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思想政治教育
刘焕明:“命运共同体”的伦理意蕴与价值 ——从《当代中国青年的价值困惑与出路》谈起
2017年04月28日 10: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刘焕明 字号

内容摘要:从构建以身心健康为纽带的个体生命共同体、以血缘亲情为纽带的家庭命运共同体、以生活空间为纽带的和谐社区命运共同体、以职业发展为纽带的职场命运共同体、以文化认同为纽带的国家命运共同体、以生命共生为纽带的生态命运共同体、以主权。尊重为纽带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共享安全为纽带的网络命运共同体等八个伦理实体背景出发,不仅使得“命运共同体”的内涵与外延得到延展,更是为当代中国青年走出价值困惑找寻到了具体的道德实践路径,使他们能够达致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和谐共存.二、当代中国青年的价值困惑理想与现实矛盾、传统与现代断层、家庭与社会脱节、自我与他者对立、创造与风险比增、虚拟与真实互逆等导致了当代中国青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价值困惑或危机,突出表现为:选择的困惑。

关键词:共同体;道德;公民;纽带;命运;生活;互联网;青年;虚拟;培育

作者简介:

  一、新作“新在何处?”

  江南大学陈绪新教授的新作《当代中国青年的价值困惑与出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以“80后、90后与00后”为主体的当代中国青年为怀,从理想与现实矛盾、传统与现代断层、家庭与社会脱节、自我与他者对立、创造与风险比增、虚拟与真实互逆等视角,深度分析当代中国青年的价值困惑,即选择的困惑、时空的错位、认同的困难和异化的危机。从构建以身心健康为纽带的个体生命共同体、以血缘亲情为纽带的家庭命运共同体、以生活空间为纽带的和谐社区命运共同体、以职业发展为纽带的职场命运共同体、以文化认同为纽带的国家命运共同体、以生命共生为纽带的生态命运共同体、以主权尊重为纽带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共享安全为纽带的网络命运共同体等八个伦理实体背景出发,不仅使得“命运共同体”的内涵与外延得到延展,更是为当代中国青年走出价值困惑找寻到了具体的道德实践路径,使他们能够达致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和谐共存,身与心的和谐共进,进而拥有健全的人格,过上和谐的生活。

  二、当代中国青年的价值困惑

  理想与现实矛盾、传统与现代断层、家庭与社会脱节、自我与他者对立、创造与风险比增、虚拟与真实互逆等导致了当代中国青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价值困惑或危机,突出表现为:

  选择的困惑。随着经济的发展,外来文化的冲击,大众传播的膨胀,社会分层的加剧,使得原本相对单一的价值体系逐渐被多元的价值体系所取代,传统的价值观念与现代价值理念、社会主义价值体系与西方价值观念正发生着激烈的碰撞与冲突。社会价值体系的分化使当代青年的价值观正经历着选择、重构甚至蜕变的痛苦历程。西方历时性出现的传统、现代、后现代,在当代中国被超时空压缩成一个共时性存在。对于当下中国社会和中国人来说,传统是我们的“根”,不容割舍;现代是我们的“生”,是被历史和现实证明了的正确选择,不容放弃;后现代是一面“镜子”,告诉人们在前进的路上要不时地驻足回望自己来时的路。

  时空的错位。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频繁切换,很容易造成生存方式或生存境遇的幻觉或幻视现象,经常出没在虚拟与现实的频道切换之中,现实世界和现实生活的虚拟化与虚拟世界和虚拟生活的现实化,势必导致网络信息时代的人们,尤其是青少年生活的不适、情绪的茫然、精神的错觉、行为的失范、情境的错位。虚拟世界实现了人们跨时空互动,使人们摆脱了现实世界交往的时空障碍,可以任意设计时空的界限,实现不同区域的人在同一时间共同工作、娱乐,形成“近在咫尺”和“远在天边”的空间错位;可以实现现在人与自己虚拟的过去或未来之间的交流,跨越时空,实现时空的二维交错。游离在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自我与社会脱离;对网络的过度依赖性导致人格的异化;方向感的迷茫和自我定位的偏差,使得价值追求从崇高滑向流俗甚至恶俗。

  认同的困难。“一切固定的古老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过去服务于我们的那些可靠的、持久的、总是意味深长的东西,正在让位于那些堆积在我们周围的快捷的、廉价的、可替换的商品。旧秩序被扫荡一空之后,人们又开始重新设计它们,目的也只是为了增进个人的福祉安康。平庸、狭隘、浅薄和自由放任的人们缺乏真实性的道德理想,有一种“严重的无方向感”,缺乏一种确切的框架或视景以确定自己到底是谁,什么值得做,什么不值得做,什么是有意义的,什么是无意义的。

  异化的危机。秉持传统的“非此即彼”或“主客二分”的价值立场,以自我为中心,漠视“他者”的存在及意义,使得“自我”与“他者”出现分离,标榜着“自我”对“他者”的征服、侵略和掠夺。为了“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资本家和现代主流经济学家们习惯于将自然环境简化为“自然资本”,不见生态的多样性;将社会关系简化为“社会资本”,不见生活的真实性;将人简化为“人力资本”,不见人性的善性良心;将伦理价值简化为“道德资本”,不见美德的纯洁性。“天人”不再“合一”,僭越“名分”,行为出“格”,其结果是:人与自然的分离导致前所未有的“生态危机”;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分离导致前所未有的“人态危机”;身与心的分离导致前所未有的“心态危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