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中国善治与西方之乱:一个全球治理的视角
2018年06月29日 09: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贾中正 字号
所属学科:马克思主义关键词:全球治理;全球化;中国善治

内容摘要:2018年 6月 15日,美国置中美双方三轮经贸磋商业已达成的共识于不顾,背信弃义地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高科技及工业商品加征25%的关税(自2018年 7月 6日起,对约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同时对约16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征求公众意见)。美国正从国际规则的制定者和主导者蜕变为国际规则的破坏者和践踏者,这给全球经济治理带来严峻挑战。例如, 2017年 12月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认为中国是挑战美国实力、影响力和利益,意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的“修正主义国家”。未来,中国会继续推动全球治理理念的创新发展,深入发掘中华文化中积极的处世之道、治理理念与当今时代的共鸣点,努力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

关键词:全球治理;全球化;中国善治

作者简介:

  当前,世界形势复杂多变,逆全球化浪潮暗涌、保护主义盛行、民粹主义抬头、地缘政治风险上升、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依旧存在,世界经济复苏之路并非坦途,充满了挑战和不确定性。特别是近日,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一触即发,给国际贸易往来和全球经济增长蒙上厚厚的阴影。2018年6月15日,美国置中美双方三轮经贸磋商业已达成的共识于不顾,背信弃义地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高科技及工业商品加征25%的关税(自2018年7月6日起,对约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同时对约16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征求公众意见)。为了维护自身合法合理权益,中国被迫对美国进行了同等规模、同等力度的反制征税。6月18日,特朗普再次威胁将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中国商务部亦做出回应,将采取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做出强有力反制。随即,国际资本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剧烈波动,美欧亚股指纷纷下挫,黄金和原油期货价格也创近期新低。极限施压和战略讹诈是特朗普政府的惯用手段,出尔反尔反复无常则是其惯常做法。看似前后矛盾信息的释放,既是特朗普个人行事风格使然,也是美国内部各利益集团相互博弈的结果。当前,中美贸易有逐步升级且愈演愈烈之势,美国掀起的保护主义浪潮,不仅损害中美双方的利益,而且严重破坏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规则。美国正从国际规则的制定者和主导者蜕变为国际规则的破坏者和践踏者,这给全球经济治理带来严峻挑战。

  实际上,早在6月初于加拿大举行的G7峰会上,特朗普政府采取的保护主义政策,就已使美国与其盟友在经贸问题上的分歧和裂痕暴露无遗。峰会前夕,特朗普政府宣布自6月1日起对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的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进口关税,由此引发其盟友强烈反应,G7峰会最终演变成“G6怼1”会议,加之会后美国代表拒绝在峰会联合公报上签字,致使G7成员国首次对联合公报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本届峰会也成为G7自1975年创建以来“最分裂”、“功能失调最严重”的一届峰会。针对特朗普政府一意孤行加征关税的做法,6月14日欧盟成员国一致支持对美国28亿欧元的进口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至此,掩盖美欧经贸分歧的“遮羞布”被彻底撕了下来。

  而与G7各国内讧和对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期在中国青岛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领导人峰会其乐融融,成果丰硕。峰会通过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青岛宣言》(以下简称《青岛宣言》),明确“支持共同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巩固多边贸易体制,维护国际贸易规则的权威性,反对任何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上合组织各成员国还通过多份务实合作文件,涉及 “一带一路”合作、投资贸易便利化、反恐、粮食安全、海关协作等众多领域,在深化各国务实合作的同时,也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了中国智慧。上合组织虽比G7年轻26岁,却保持旺盛生命力和强劲合作动力,根本原因在于创造性地提出并始终践行的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上合组织作为欧亚各国探索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建立新型国际组织、开创区域合作新模式的一种尝试,对于完善全球治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重要意义。

  纵观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代表的G7峰会与以中国等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为代表的上合峰会,西方之乱与中国善治不言自明。

  第一,美国内政管理失序,外政飘忽善变,单边主义愈发“任性”。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权力争斗与人际嫌隙一直伴其左右,包括白宫在内的政府机构人事变动频繁,涉及国务卿、国土安全部部长、司法部长、联邦调查局局长、总统高级别顾问、国家安全顾问、白宫首席战略师、白宫幕僚长、白宫办公厅主任、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白宫新闻发言人等众多要职,诸多驻外大使职位也存在空缺。根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统计,特朗普上任仅一年,白宫人员流动率达到43%,高于前4任总统上任2年后的人员流动率。特朗普政府人事变动所涉职务之关键、换将频率之高、关系之复杂令观者眼花缭乱,暴露出其幕僚团队内部激烈的权力争斗引致的管理失序与政策混乱问题。除此之外,国会两党之间、共和党建制派与特朗普之间积怨已久,裂痕较深,彼此相互妥协回旋余地较小,严重影响特朗普作为总统的领导效率,并进一步加剧共和党内部派系、国会两党以及政府与国会间的协调难度。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特朗普政府内部管理的混乱,必然体现为对外政策的反复无常。美国白宫和政府机构的诸多要职几经易人,留任者多为具有浓重保守主义背景的幕僚,他们排斥多边主义,崇尚单边主义;在对外政策制定方面更趋强硬,甘为一己之私,出尔反尔地做出损人利己的决策。例如,2017年12月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认为中国是挑战美国实力、影响力和利益,意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的“修正主义国家”。而在处理中美贸易失衡问题时,美国威逼利诱并举,在双方通过谈判取得共识的情况下却又背信弃义地宣布加征关税,着实令人错愕。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这种严重损耗美国国家信用的做法,必会使美国付出昂贵的代价。无怪乎,公共政策民调基金会(Public Policy Polling)在6月20日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40%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是近40年美国7任总统中最差的一位。

  奉行“美国优先”政策的特朗普政府,具有强烈的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色彩。面对经济全球化与国际多边主义,它似乎更倾向于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问题,以最大化地谋取自身利益。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从现行国际规则和国际架构中“退群”成瘾,例如,2017年1月23日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2017年6月2日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2017年10月13日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2018年5月8日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2018年6月19日又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等。此外,美国还与墨西哥和加拿大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重新展开谈判、基本冻结与欧盟就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的谈判等。美国采取一系列逆全球化的作法令人瞠目结舌,应接不暇。

作者简介

姓名:贾中正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