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热议
《资本论》与现代世界的新方向
2017年07月10日 10:2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邹诗鹏 字号

内容摘要:《资本论》不仅以学术理论的方式批判和改变了西方资本主义的既有道路,预示着西方资本主义与自由主义传统的现代变革及其向帝国主义的转化,而且接轨于以俄国革命与中国革命为典范的东方社会的现代变革。在很大程度上,马克思对古典自由主义的批判,已经标志着早期资本主义的终结,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显然不限于此,为《资本论》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的矛盾,并不只是限于早期资本主义,而是贯穿于资本主义的全过程。《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的西方性的批判接轨于俄国革命与中国革命为典范的东方社会的现代转变。但是,从世界资本主义批判史及东方国家现代转变的实际进程看,十月革命显然又从属于《资本论》所揭示的资本主义全球化逻辑及其开放的国际视野,质言之,《资本论》的资本主义批判必然要求蕴含东方国家民族的独立解放运动。

关键词:批判;革命;全球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及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球化;帝国主义;俄国;文明;揭示

作者简介:

  《资本论》不仅以学术理论的方式批判和改变了西方资本主义的既有道路,预示着西方资本主义与自由主义传统的现代变革及其向帝国主义的转化,而且接轨于以俄国革命与中国革命为典范的东方社会的现代变革。《资本论》依然是新古典自由主义及其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的批判性资源,且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提供理论滋养。

  《资本论》直接揭示了古典自由主义及其早期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及其危机,如此批判及其警示刺激了从古典自由主义及其早期资本主义向新自由主义及其现代资本主义的变革。19世纪30至40年代,西方在近代化的过程中已经确立起以英法古典自由主义为典范的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及其模式。青年马克思已经自觉告别了德国那种封建专制性质的道路,因为德国完全不具备资本文明及其资本批判的现实基础。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到《资本论》展开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则把批判的目标直接确定为英法“先进国家”及其古典自由主义。

  《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系统批判,是在部分地肯定资本文明的基础上对资本主义理念及其发展道路的批判与否定。在资本主义演进史上,英法古典自由主义依然是早期资本主义,在那里,资本文明越来越与人的发展不相适应,并已经陷入危机状态。在很大程度上,马克思对古典自由主义的批判,已经标志着早期资本主义的终结,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显然不限于此,为《资本论》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的矛盾,并不只是限于早期资本主义,而是贯穿于资本主义的全过程。

  无论现代理论资源是否意识到并能够承认,新自由主义及其现代资本主义的转变,在很大程度上是吸取了《资本论》的批判性资源的结果。按照《资本论》的分析,如果资本主义不能应对自身结构性的危机,那就必然会带来历史性的革命,导致资本主义的终结及其向社会主义的转变。这一尖锐批判,反过来也刺激了自由主义传统的变革。

  不过,正如“两个决不会”在长时段的历史视野中是一定要从属于“两个必然”的一样,经济与社会因素也是从属于资本的社会与历史批判的。新自由主义本身有其历史限度,这一个限度依然是由《资本论》所规定的。从世界历史的实际进程看,新自由主义凭借技术等经济与社会因素对资本逻辑的应对,实是从属于随之而来的帝国主义及其殖民主义实践,在那里,《资本论》必然要面向东方世界的民族解放运动。

  《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的西方性的批判接轨于俄国革命与中国革命为典范的东方社会的现代转变。迄今为止,西方世界一直自觉或不自觉地以《资本论》为批判性资源,开展现代资本主义的改革并推进资本主义全球化,不过,自《资本论》面世,其就在出其不意地朝向东方世界的革命与建设进程。

  2017年,也是俄国十月革命爆发100周年。《资本论》与十月革命的关系耐人寻味。按照《资本论》的分析,对资本主义的革命一定率先发生在资本主义较为成熟的西欧,东方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十月革命并不在《资本论》的构想之内,葛兰西则径称十月革命是“反对《资本论》的革命”。但是,从世界资本主义批判史及东方国家现代转变的实际进程看,十月革命显然又从属于《资本论》所揭示的资本主义全球化逻辑及其开放的国际视野,质言之,《资本论》的资本主义批判必然要求蕴含东方国家民族的独立解放运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