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当代中国 >> 研究园地 >> 政治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的沉痛教训
2018年01月26日 09:20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郭德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理论,更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很大程度上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较量中败下阵来的结果。具体来说,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失败。这对我国这个具有67年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分析其原因,有两个重要方面必须引起我们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高度重视。

  教训之一:全盘否定和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 

  去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正如列宁在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时深刻指出的,“这第一次胜利还不是最终的胜利”,但“重要的是,坚冰已结打破,航路已结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然而,在斯大林之后,苏共领导人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再到戈尔巴乔夫等,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脱离实践和脱离群众的问题,这种缺乏与时俱进地创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致使苏共最终背离甚至全盘否定和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为改变苏联主流意识形态僵化的现状,戈尔巴乔夫先是打着填补“历史真空”的幌子不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斯大林,而且全盘否定了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并以改革为由开始推行“新思维”,提出所谓的“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用以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为指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代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最后断送和颠覆了社会主义苏联。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季诺维耶夫就曾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结为苏共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说:“现实社会主义的变形总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或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弃一起开始的。这两种情况都是苏联现实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如果说在其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教条主义盛行的话,那么在其最后年代,则是苏共领导开始疏远马克思主义,并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偷换马克思主义。”

  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之时,苏联积垢成疾,百弊丛生,改革势在必行,但由于他执行了所谓“新思维”的错误改革路线,并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多元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意识形态方针政策,不仅没有带领苏联人民走出之前的各种困境,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教条主义走向自由主义,放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致苏共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上的空前混乱与迷茫,破坏了苏联74年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终葬送了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事业。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新思维”是以资产阶级抽象的人道主义为理论指导和依据的。他甚至明确提出,“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更确切地说,是承认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并且把苏联改革道路上存在最大的困难归咎于苏联“以前的年代里形成的思维”,把矛头直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苏联社会“精神垄断”的罪魁祸首。他还污蔑苏联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垄断:共产党的领导造成了“政治垄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造成了“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造成了“精神垄断”。因而他主张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让西方资本主义彻底地更新整个苏联社会主义大厦:政治上搞多党制,经济上搞私有化,思想上搞自由化。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就是要把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一起全盘照搬过来,彻底地摧毁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戈尔巴乔夫明确提出其所推行的“民主化”是绝对的、超阶级的、无条件的“民主”,“公开性”是最大限度的、无条件的“公开性”,甚至立法规定公民有以任何形式,包括通过报刊和其他舆论工具发表意见和见解,寻找、选择、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这种绝对的无条件的民主化和公开性,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很多正确的民主原则被抛弃,无政府主义泛滥,从而为苏联存在的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提供了便利。一时间,苏联社会舆论一边倒,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整个社会充斥着大量否定斯大林、否定苏共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和言论,反共、反社会主义主宰了苏联整个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荡然无存。

  戈尔巴乔夫所推行的“多元化”其实质就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其目标就是要使否定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言论合法化,以达到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取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用资产阶级多党制取代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目的。就这样,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彻底颠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正如西方国家所愿,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彻底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互联网时代该如何推广传统文化
2018年04月25日 09:2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方文山 字号
关键词:传统文化;创作;互联网;中国风

内容摘要:互联网时代是当今时代的重要特征。互联网无远弗届无须特定地点,无须超大的空间,且具备机动立即的传播特性,它是当下这个时空背景下推广传统文化非常重要的选择。

关键词:传统文化;创作;互联网;中国风

作者简介:

  从开始创作至今,我大约有500首的歌词作品,所谓中国风的歌曲大概只占总创作量的六分之一。但大家对我所创作的歌词作品印象最深刻,或者最容易引起讨论的恰恰是“中国风”创作。个人理解,大家对这六分之一的“中国风”作品的关注,是因为这些作品的调性很中国,有着浓郁的文化识别度,而这种文化识别度使之与其他流行音乐区隔开来,形成我个人的风格。

  什么是文化识别度呢?首先我们应该先来论述什么是文化。在我看来,文化就是某一个特定族群世代在一个自然的地理环境下共同生活所累积出来的相同的价值观、生活习惯以及族群归属感跟信仰的认同,表现为语言、文字、饮食、服装、节庆、建筑、信仰、艺术等形式,而艺术又细分为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绘画、雕塑、建筑和电影。总的来说,一个民族及其社会共同价值观的总和,称之为文化。举例来说,譬如我在《烟花易冷》中有三等:“容我再等,历史转身;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在《青花瓷》中有三惹:“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这里的“三等”“三惹”用的就是修辞学里的排比。这样的歌词文字一经翻译,里面的词性转换,与拟人化、排比句所营造出的词意美感将会尽失。一言蔽之,文化就是翻译间流失的东西。

  那什么又是文化识别度呢?简单地说,面临某一个具备文化符号属性的事物,不需要特别的文字和言语解释,以一般人的生活经验就可以判断出这是什么文化属性的东西,就叫识别度。以建筑举例,建筑是城市的文化名片,无论是烟雨江南的徽派建筑、闽南式建筑、山西的平遥古城,还是日本的天守阁、欧洲的哥特式教堂、德国新天鹅堡……每个民族、地区都有自己的美学和文化土壤,这是多元文化的意义,丰富了我们的生活。而文字可以说是文明的开始,承载着知识的传递与族群间沟通的任务。相较于其他的文字系统,汉字具有独具一格的文化识别度,超越了时空、地域与方言,是中国人的灵魂。一块两千年前的石碑在中国出土,中学生就看得懂,全世界几乎只有汉字有这个魅力。汉字千年不移的存在,丰富了人类文明的多样性。

  互联网时代是当今时代的重要特征。互联网无远弗届无须特定地点,无须超大的空间,且具备机动立即的传播特性,它是当下这个时空背景下推广传统文化非常重要的选择。以前的传统文化推广,可能是一个书法展览、一场古琴的演出,或者一出京剧的表演,这些都只能是点的效应。但互联网具有整个面的优势,它的优势没有任何载体可以比肩。互联网的时代,对传统文化的推广力是惊人的,而且影响的层面非常广泛。

  一个好的平台,如果只是发表的渠道畅通,并不意味着好的传播效果。所以,以何种形式包装与推广传统文化,是当下的最大课题。多年前,我曾受邀到北京故宫讲座,主办方给我的题目是“如何让年轻人亲近传统文化”。这个议题预设了年轻人不亲近传统文化。那么他们亲近什么呢?他们亲近通俗文化。电视、电影、戏剧、小说、游戏以及流行音乐,都是所谓的通俗文化。换言之,如果你想让传统文化获得通俗且受众层面广泛的影响力,就可以用通俗的方法去推广。譬如,我在筹备一部以书法为戏剧元素的网络剧,借由通俗的戏剧张力与贴近现实生活的人物故事,带出传统书法的文化内涵与质感,用戏剧的手法来让大家认同书法,让观众从戏剧中重新发现书法的美,重新认识这人类文明史上独一无二、最具文化识别度的汉字书法艺术,为这千古不移的书写形式而感到自豪。

  使传统文化用通俗的方法获得广泛的影响力,我认为这便是互联网时代传统文化重获新生的途径。

  (作者:方文山,系著名作词人) 

作者简介

姓名:方文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阮益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