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敬业精神的历史起源及培育途径
2017年09月28日 13: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孙旭 字号

内容摘要:一)劳动者的理想和荣辱来自劳动者的地位劳动者地位与劳动者的荣辱、信心有着与生俱来的紧密关系,劳动者只能从自身的地位中获得荣誉感。二)削弱劳动者地位将损害劳动者的职业情感所谓削弱劳动者地位,是指不承认劳动者应有的贡献、力量和价值,不赋予劳动者应有的身份、荣誉和待遇。据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实现体面劳动能够增强劳动者的荣誉感和信心,焕发劳动者的良知,促进劳动者的诚实劳动、辛勤劳动和无私劳动。一)劳动者的归属感和崇高感来自劳动者尊严劳动者尊严之所以能够激发敬业精神,是因为它能够唤起人的归属感和崇高劳动。三)维护劳动公正是培育劳动者敬业精神的根本所谓劳动公正,是指维护或创造公平的劳动的环境,消除劳动歧视或不公现象,向劳动者提供平等的劳动机会和公平的劳动条件。

关键词:劳动者;敬业精神;劳动报酬;劳动中的;天性;分工;道德;职业;需要;收入

作者简介:

  摘 要:敬业精神是特定历史形态的产物。在原始社会,虽然人们也从事劳动,但劳动中并不存在敬业问题。只是到了原始社会末期,随着社会分工的出现,劳动开始带有谋生性、强迫性和不平等性的外部特征,使劳动中的不公正和不合理现象频繁出现,引发了劳动者厌恶劳动、抵触劳动、逃避劳动等不道德行为。敬业精神随之也成为人类社会普遍的道德追求。敬业精神源起于社会分工,这给解决劳动道德问题提供了绝佳途径。因为既然社会分工的谋生性、强迫性和不平等性抹杀了人的劳动天性,引起了劳动中的不道德现象。那么相应的,提高劳动报酬、提升劳动者地位、维护劳动者尊严就能克服社会分工的三大外部特征,保护和恢复人的劳动天性,促进劳动者敬业精神的健康生长。

  关键词:敬业精神;历史起源;影响因素

 

  热爱劳动和厌恶劳动,是一对相反的行为方式,二者共同构成了劳动中的道德问题。按照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设想,在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中,旧式的社会分工被新式的专业分工所取代,劳动者的劳动与享受得到统一,劳动中的不道德现象被消灭,劳动成为劳动者自觉自愿的活动。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设想还未能完全实现。诚然,社会主义公有制范围内社会分工已经被专业分工所取代。但是,社会主义公有制范围外,多种所有制仍然并存。在一定时期内,社会分工不能完全消灭。工农之间、城乡之间、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之间的差别仍将存在,劳动中的不道德现象还时有发生。弘扬敬业精神,克服劳动中的不道德现象,仍是长期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课题。

  一、敬业精神产生的历史起源

  既然劳动创造人,人为什么要逃避劳动?人们逃避劳动是否出自本能的行为?我们认为,劳动本来是人们出于天性的行为。只不过随着社会分工的出现,劳动环境逐渐恶化,劳动中的不公正、不合理现象频繁出现,引发了劳动者厌恶劳动、逃避劳动等不道德行为。但在此之前,在原始社会中,劳动中的不道德现象并未出现,热爱劳动也并不成为道德行为,敬业精神也并不是一种道德主张。

  (一)劳动是人的天性

  人类是自然趋向于劳动的动物,劳动是人的天性。关于劳动和人的天性,马克思在评价李嘉图时曾间接地指出,“为生产而生产无非就是发展人类的生产力,也就是发展人类天性的财富这种目的本身。”[1]马克思主义者从不否认劳动是“人类天性”。人热爱劳动、尊敬劳动,而劳动创造人、发展人,劳动是人的本质。人的劳动天性为敬业精神的产生提供了潜在可能。“劳动是整个人类生活的第一个基本条件,”[2]劳动不仅创造了人们丰富的物质生活,还创造了人们尊敬劳动、颂扬劳动的道德生活。反过来,如果人天性就是厌恶劳动的,那么背离劳动就是符合人性的行为,又怎会是不道德的?如果人天性就该背离劳动,那么劳动又怎会成为美德,敬业又怎会成为人类普遍的道德追求?人的这种热爱劳动的天性,为人们衡量劳动中的美丑、善恶、好坏提供了道德依据。任何好逸恶劳、贪图享受、不劳而获的行为都是对人天性的背离,都是劳动中的丑恶行为,都不值得提倡。而热爱劳动、尊敬劳动、崇尚劳动都是对人天性的发展,都是劳动中值得赞扬的美德。

