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精神三位一体的铸魂逻辑
2015年09月16日 15:48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长春)2015年第6期 作者:李忠军 字号

内容摘要:可见在马克思对意识形态内涵的理解中,信仰、价值和精神分别作为意义世界、观念世界和情感世界的核心要素规定了意识形态核心的内涵和要素,决定着意识形态的本质内容和根本性质,在意识形态整体结构中处于核心位置,应成为意识形态之“魂”。作为终极意义上的独特信念,信仰使一种意识形态同其他意识形态区别开来,使人们相信确立这种意识形态信仰会给未来提供更理想的生存境遇,进而实现“将世俗的目标化为神圣的信仰,并在其信仰者中形成一种强大的凝聚力和义务感,从而为社会和团体提供合法性支持”④。在中国社会要实现共产主义信仰首先要坚定和追求中国梦信仰,中国梦信仰把共产主义最高信仰同当代中国人民的现实信仰建构和信仰追求融合起来,成为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最根本的性质和方向规定。

关键词:信仰;社会主义核心;中国;价值观;习近平;人民出版社;家园;意识形态铸魂;发展;观念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忠军,东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部教授,研究方向: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教育基础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创新发展基础理论,吉林 长春 130024

  内容提要:铸魂是意识形态教育的本质要求,也是宣传思想工作的核心任务。铸牢信仰、铸塑价值和铸就精神是铸魂的主要内涵。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中国精神作为当代中国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本质体现和最新理论成果是铸魂在时代条件下的集中表达:中国梦铸牢科学信仰,指引铸魂方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铸塑价值共识,明确铸魂规约;中国精神铸就精神家园,创生铸魂动力。三者彰显铸魂之信仰、价值和精神三位一体的整体逻辑,又各有侧重、相互融通、互为支撑、缺一不可,应当整体布局、协调并进,实现三者合力铸魂。

  关 键 词: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精神;三位一体;铸魂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3AKS012)。

 

  党的十八大召开以来,“铸魂”在“铸党魂”、“铸军魂”、“铸国魂”、“铸民魂”等重大命题和时代呼声中备受关注、广为聚焦,“铸什么魂”、“用什么铸魂”、“如何铸魂”成为我国意识形态建设和宣传思想文化工作领域的热点话题与迫切任务。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精神三个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核心范畴及其重要论断的先后提出,在有力支撑、回应和拓展铸魂话题与任务的同时,也给人们提供了深入理解、准确把握当代中国铸魂工程的本质规定和内在逻辑的顶层构架与理论视野。本文拟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铸魂意义上澄明和揭示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精神的逻辑关系,为在当代中国铸魂整体布局中协调推进中国梦宣传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践行以及中国精神传承弘扬等各项工作提出学理依据。

  铸魂是意识形态统摄思想、塑造灵魂的本质要求。铸魂以意识形态教育和意识形态认同为手段和目的.把作为“观念上层建筑”的主流意识形态要求转化为社会全体成员思想灵魂深处的主宰性力量,确保“意识形态成为统摄一个人的精神或一个社会团体的一种观念和再现的体系”①,最终实现主流意识形态应然要求与人的思想灵魂实然状况的统一。铸魂作为意识形态的本质要求,所铸之“魂”也应为意识形态之魂。何谓意识形态之魂,对其静态构成与动态功能的揭示是破解意识形态“铸魂”的逻辑前提。对这个逻辑前提的把握和破解,将会使得“用什么铸魂”、“铸什么魂”以及“怎样铸魂”的内涵与逻辑逐渐清晰起来。

  意识形态之“魂”的揭示需要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思想中寻找根据。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意识形态在一般意义上被描述为“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观念上层建筑,内涵法律观念、政治理想、经济思想、宗教原则、哲学理念、伦理基础、艺术标准等具体的社会意识形式。统摄这些具体社会意识形式和整个意识形态总体范畴的最高抽象或根本规定虽未明确表达,但却可以找到一些证据。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一书中,马克思用“旧日的回忆、个人的仇怨、忧虑和希望、偏见和幻想、同情和反感、信念、信条和原则”,“各种不同的、表现独特的情感、幻想、思想方式和人生观构成的整个上层建筑”②来说明两个保皇派集团意识形态的共同联系与独特差异,以此作为区分不同意识形态的重要标准,可见其中蕴含着决定意识形态的关键成分。马克思这段论述从三个层面揭示了决定意识形态的关键因素:一是由“希望、信念、信条”等理想性因素构成的以“信仰”为核心的意义世界;二是由“原则、人生观”等规范性因素构成的以“价值”为核心的观念世界:三是由“旧日的回忆、忧虑和希望、独特的情感、同情和反感”等基础性因素构成的以“精神”为核心的情感世界。可见,作为意义世界核心的“信仰”、作为观念世界核心的“价值”和作为情感世界核心的“精神”构成意识形态的核心内容,即意识形态之“魂”。马克思的其他说法也能印证这一结论,在对宗教意识形态进行的批判中,他指出宗教的虚假性在于通过描述“这个世界的总理论”和“包罗万象的纲要”,并具体化为“唯灵论的荣誉问题”、“通俗形式的逻辑”和“它的狂热”,不过是为了确立和巩固信众“对教义的信仰”、“道德约束”以及“以宗教为精神抚慰的那个世界”。③一切虚假意识形态恰恰是通过情感的慰藉、价值的规约以及信仰的确立而实现其在人们精神世界的统治地位,这是对意识形态内涵及关键要素的反面论证。可见在马克思对意识形态内涵的理解中,信仰、价值和精神分别作为意义世界、观念世界和情感世界的核心要素规定了意识形态核心的内涵和要素,决定着意识形态的本质内容和根本性质,在意识形态整体结构中处于核心位置,应成为意识形态之“魂”。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