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
【文萃】人类解放的人工智能发展前景
2020年11月06日 16: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天恩 字号
2020年11月06日 16: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天恩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工智能发展的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呈现出学科一体化发展趋势。学科一体化发展趋势越明显,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整体层次优势就越突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之间,最重要的交汇点就是人类解放。系统深入地研究人工智能和人类解放之间的关联既至关重要,又适逢其时,这其中有很多理论和实践问题亟待探索。

  人工智能的劳动效应

  在传统观念中,人工智能取代人的工作岗位,的确是一个人类已经开始面临的严重问题,但是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层次,反而不仅能看到转忧为喜的更深层次的逻辑和根据,而且可以将以前只能远远眺望的前景看得更切近。从人类整体看,透过表面上的失业威胁,不仅可以看到实质上的劳动解放的现实路径,看到人类解放逻辑的深层次展开,而且可以看到比以往想象更具体更客观的情景。

  在发展进化的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人类只能通过不断细化的分工,谋求类的整体发展。这一过程不仅复杂,而且在一定历史发展阶段必然包含矛盾和冲突。一方面,从个人来说,社会分工导致一些人的片面发展。另一方面,就类的整体而言,没有社会分工,生产效率就不可能提高到足以提供人类社会发展到高级阶段的条件。

  今天我们看到,人工智能有希望解决类似问题。正是人工智能的折射,可以使我们看到人类发展的某种悖论性处境:没有谋生的劳动,人类就不会有自由劳动的发展;而一旦消灭了谋生的劳动,自由的劳动就将不再自由。这又与人类发展规律构成悖论:作为一个类,人类在寻求自身解放的过程中,总是必须以牺牲部分人的自由发展为代价,而人类发展的规律又决定了“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也就是说,所有人的自由发展,必须以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为前提。这是人类解放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基本机制和原理。因此结论只能是:仅凭自身,无论是借助动物还是工具性的机器,人类都永远不可能发展到整个类自由发展的历史阶段——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丛生的人类发展处境。

  当代信息科技的发展,使人们可以看到超越人类发展这一悖论性处境的前景:劳动异化的人工智能扬弃。人类社会不管发展到什么程度,总是会存在相对较低层次的劳动,总是会存在不是有人出于内在需要选择的工作,对此人工智能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代替被动分派给人的工作,使人类最大程度进入主动选择形成的社会分工。有鉴于此,关于劳动分工的时代发展,应根据马克思的相关论述重新阐释。

  人类生存意义的人工智能挑战

  人工智能的当代发展,让越来越多的人真切地感受到工作岗位被取代的现实性。人类劳动的解放同时也将相应带来人类生存意义的严峻挑战。

  以人工智能为重要标志的信息科技发展,意味着人类劳动由物能性活动向信息性活动转换。在人类劳动发展过程中,物能性劳动主要表现为体力劳动,信息性劳动主要表现为脑力劳动。

  正是人工智能发展所带来的劳动解放,使人类迎来一个劳动即创造的时代。人工智能日益取代人类的非创造性劳动,人类劳动越来越聚集于创造性活动。随着无人工厂的出现,人工智能不仅承担绝大部分物能性劳动,而且使环境越来越智能化,其结果是人类越来越多地与信息打交道。创造是最符合人性的活动,而创造活动实质上都是信息活动。正是基于此,人类生存的意义将上升到创造性层次,创造性劳动将成为人类生存的更高层次标准。

  从物能性劳动和信息性劳动的不同,可以看到信息产品和物能产品性质的根本区别;从劳动产品性质的根本区别,又可以看到劳动者地位的根本变化;而正是从劳动者地位的变化,可以看到劳动解放条件下人类生存和生活意义的根本分化。

  劳动解放条件下人类生存和生活意义的分化,根本原因在于创造是最符合人性的活动,而在劳动即创造的时代,这一点有了充分展开的时代条件。劳动即创造具有非同寻常的生活意义: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劳动将回归人的本真活动。人工智能的发展意味着人的体力劳动甚至体力本身意义递减,而脑力劳动的意义则呈几何级数剧增。这样一种发展形势对于人类的影响将是历史性的。不能生产意义就只能消费意义;只能消费意义可能会被满足需要型环境所吞噬。由于大数据基础上的创构以人的需要为出发点,并且以人的需要的满足为最终目的,人造环境不仅越来越“鸦片化”,而且越来越主动化,即主动迎合人的欲望,使人类低层次需要处于自然满足状态,从而不再是生活意义的来源。劳动的解放和解放的劳动不仅将把生活的意义问题全面呈现在人类面前,而且将使人类逐步进入自己创造的智能环境之中。与此同时,劳动的价值性将逐渐转向劳动的意义化。传统劳动以价值考量为主,创造性劳动以意义考量为主。从劳动价值到劳动意义的转化,使人类劳动成为本真意义上的活动,同时也使人面临人类发展史上最严峻的意义拷问。

  人工智能和真正的人类历史

  人工智能的发展,更具体地晓示了人类发展的前景。

  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劳动创造了人。信息文明是劳动大变革的时代,不仅劳动在更高层次推动人的发展,而且人的创造性劳动解放了人。人工智能日益取代了人类的工作岗位,使人类节约了越来越多的劳动时间。这使人们真正看到了实现人类解放的现实方式。

  人工智能的发展为人类自由发展创造了必不可少的条件,不仅使人类从被迫的劳动中解放出来,而且通过人机融合,为人类自由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信息科技的发展,为人的自我认识和发展提供了一面人工智能之“镜”。对于人类来说,能像自己一样具有思维能力,而且越来越像人类智能的人工智能,正是一面更高层次的“镜子”,能够照见自己作为智能体的“容貌”和本性。为此,必须在创构中仔细擦亮人工智能之“镜”。

  作为人类的一面“镜子”,人工智能对于人类发展的启示是多方面的。不仅目前人工智能发展的成就对于人类自身认识的深化构成了具有重要张力的互动,甚至其发展瓶颈也能给人类自身认识以深刻启示。

  人工智能发展的渐次展开充分表明,正是作为信息的基本特性,相互性决定了人的信息需要产生和满足的共同性。越是高层次的信息需要,越必须在合作中才能获得共同满足:要么都得到需要的满足,要么都得不到满足。不仅需要的满足,而且需要的产生和发展也是共同的,情感和很多社会需要明显反映为人和人之间共同的相互需要。人的需要越发展到高层次,在特定群体中就越具有整体的性质,越是类的整体性需要,从而这种需要的满足越具有类的共同性。由于信息需要的满足和产生具有共同性,因而在信息需要满足和发生的共同性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之间,具有基本原理层次的关联。

  总之,人工智能的发展映示了人类解放的可能性,意味着人类存在的更高意义层次。这是一个人类生活从自然拥有意义到人为寻求意义的过程,一个进入人的本真存在的过程。人的本真存在意味着人的存在层次的提升,人类解放只是为这种提升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前提性条件。人工智能的发展,为人类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为人的本真存在——人真正作为人存在——奠定了基础,开辟了现实路径和广阔天地。这充分表明,在马克思主义人类解放学说这一更高理论层次,人工智能发展给人类带来的具体问题可以得到更合理的理解和解决,人工智能发展对于人类的意义也可以看得更清楚:人类将由此步入——而且是刚刚步入新的历史阶段。

  (作者单位:上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20年第4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禹瑞丽/摘)

作者简介

姓名:王天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阮益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