  既然劳动是人的天性,那么如何看待逃避劳动的现象?我们认为,劳动是人的天性与人逃避劳动是不矛盾的。劳动是人的天性表明,劳动天生就与享受是同一的。劳动本身不是一种有害的活动,相反,它恰恰是有益的活动。因为劳动符合人们的利益,劳动是幸福和快乐的源泉,人们在劳动中获得个性的发展和全面的提升。这即是说,劳动本身并不是痛苦和不快的来源。痛苦和不快是由劳动环境和劳动对象产生的。人们逃避劳动、抵触劳动,实际上是逃避恶劣的或不公正的劳动环境 ,抵触危险的劳动对象。那么,改善不公的劳动环境和危险的劳动对象,就能够保护或恢复人的劳动天性,促进敬业精神的健康生长。

  既然人天生就是热爱劳动的,劳动是人的天性,那他就只能在劳动中发展自己的天性。不应当拒绝人的劳动天性,而应当保护和发展这种天性。这就意味着,劳动是人的基本权利。承认劳动是人的天性,就内在的承诺了人的劳动权利。只有保障劳动权利,有了劳动机会,劳动者才能产生工作动力,才能积极劳动、认真劳动。而一切损害劳动权利的做法,无异于抹杀了人的劳动天性,都不利于敬业精神的健康生长。

  (二)敬业精神是特定历史形态的产物

  敬业虽然与劳动有关,但它却是随着社会分工的出现而产生的,原始社会并不存在敬业与否的问题。在原始社会中,虽然人们也从事劳动,也存在一定的劳动分工,但此时的劳动分工属于自然分工的范畴。“分工起初只是性行为方面的分工,后来由于天赋(例如体力)、需要、偶然性等等才自发地或‘自然形成’分工。”[3]由于生产力水平和生产工具的限制,个体劳动无法单独抵御自然风险。生活在原始社会中的每个人,其生存高度依赖于氏族或共同体,劳动也必须通过氏族或共同体这一中介才能实现,因而劳动还不能取得独立性且具有明显的公有性质。人们在物质资料生产过程中结成的这种相互关系,必然使得劳动成果、生产资料要归氏族或共同体所有。这种共同所有的制度反过来又强化了劳动的公有性质。原始社会中人们劳动的这种性质,决定了劳动中不会发生不道德行为。因为劳动者此时的意识“同这一阶段的社会生活本身一样,带有动物性的质:这是纯粹的畜群意识,”[3]或者说是出自本能的意识,私有、伦理、道德意识还未能出现。这表明,在自然分工的条件下,劳动中并不存在道德问题。只有到了原始社会的末期,随着生产工具的进一步发展,生产效率的提高,劳动产品开始出现剩余,劳动的自然分工才逐渐被社会分工所取代。此后,劳动的独立、劳动的私人性质以及劳动中的道德问题才相继出现,敬业问题才出现并被人们所重视。

