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头条
从传统计划经济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2020年01月19日 09:08 来源:《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顾钰民 字号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理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内容摘要: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结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创新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实践基础。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理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作者简介:

  摘 要: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结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创新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实践基础。邓小平创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党的十五大确立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进一步为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结合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和制度基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提高到新的阶段,实现了理论和实践上的重大发展和创新。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理论;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作者简介: 顾钰民,经济学博士,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一、 从传统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的一次伟大觉醒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落后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成为国际社会公认的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1]16。70年来,我国始终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在经济体制方面进行探索和改革,改革开放前的30年我国实行的是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改革开放以来的40多年我们逐步构建和完善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到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1]9,是对我国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演变轨迹的高度概括,也是改革开放后我们党的伟大觉醒带来的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创造。

  新中国成立以来,经过以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为主要代表的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不懈奋斗,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从邓小平同志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命题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形成,我国实现了从传统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转折,这一重大转折的鲜明标志就是改革开放,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改革开放是我们党的一次伟大觉醒,正是这个伟大觉醒孕育了我们党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创造。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次伟大革命,正是这个伟大革命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1]4 这里说的伟大觉醒是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在认识上的拨乱反正,伟大创造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实践发展的创造,伟大革命是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革命,伟大飞跃是改革开放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带来的飞跃,这一切都是和改革开放联系在一起的,都是改革开放结出的丰硕成果。

  改革开放的伟大觉醒使我国从高度集中的单一公有制走上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融合在一起,体现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丰富内涵和深邃意蕴。坚定“四个自信”的主体内容和基础是对道路和制度的自信,在此基础上形成对理论和文化的自信。当然,“四个自信”是不可分割、融为一体的,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信本身就蕴含着“四个自信”,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整体的细化,是对实践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个不同方面和内容的具体化、专门化。

  “四个自信”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信,是对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发展的自信,也是对中华民族实现从富起来到强起来伟大飞跃的自信。新中国70年的历史不可分割,改革开放前30年和后40年是一个整体,没有中华民族站起来,就不可能实现中华民族富起来、强起来,富起来、强起来是以站起来为前提和基础的。站起来意味着中华民族从处在被剥削被压迫境地、没有国家主权到国家获得独立、人民获得解放,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四个自信”从根本上说是对马克思主义所揭示的科学社会主义的自信,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信。毛泽东的历史功绩是实现了中华民族站起来,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历届中央领导集体的历史功绩是实现了中华民族富起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历史功绩是实现了中华民族强起来。

  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信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对道路和制度的自信,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人民能够直接感受到、体会到的和我们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我们的生活已然离不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新时代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引领我们的发展和建设,不断取得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新的胜利,在实现中华民族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更加坚定“四个自信”。

  二、 改革开放推动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发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史上是一个伟大的创新,在此之前的传统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中不但没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概念,而且基本上认为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是根本对立的,更谈不上二者的结合。特别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式理解,逐渐把公有制经济和私有制经济两种所有制的对立演变成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种资源配置方式的对立。由此形成了对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的一个误读,即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社会制度的对立,延伸理解为两种经济运行方式的对立。历史地看,这是理论发展不可避免的一个阶段,因为理论总是随实践发展而发展的,实践是理论之源,实践的发展推动理论不断向前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是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如果脱离时代或者落后于时代,我们的思想和认识就会失去母体,就不能对现实作出正确的理论概括和反映,就不能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更不能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所以习近平同志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指出时代是思想之母,这就要求我们的思想和理论必须紧紧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设想有一个自由人联合体,他们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且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作一个社会劳动力来使用。在那里,鲁滨逊的劳动的一切规定又重演了,不过不是在个人身上,而是在社会范围内重演。鲁滨逊的一切产品只是他个人的产品,因而直接是他的使用物品。这个联合体的总产品是社会的产品。这些产品的一部分重新用作生产资料。这一部分依旧是社会的。而另一部分则作为生活资料由联合体成员消费。因此,这一部分要在他们之间进行分配。这种分配方式会随着社会生产机体本身的特殊方式和随着生产者的相应的历史发展程度而改变。仅仅为了同商品生产进行对比,我们假定,每个生产者在生活资料中得到的份额是由他的劳动时间决定的。这样,劳动时间就会起双重作用。劳动时间的社会的有计划的分配,调节着各种劳动职能同各种需要的适当的比例。另一方面,劳动时间又是计量生产者个人在共同劳动中所占份额的尺度,因而也是计量生产者个人在共同产品的个人消费部分中所占份额的尺度。在那里,人们同他们的劳动和劳动产品的社会关系,无论在生产上还是在分配上,都是简单明了的”[2] ,“在一个集体的、以共同占有生产资料为基础的社会里,生产者并不交换自己的产品;耗费在产品生产上的劳动,在这里也不表现为这些产品的价值,不表现它们所具有的某种物的属性,因为这时和资本主义社会相反,个人劳动不再经过迂回曲折的道路,而是直接地作为总劳动的构成部分存在着”[3]。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指出:“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商品生产就将被消除,而产品对生产者的统治也将随之消除。社会生产内部的无政府状态将为有计划的自觉的组织所代替。”[4]633“社会一旦占有生产资料并且以直接社会化的形式把它们应用于生产,每一个人的劳动,无论其特殊的有用性质是如何的不同,从一开始就直接成为社会劳动。那时,一个产品中的包含的社会劳动量,可以不必首先采用迂回的途径加以确定;日常的经验就直接显示出这个产品平均需要多少数量的社会劳动。……人们可以非常简单地处理这一切,而不需要著名的‘价值’插手其间。”[4]661马克思恩格斯在以上论述中的基本看法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与商品经济(市场经济)是对立的,从而市场调节与社会主义经济的运行特征也是对立的。这些观点和结论,从理论上看,其假设的前提条件是明确的,分析的逻辑是严密的,理论推理是能够成立的,因而是能够站得住的。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关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与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市场调节对立的观点,一直在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中占据着主导地位。传统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中的“两个等号”的观念(把计划经济与社会主义画等号,把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画等号),从理论渊源上说,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中能够找到其基本思想依据。

