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经济金融化导致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分层与断裂
2017年05月11日 08:59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王生升 字号

内容摘要:2017年 1月 20日,特朗普入主白宫成为美国新总统后,一系列竞选口号被迅速付诸实施,包括废除奥巴马医保改革法案、宣布退出TPP、在美墨边境筑墙、出台“旅行禁令”。在很多人看来,特朗普政府是美国民粹主义的产物,预示着美国经济向保守主义急转。这种看法将特朗普政府和此前的奥巴马政府视为对立的两极,忽视了美国经济发展中的内在规律和一般趋势,不仅无法解释特朗普政府上台的原因,也无法揭示其战略和政策的未来走向。从事全球性金融服务和金融衍生交易,为美国金融资本提供了巨额利润,也让受雇的少数金融白领(金融部门雇员占私人经济部门总雇员的比重不到7%)收入丰厚,金融部门的生产关系在总体上运行良好。

关键词:经济金融化;特朗普政府;美国经济;利润;均值;经济全球化;逆差;服务贸易;金融服务;生产关系

作者简介: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入主白宫成为美国新总统后,一系列竞选口号被迅速付诸实施,包括废除奥巴马医保改革法案、宣布退出TPP、在美墨边境筑墙、出台“旅行禁令”,等等。在很多人看来,特朗普政府是美国民粹主义的产物,预示着美国经济向保守主义急转。这种看法将特朗普政府和此前的奥巴马政府视为对立的两极,忽视了美国经济发展中的内在规律和一般趋势,不仅无法解释特朗普政府上台的原因,也无法揭示其战略和政策的未来走向。  

  1.美国的经济金融化趋势。1999年,美国的《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在国会通过,以《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为标志的金融业分业经营和监管模式退出历史舞台,美国的经济金融化进程正式拉开帷幕。

  这种经济金融化趋势,首先最直观地表现为金融利润占美国国内利润比重的变化。在1965-1980年间,金融利润占国内总利润的比重均值为17%,而2000—2015年间,该比重均值急剧上升为28.9%。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制造业利润比重急剧下降,1965—1980年间该比重均值为49.1%,到2000—2015年间降至20.9%。这种变化表明,金融资本已经取代工业资本成为主导美国经济的新力量。其次,还表现为加速恶化的美国经济产业空心化,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一国的对外商品和服务贸易状况,反映了该国产业部门在世界分工体系中的地位,产业空心化必然会导致对外商品和服务贸易的巨额逆差。从1965年到1980年,美国对外商品和服务贸易从46.64亿(美元)顺差变成194.07亿(美元)逆差,16年的均值为56.87亿(美元)逆差。而从2000年到2015年,对外商品和服务贸易的逆差额从4778亿美元增加至5399亿美元,16年间的逆差均值高达5574亿美元,是1965—1980年间的98倍。

  美国经济的金融化趋势,是跨国资本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不断优化产业和地域布局的结果。经济全球化为跨国资本提供了更有利可图的产业和地域,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成为这些资本实现价值增值和积累的新空间。受此影响,美国产业资本持续外流,这导致美国经济的产业空心化程度不断加深。与此同时,跨国资本在全球范围内优化产业和地域布局,也必然要求更复杂、更全面的全球性金融服务,美国经济的金融化是满足这种全球性金融服务需求的产物。

  美国经济的金融化趋势,还是资本主义积累和消费间对抗性矛盾不断累积的结果。经济全球化为资本积累提供了新的空间,但社会大众的真实消费能力却增长缓慢,这必然意味着全球范围内积累与消费间对抗性矛盾的加剧,由此导致不断恶化的生产过剩和资本过剩。伴随着经济金融化而涌现的各类金融衍生交易成为过剩资本的乐园,继起的资产泡沫引发的财富效应刺激了债务消费,这又暂时掩盖了生产过剩问题。因此,美国的经济金融化,客观上是应对资本主义生产过剩和资本过剩的重要缓冲器。  

  2.特朗普政府是经济金融化的产物。经济金融化对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产生了深远影响,它造成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分层与断裂。从事全球性金融服务和金融衍生交易,为美国金融资本提供了巨额利润,也让受雇的少数金融白领(金融部门雇员占私人经济部门总雇员的比重不到7%)收入丰厚,金融部门的生产关系在总体上运行良好。但在其他部门,生产关系却面临着重重危机,这包括低迷的资本盈利率和萎缩的资本积累,以及受雇的社会大众面临收入增长停滞和高负债压力的困境。在2000—2015年间,美国国内非住宅固定资本投资增长率均值仅为2.6%,还不到1965—1980年间5.9%的一半;而同期国内总债务占GDP的比重则高达227%,较之1965—1980年间的138%翻了近一倍。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暴露了美国经济金融化的消极后果,而奥巴马的8年执政却对此几乎完全无能为力。与危机前的2007年相比,2016年的4项相关指标在恶化,这包括金融利润占国内总利润的比重由22.2%升至29%,制造业利润占国内总利润的比重由23.7%降至20.8%,国内非住宅固定资本投资增长率由5.9%降至1%,国内总债务占GDP的比重由230%升至277%。只有对外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由7126亿美元降至5210亿美元,但仍高于2008-2015年间4611亿美元的均值水平。

  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经济金融化造就的绝大多数失意者,构成了支持特朗普竞选主张的群众基础。特朗普政府就是经济金融化背景下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分层与断裂的历史产物。  

  3.以“利润至上”原则引领美国经济。美国的经济金融化,是美国资本利用美元霸权建立国际竞争优势的必然选择,同时也是缓解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生产过剩和资本过剩的必然结果。作为资本主义矛盾运动规律的历史产物,美国的经济金融化趋势不可逆转,美国金融资本的兴衰决定了美国经济的兴衰。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不仅不会采取金融抑制政策,反而会加强对美国金融资本的扶持力度,帮助其在国际金融市场竞争中攫取更大份额的剩余价值。

  与此同时,经济金融化导致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分层与断裂,从根本上威胁着资本主义制度的合理性。削弱经济金融化的消极后果,让其中的大多数失意者再次满意,必然会成为特朗普政府的工作重心,而提高产业资本盈利率、提高普通工薪阶层福利水平则是重中之重。

  要同时提高美国的产业资本盈利率和普通工薪阶层的福利水平,只有一条途径,就是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分得更大的蛋糕,要求改善美国产业部门的国际贸易条件。可以预见的是,美国将在国际贸易领域采取更为强硬的单边主义行动,综合运用其在金融、原油、军事等方面的优势,向贸易伙伴国施加压力,以达到上述目的。

  

  (作者: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经济学所副教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