  原始社会不存在敬业问题表明:处在公有制和自然分工的原始社会里,劳动还未脱离共同体,劳动还属于共同劳动,劳动还普遍带有公有的性质,因而就不存在劳动的道德问题。

  (三)社会分工是敬业精神的产生的历史起源

  劳动中的道德问题,是随社会分工的出现而同时产生及发展的。

  一方面,社会分工产生劳动中的不道德现象。到了原始社会末期,在生产力发展的同时分工也发展起来。“分工只是从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离的时候才真正成为分工。”[3]与自然分工不同,社会分工使劳动逐渐从氏族或共同体中独立出来,并获得独立性。社会分工和劳动的独立性,使劳动者只能生产特定产品而非全部产品。它强迫个体劳动者必须通过交换劳动产品来满足自己所需,使劳动与占有相分离、生产与消费相分离。而社会分工愈加明显,劳动的差别愈加扩大,劳动愈加独立,劳动产品愈加剩余,劳动及其产品就愈发带有私人的性质。社会分工一开始就受到分配制和所有制的“纠缠”,因为“与这种分工同时出现的还有分配,而且是劳动及其产品的不平等的分配(无论在数量上或质量上)”[4]。社会分工不但扩大了劳动之间的差别,还逐渐成为产品所有和利益不平等分配的依据。它“使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享受和劳动、生产和消费由不同的个人来分担这种情况成为可能,而且成为现实” [5]。于是,在社会分工条件下,产品的生产者不一定是产品的占有或消费者,产品的占有或消费者也不一定是产品的生产者。社会分工使一部分人劳动而另一部分人享受变得可能。在劳动者眼里,那些一味享受而不劳动者无疑要受到好逸恶劳的道德谴责,要贴上不务正业、吊儿郎当、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等丑恶标签。社会分工导致的分配不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劳动积极性、能动性,使劳动者逐渐丧失了主人翁感和劳动乐趣。当劳动不能给劳动者带来乐趣和享受时,消极怠工或像逃避瘟疫一样逃避劳动就必然发生。无论是劳动者的厌倦劳动、逃避劳动,亦或享受者的放弃劳动、厌恶劳动,均凸显了劳动中的道德问题。显然,在社会分工条件下,劳动者和享受者可能都背离人的劳动天性,而这种背离是不道德的。

  另一方面,社会分工产生劳动中的道德现象。劳动的神圣性与人们对劳动的需要是一致的。劳动和占有越分离、劳动和享受越分离,劳动者和占有者、劳动者和享受者反而越是紧密、越依赖彼此。社会分工愈加发展,反而使社会协作愈加紧密。因为在社会分工条件下,人们的需要很难自足,人们很难独立存在。人们必须依赖于他的社会关系,人们无法离开彼此而独立生存。生产力和社会分工愈加发展,这种依赖愈发严重。如果劳动者不能生产劳动产品,享受者就无法生存和享受。同样的,如果享受者不购买和消费劳动者的产品,劳动者就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劳动也不能够得到必要的补偿,劳动也就不能实现。劳动者之间也必须依赖彼此而存在。因此,社会分工愈加发展,社会协作反而愈加紧密,劳动者和享受者就愈发离不开劳动及其产品,劳动及其地位就愈发变得必要和神圣。尤其是现代社会,“任何一个民族,如果停止劳动,不用说一年,就是几个星期,也要灭亡,这是每一个小孩子都知道的。”[6]由于劳动如此必要和神圣,社会分工从它诞生之日起就孕育有劳动光荣、劳动崇高、劳动伟大的道德意识,以及对敬业精神的道德渴求。同时,劳动光荣、劳动伟大、劳动崇高从一开始就注定成为劳动者和享受者的共同口号。因为在享受者看来,劳动是神圣的,只有劳动才能源源不断地产生供其享用的优质产品,尊重和鼓励劳动成为实现享受的客观要求;而在劳动者看来,劳动是必要的,只有劳动才能获得存在价值和人格尊严,尊重和崇拜劳动成为维护和保障切身利益的现实需要。因此,劳动光荣、劳动伟大、劳动崇高从社会分工诞生之日起就成为人类社会的普遍共识,而敬业精神也成为人类社会的普遍追求。

  (四)影响敬业精神的三种因素

  从敬业精神的历史源起中,能够寻找出解决劳动道德问题的绝佳途径。因为从上述两个方面不难得出,社会分工带有谋生性、强迫性和不平等性的外部特征 。正是这三种外部特征造成了劳动中的消极怠工、厌倦劳动、逃避劳动等现象。相应的,提高劳动报酬、劳动者地位、劳动者尊严,使劳动报酬更加合理、劳动形式更加体面、劳动环境更加公正,恰恰可以克服社会分工的这种外部特征。当社会分工的外部特征得到克服,劳动环境将获得改善,劳动也将得到鼓励和弘扬。相应的,劳动者的积极性、主体性和能动性将得到提升,劳动也将回归自愿、自觉和自由状态。此时,敬业精神必然得以发挥,辛勤劳动、无私劳动和创造性劳动将实现统一,劳动和享受、劳动和消费也将得到统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