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马克思“共同体”思想问题研究综述
2017年07月28日 08: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孙福胜 字号

内容摘要:一、关于马克思“共同体”概念研究国内学术界普遍认为,“共同体”思想在马克思思想中占有重要地位,但马克思从来没有对“共同体”给以确切的定义。三、关于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价值研究国内学术界普遍认为,马克思“共同体”思想是马克思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价值,对于深刻分析国内外关于共同体价值的理论,进一步深化马克思思想的研究。五、关于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系统研究国内学术界直接针对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系统、全面的专门研究很少,从目前文献资料来看,秦龙所著的《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研究》[33]是学术界第一部以马克思共同体思想为研究对象的系统性的研究成果。

关键词:研究;联合体;虚幻共同体;秦龙;发展;马克思共同体;批判;共同体思想;抽象共同体;共同体理论

作者简介:

  摘  要: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是马克思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引起了国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学者们从多维视域开展了深入研究,并取得了一系列的研究成果。本文对国内学术界关于马克思“共同体”的概念,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来源与发展阶段、价值、不同形态、系统等问题研究进行全面梳理,为今后研究工作的顺利进行提供借鉴、奠定基础。

  关键词: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研究综述

    基金项目:2013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马克思的‘人本共同体’理论及其当代价值”(13YJA71003710)

 

  引言

  马克思在其一生的革命实践和理论研究中,逐步形成了非常丰富的“共同体”思想。但是,这一思想长期以来没有得到人们应有的关注。随着社会实践的发展,这一思想逐渐受到了人们的重视,成为国内外学术界研究马克思思想的新领域。本文主要对国内学术界对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研究状况进行综述,希望为这一领域的深入研究提供借鉴、奠定基础。

  一、关于马克思“共同体”概念研究

  国内学术界普遍认为,“共同体”思想在马克思思想中占有重要地位,但马克思从来没有对“共同体”给以确切的定义。在对马克思“共同体”思想文本进行深入解读的基础上,学者们提出了各自对“共同体”概念的不同看法。

  秦龙认为,尽管马克思在其一生的著述当中多次使用“共同体”这一范畴,对共同体的具体形式也有许多论述,可是他始终没有给共同体下一个严格而确切的定义。因此,我们要理解马克思的共同体范畴,只能对马克思涉及共同体的相关论述进行概括抽象,从而形成一个符合马克思旨意的关于共同体的概括性定义和理解。通过对马克思涉及共同体的诸多论述进行分析后,我们可以对马克思的共同体作出一个概括性的定义和理解:在马克思看来,所谓共同体就是人们的群体结合方式或曰集体存在方式或组织形式,而无论它以实体还是关系表现出来,无论它以什么样的形态存在,也无论它的规模的大或小,也无论它处于何种发展阶段,这些通通都无妨。[1]

  刘海江认为,马克思的共同体概念因其与历史发展规律的内在联系而受到研究者的重视,又因马克思对这一概念的特殊使用方式而使人们对它的理解受到限制。究其原因,就在于马克思没有对这一概念的内涵进行过具体的规定。因此,要对这一概念进行一个专门的研究具有了特殊重要性。马克思对于共同体概念的典型使用方式主要有三种(在研究国家时把国家称之为虚幻的共同体、在研究货币时使用了抽象共同体的说法、在研究资本主义社会时把与之相对的前资本主义社会称之为共同体),只有把马克思对共同体概念的这几种不同用法综合起来分析,我们才可以获得对于马克思共同体概念的全面把握。作者还提出了哲学阐释的研究方式,从三个角度(从国家的角度看,共同体是特殊性和普遍性的统一;从货币的角度看,中介是共同体的构成环节;从自然形成的共同体角度看,共同体具有天然的狭隘性)对马克思“共同体”概念进行了解读。[2]

  在对马克思的共同体理论与民主理论的相关性做出一般的评价后,马俊峰、王志等认为,在马克思的著作里,作为民主联合形式的共同体概念在三种不同的方式中展开:第一,作为原始联合形式的共同体。作为一个有限的、封闭的、有地域限制的联合形式的前资本主义共同体。第二,作为无政府社会的共同体。作为具体的民主共同体以及未来“形式和动力原则”的普遍共同体。第三,作为存在方式的共同体。人类作为社会性的动物只有通过共同体才能实现全面的存在。[3]

  王代月、万林艳等认为,我们大量使用共同体概念时,忽略了马克思共同体用词的多样性,马克思曾用Gemeinschaft、Gemeinde、Gemeinwesen、Gemeindewesen等来指称共同体,在将共同体与国家联系起来时,他的用词也存在差异。如在《论犹太人问题》中,他大量使用了国家共同体的表述,然而此共同体(Gemeinwesen)异于他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来描述国家时所使用的共同体(Gemeinschaft),虽然中译皆为共同体,但两者内涵并不等同。厘清两者的关系,探讨马克思在分析国家时为何由前一共同体(Gemeinwesen)转向后一共同体(Gemeinschaft),这对于我们深化对马克思国家观的理解无疑是必要的。[4]

  二、关于马克思“共同体”思想来源与发展阶段的研究

  国内学术界普遍认为,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生成是受到诸多因素影响的,其中,为实现人类的真正解放与社会的和谐发展则是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核心价值关怀。

  陈东英认为,促使马克思探索共同体问题的因素很多,但是,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主要来源于德国近现代哲学的熏陶及赫斯的影响(最重要的理论来源是德国哲学家赫斯的“和谐共同体”理论,它对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思想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马克思对共同体的研究,重要的方面不是从爱、绝对精神、意志等共同体纽带出发来进行探索,而是从现实的感性生活出发。马克思在转向经济学研究中,赫斯直接影响了马克思有关共同体思想的内容。作者指出,马克思对共同体的探讨分为三个阶段:18世纪40年代早期,重视对共同体的基础的考虑,提出对虚假共同体的批判;18世纪40年代,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确立以后,他重视对真正的共同体的建构;19世纪50年代末期,他对自然共同体有比较深入的探索。自由人联合体理论是马克思政治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有着深厚的理论渊源。作者还采用了政治哲学的视角来考察赫斯的“和谐共同体”与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的关系,以“人——市民社会——共同体”为理论视野,比较了赫斯与马克思在共同体思想中的问题意识与内在逻辑,剖析了马克思“自由人的联合体”的本质特征与内在逻辑,有利于人们对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的理解。[5]

  秦龙认为,马克思并不是一般地谈论共同体,或者是有意识地要建构一种共同体理论,他的“共同体”思想是论证人类社会解放道路时所运用的范畴和工具,这一思想是同唯物史观这一伟大发现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这一特点分别体现于马克思早、中、晚三个时期的理论探索当中。在早期,马克思对共同体的探索是同唯物史观的创立紧紧结合在一起的。在中期,“共同体”思想渗透于马克思运用唯物史观这一崭新工具对资本主义的全面批判当中。晚年马克思一方面继续加紧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包括继续从事《资本论》的写作;另一方面依据社会现实的新变化和历史时代提供的新材料不断完善已有唯物史观的哲学理论,在这一过程中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再次得以显露。作者指出,马克思特别关注不同共同体为个人的自由发展究竟提供了怎样的一种条件,共同体不同形态的发展演变与人的个性解放、自由发展的关系始终贯穿在马克思对共同体的探索和论述当中。[6]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