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何山青:21世纪《共产党宣言》
2018年07月05日 10: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何山青/译 字号
所属学科:马克思主义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宣言;资本主义危机

内容摘要:为了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每月评论》的联合创始人和资深编辑保罗·斯威齐(1910-2004)于1998年5月在《每月评论》上发表了《今日共产党宣言》一文。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宣言;资本主义危机

作者简介:

  为了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每月评论》的联合创始人和资深编辑保罗·斯威齐(1910-2004)于1998年5月在《每月评论》上发表了《今日共产党宣言》一文。近期,一个来自越南朋友的特殊请求,让我们为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发表声明。作为回应,约翰·马赫(John Mage)和约翰·贝拉米·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修改了斯威齐的原稿,在保留了几乎所有内容的基础上,根据我们新时代的特征确定了新的开头和结论。这篇文章也获得了一个新的标题,并署名三位作者。

  资本主义危机

  撰写《共产党宣言》的1848年是欧洲充满危机的一年。2018年是当今全球化的资本主义经济永无止境的危机的第十个年头。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关于“在周期性的重复中越来越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的论述还适用于我们这个时代。并且他们对金融商业危机爆发的基本原因的诊断也是如此,他们写到:“在危机期间,发生一种在过去一切时代看来都好像是荒唐现象的社会瘟疫,即生成过剩的瘟疫”。今天,这可能更好地表述为“生产资料过剩的时代”。资产阶级经济学仍然没有破解它,而且很可能永远不会破解它。

  始于2007-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和经济大衰退很快席卷了全球,这将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尽管在上个世纪最不景气的时期,经济复苏的时间延长了两年,但是在危机爆发十年后的今天,世界经济仍处于低谷。美国、欧洲和日本已经处在缓慢增长和金融不稳定状态,并且随着新的经济动荡不断出现,诸多负面影响正在全球蔓延。从经济增长的角度来看,世界经济的一个亮点是一些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看似势不可挡的扩张势头。

  因此,一些见多识广的经济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世界资本主义经济正面临着长期经济停滞的威胁,并且由于金融的进一步去杠杆化,问题变得更加复杂。有时这个威胁被称为“失去的几十年(lost decades)”的问题。资本主义经济停滞的问题,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一个大问题(姑且搁置环境问题不谈),即使对所有严肃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来说也持这样的观点。

  《共产党宣言》中对持续危机的分析表明:“在周期性的重复中越来越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仍然是任何预测未来事件的关键。长期疲弱的经济复苏只有在全球范围内前所未有的债务(这个债务既包括公共的也包括私人的)扩张的情况下才可能实现。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这个经济复苏只有被迫降低利率水平,才有可能实现。

  正如经济增长的巨大停滞所显示的那样,新债务的洪流并没有进入生产性投资,而是进入了资产价格的全球通胀。其结果是,过去十年中产生的所有利润几乎都被全世界极少部分拥有世界资产(这些世界资产是房地产或是证券)的人所获取。

  但是,全球资本主义仍然陷于矛盾之中,这是由于对劳动力的剥削来获取剩余价值而不断扩大利润的必然结果,这个必然结果通过消费或新投资来实现剩余价值的增值。全球资本主义在充斥着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对产能的新投资正日益成为一个问题,而不是对制度问题的解决方案。由于全球工资的下行压力和资产通胀导致租金上涨压力不断加大,工人的消费只能通过工人阶级债务大幅增加来维持;在今天的美国,大部分的工资劳动者实际上没有任何净储蓄。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里,《共产党宣言》里所确定的经济商业周期仍是一个非常确定的事实。2007—2008年大危机的复苏正处于其最后阶段,新债务和利率抑制的技术使得最后的复苏不再有效。眼前的前景只会强化《共产党宣言》中“越来越危及”这句话的持续特征。

  我们将向何处去?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有献身精神的革命者,他们坚信资本主义固有的、不可根除的矛盾会产生一个不断壮大的、最终成功的革命斗争。这个斗争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将其置于更加人道和理性的境地。但是他们的分析是否考虑到或者甚至暗示了一个不同的历史结果?我们的结论是肯定的。在《共产党宣言》的前面部分,确切地说是第一部分的第一页“资产者和无产者”中,经常被引用的段落是: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都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在《共产党宣言》中,没有更多关于“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的说法。最有可能的原因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并不认为这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阶级斗争的结果。但是如果我们环顾今天的世界——考虑到资本主义在某种程度上正在摧毁或破坏可持续经济的自然基础——我们一定要恢复“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作为不久的将来一个确定的历史性的现实场景。

  我们应该尝试完成什么?

  我们应该试着给世界人民留下关于资本主义真相的深刻印象,这个印象并非如资产阶级思想家想让我们相信的那样——“历史的终结”,而是它的继续存在必将带来历史的终结。《共产党宣言》在这一方面给予我们任何帮助了吗?如果我们仔细阅读并以想象的方式解读它,或许我们可以找到《共产党宣言》给予我们的帮助。在一个经常被忽视的段落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的分析中引入了一个新的主题。

  最终,当阶级斗争临近决定性的时刻,资本主义瓦解的过程发生在统治阶级内部。事实上,在整个旧社会中,假定有一群生性暴力的,并且惹人注意的统治阶级,他们本身独立谋生,并且加入了革命阶级,那么未来将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因此,在较早的时期,有一部分贵族走向资产阶级,现在资产阶级的一部分转到无产阶级,尤其是有一部分资产阶级思想家,他们把自己提升到了从理论上理解整个历史运动的水平。

  对于马克思来说,这反映了他所理解的“瓦解时代(the age of dissolution)”(特别是他在《1857-1858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Grundrisse)中对“前资本主义经济形态”的讨论),这个时代的阶级财产关系瓦解了整个封建社会。我们相信,尽管资本主义关系的瓦解必然会带来另一种形式,但是一个类似的瓦解时代终将会使资本主义走向衰落。

  今天,尤其在最富有的国家里,我们能够在现存的资本主义制度中看到越来越多的瓦解现象。在所有国家存在的收入和财富两极分化的极端情况下,尖锐矛盾的出现加速了资本主义制度的瓦解。停滞的腐蚀性问题、金融化和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和不断加速的地球危机,所有这一切都在威胁着全人类。这些历史的发展是在“统治阶级内部发生的瓦解”的背后,在国家日益不稳定的情况下呈现出来的。尽管资产阶级经济学继续扮演着意识形态的角色,但是我们的时代并没有隐藏着严重的矛盾,关于这一点,每个孩子都能看到。

  随着资本主义的致命后果的展开,越来越多的人——这其中不仅包括参加世界各地革命运动的人,也包括那些把自己提升到从理论上理解整个历史运动水平的资产阶级理论家——将会看到,如果我们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有任何未来的话,我们必须做些什么。我们的工作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帮助普通民众获得这一认识,而现在我们还有时间。

 

    (作者:保罗·斯威齐、约翰·马赫、约翰·贝拉米·福斯特,何山青/译)

作者简介

姓名:何山青/译 工作单位: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职称:讲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