社会团结合作、共克时艰将成为主旋律。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当前,中国为世界各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树立了典范,为推进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积累了有益经验,更将为人类战“疫”的历史书写智慧和奇迹。

 

  (作者系江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吴郁琴 工作单位:江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