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专业期刊
《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7年第5期: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原理的深刻阐释 ——《反杜林论》中“暴力论”三章的解读
2018年01月16日 15:06 来源:《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7年第5期 作者:赵家祥 字号

内容摘要: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系统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其中包括很多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

关键词: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经济状况;政治状态;政治权力;暴力

作者简介:

  [摘  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但对于为什么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不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这个根本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在其他著作中较少论及,在历史唯物主义教科中也很少有人专门论述这个问题。恩格斯在《反杜林论》的“暴力论”三章中,则通过分析经济对政治的“基础性”地位、暴力工具对经济状况的依赖、政治权力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三个方面,批判了杜林关于“政治关系的形式是历史上基础性的东西”、“政治状态是经济状况的决定性的原因”的历史唯心主义观点,阐明了只能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不能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

  [关键词]经济基础  上层建筑  经济状况  政治状态  政治权力  暴力

  [作者简介]赵家祥,北京大学哲学系、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1)。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系统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其中包括很多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主要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辩证关系的原理,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辩证关系的原理,从无阶级社会向阶级社会、从公有制社会向私有制社会过渡的原理,阶级的产生、本质及其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的原理,国家的起源、本质及其社会职能的原理,道德和法对经济基础的依赖性及其阶级性和历史性的原理,分工及其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的原理,人的自由和解放以及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的原理,等等。其中,他通过批判杜林所谓的“政治关系的形式是历史上基础性的东西,而经济的依存不过是一种结果或特殊形式,因而总是次等的事实”,“本原的东西必须从直接的政治暴力中去寻找,而不是从间接的经济力量中去寻找”,“政治状态是经济状况的决定性的原因,相反的关系只是次等的相反结果”[1](P165)等历史唯心主义观点,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原理作了深刻的阐释。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人们熟知的耳熟能详的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但为什么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不是相反,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呢?对于这个根本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在其他著作中较少论及,在我国编写的历史唯物主义教科书中,也很少有人专门论述过这个问题,而《反杜林论》中的“暴力论”三章,则集中阐释和回答了这个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暴力论”三章虽然放在“政治经济学”编,但在历史唯物主义发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一、通过分析经济对政治的“基础性”地位,阐明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作用

  第一,把重大的政治事件看做历史上起决定作用的东西这种观念,是一种支配整个历史观的古老观念,它使人们看不到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作用。这种观念虽然被法国复辟时代的历史学家所动摇,但杜林对此毫无所知。正如恩格斯所说:“把重大政治历史事件看做历史上起决定作用的东西的这种观念,像历史编纂学本身一样已经很古老了,并且主要是由于这种观念的存在,保留下来的关于各国人民的发展的材料竟如此之少,而这种发展正是在这个喧嚣的舞台背后悄悄地进行的,并且起着真正的推动作用。这种观念曾经支配已往的整个历史观,只是法国复辟时代的资产阶级历史编纂学家才使之发生动摇;在这里,‘独特’的只是杜林先生对这一切又毫无所知。”[1](P166)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对法国复辟时代的历史学家的历史观作些简要的介绍。法国复辟时代的历史学家基佐、米涅、梯叶里、梯也尔等人,在历史观上提出了很多对动摇把重大政治历史事件看做历史上起决定作用的传统观念的有价值的观点,成为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历史唯物主义的重要理论来源之一。

  首先,他们在历史研究中看到了人民群众的历史作用,这是一个极为重大的思想成果。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者的历史观,把历史的发展归因于个人的自觉活动,只知道个人、伟大人物,人民群众对他们来说几乎是不存在的。法国复辟时代的历史学家毅然反对这种观点,尖锐地批评了法国唯物主义者一味顽固地不承认人民群众有首创精神的错误。他们之所以对人民群众的作用有一定的认识,是同他们接受了法国大革命的强烈影响有很大关系的。他们虽然没有亲身参加到这个革命的洪流中去,但在他们从事理论活动的时期,惊天动地的法国大革命还在人们中记忆犹新,他们了解到人民群众在大革命中的重大作用。这种作用向历史学家表明,不能设想历史是某些伟大人物一手造成的,革命是人民群众的事情。基佐在《法国史论丛》一书中讲到,历史并非从英国国王查理、法国国王菲力普开始的,而是从人民开始的。因而历史著作的首要任务是描述人民的命运,而不是描述个别显要人物;应该去阐述社会发展的倾向,而不是个别人物的生活。他们在历史观上的这个重大进步,具有重要的意义。当然,在复辟时代的历史学家的心目中,人民群众主要是指资产阶级。他们站在新兴资产阶级的立场上,一方面强烈赞颂资产阶级对世俗贵族和宗教贵族进行斗争,另一方面又反对无产阶级,赞颂资产阶级打破新兴无产阶级要求的企图。这是阶级局限性在他们的历史观上的表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颜兵)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