  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本身是时代的产物,时代发展了变化了,马克思主义也会随之发展变化,在不同的时代条件下对马克思主义就会有不同的认识,这本身就符合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时代和实践的永不停止的向前发展构成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原动力,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实践使人们对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关系的看法发生变化:列宁在新经济政策时期关于商品经济的论述,斯大林在19世纪50年代对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作出的贡献,毛泽东有关“价值规律是一所大学校”的思想,清晰地反映了他们对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关系的理论认识变化的轨迹。邓小平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创者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创立者。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为人们科学认识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关系提供了坚实的实践基础。正是从中国的现实国情和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出发,邓小平在1979年会见美国不列颠百科全书出版公司副主席吉布尼时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的思想,这比他在党的十二大开幕式上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还早3年。他明确而肯定地指出:“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我们是计划经济为主也结合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虽然方法上基本上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相似,但也有不同,是全民所有制之间的关系,当然也有同集体所有制之间的关系,也有同外国资本主义的关系,但是归根到底是社会主义的,是社会主义社会的。”[5] 随着改革开放实践的不断深化,他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1992年邓小平清晰明确地提出了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完整思想:“不要以为,一说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一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不是那么回事,两者都是手段,市场也可以为社会主义服务”, “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6]这些斩钉截铁的结论从根本上解除了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区别等同于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的区别的思想束缚,在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关系问题上实现了重大突破,为党的十四大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奠定了思想理论基础。邓小平关于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关系的一系列深刻论述,使人们的思想再一次实现了大解放,人们开始认识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性质是由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决定的,市场经济作为一种资源配置的方式并不具有社会制度的属性,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可以利用,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结合不会改变社会主义的性质,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结合能够更好适应社会化大生产发展的要求,更有利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创立以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和基本框架的确立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极具创造性的思想理论成果,它改变了人们对社会主义经济特征的基本看法。中国的改革开放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道路,彰显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伟大创造,在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关系上实现了重大突破,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创新和发展。

  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思想和党的十四大确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解决了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结合问题,具体包含以下两个方面:一是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不再对立,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相结合是马克思主义的命题。在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是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社会主义,而市场经济是和社会主义相结合的市场经济。二是明确了社会主义经济的特征不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都是资源配置方式,任何把计划经济作为社会主义特征的观点都是不准确的。

  三、 基本经济制度进一步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结合的实质是公有制经济和市场经济的结合。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具有天然一致性,面对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需要进一步解答的问题是公有制经济是否和市场经济具有内在统一性,如果这一问题不能从理论上得到根本解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就不能说是彻底的。这涉及另一个深层次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问题,即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关系问题。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并不认可公有制和市场经济的相容性。然而,今天的公有制经济的特征已经发生了变化,蕴含发展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即公有制经济已经是具有独立经济利益的独立的经济实体和市场主体。就此而言,公有制经济和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相一致。市场经济的运行并不排斥公有制经济,市场经济和公有制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的重大理论创新就在于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论证了社会主义实行市场经济是必由之路,为我们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提供了充分的理论依据。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今天,时代变化和我国发展的广度和深度远远超出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当时的想象。同时,我国社会主义只有几十年实践、还处在初级阶段,事业越发展新情况新问题就越多,也就越需要我们在实践上大胆探索、在理论上不断突破。”[7]党的十五大确立的基本经济制度理论为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不动摇,其理论依据就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理论的确立,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内在统一,不是简单的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关系问题,而是涉及如何认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这一核心问题。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极大拓展了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认识: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关键是坚持基本经济制度不动摇。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国有企业是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活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要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各级党委和政府要牢记搞好国有企业、发展壮大国有经济的重大责任,加强对国有企业改革的组织领导,尽快在国有企业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成效”。[8]坚持基本经济制度、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是保证社会主义性质和保证国家发展基本方向的根本之举。

  四、 习近平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道路的新发展

  习近平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道路的新发展集中体现为提出了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习近平指出:“关于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是这次全会决定提出的一个重大理论观点。这是因为,经济体制改革仍然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仍然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实际上就是要处理好在资源配置中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还是政府起决定性作用这个问题。经济发展就是要提高资源尤其是稀缺资源的配置效率,以尽可能少的资源投入生产尽可能多的产品、获得尽可能大的效益”。[9]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中的主要关系,不再是计划和市场的关系而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中,需要进一步明确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同时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既是对改革中重大实践问题的回答,也是对市场经济一般规律认识新的深化。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和实践发展已经不再停留于市场经济抽象地姓“社”、姓“资”的争论,这在理论上已经有明确的结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40年来,我们始终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不动摇,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动摇,勇敢推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创新以及各方面创新,不断赋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鲜明的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以不可辩驳的事实彰显了科学社会主义的鲜活生命力,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始终在中国大地上高高飘扬!”[1]10重要的问题是遵循市场经济一般规律,更好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发挥好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两方面的优势,提高经济运行效率。

  政府和市场是现代经济发展中的两种基本力量。政府把社会的一部分资源掌握在手中,通过行政的、法律的、经济的手段对资源进行配置调节经济活动。市场通过经济规律内在机制,调节经济主体的活动。政府和市场的作用都是覆盖全社会的。政府作用不仅作用于市场,也直接作用于企业、个人。在经济发展实践中人们认识到,计划和市场作为调节经济活动的两种手段是相互替代的关系,从本质上说二者不能结合,政府不同于计划,政府的作用要比计划的功能大得多。

  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和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二者并不矛盾,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并不意味着政府无所作为。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必须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尊重市场经济的主体既包括个人、企业,也包括政府本身。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是对政府的要求。无论是尊重市场规律,还是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关键是政府对自己的功能和作用进行准确定位,政府不能夸大自己的作用,不能认为自己能够包揽一切。政府要把自身的功能和作用定位在有限的范围内,尊重市场规律。

  尊重市场规律是因为市场在微观领域能够高效率优化资源配置,市场这一功能通过价值规律发挥作用。市场是各经济主体彼此发生关系并从中获得利益的载体,各经济主体在市场上聚集,相互之间就会发生竞争关系,各经济主体之间既相互排斥,同时相互联系并形成巨大的竞争压力,市场优胜劣汰的功能使在微观领域中能够存活下来的都是高效率的企业和经济主体。尊重市场规律就能够实现微观领域经济活动的高效率,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基本目标就是实现经济的高效率。

  经济体制改革的基本取向是经济活动市场化,我们对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内在统一的理论充满自信。市场机制作用的对象是企业等经济主体,企业和经济主体出于对自身利益的关心,会自发按照市场机制的要求来进行经济活动。无论是公有制企业还是私有制企业,在市场经济规律面前都是独立的经济主体,都是独立的市场主体和法人实体。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条件和社会经济性质没有关系,无论是公有制企业还是私有制企业,只要是独立的经济主体,都必须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要求办事。以现代公司制为主要形式的企业,许多是混合所有制经济,企业由多种经济成分构成并不影响其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运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解决的是经济运行效率问题,对于市场经济来说,所有制并不直接和经营机制相关,所有制并不影响市场经济的运行。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

  [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96.

  [3] 马克思.资本论(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350.

  [4]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 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236.

  [6] 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73.

  [7] 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9.

  [8] 习近平对国有企业改革作出重要指示强调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尽快在国企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成效[N].人民日报,2016-07-05(1).

  [9]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52.

作者简介

姓名:顾钰民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