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评论
【文萃】网络直播中社交关系的重建
2019年02月27日 10:04 来源:《重庆邮电大学学报》 作者:马薇薇 字号
关键词:社交关系;网络直播;重建

内容摘要:一、网络直播:社交关系重建的可能首先,网络直播中的社交关系,其实质是人际关系的回归,种类繁多的直播类型其实是在迎合大众各异的社交兴趣。二、网络直播中社交关系重建的主要手段网络直播作为社会化媒体,其传播行为天然具有社交属性,从个体的自我展示、到结识陌生人、成为好友、协同行动,这一系列社交活动都需要主播和粉丝之间的互动交流,关注、弹幕和送礼物成为网络陌生人之间社交关系重建的主要手段。四、网络直播中社交关系的思考网络直播的出现和发展就是今天大众社交需求的体现,网络直播其实是在庞大的用户群体中基于兴趣原则,导入了各种类型的现实社交关系,再创造出各种全新的、虚拟的社交关系,并进一步形成情感认同和身份认同。

关键词:社交关系;网络直播;重建

作者简介:

  网络直播中社交关系的重建,依赖于传播平台从信息内容传递向各种关系建设的转换。网络直播中的社交关系,其实质是人际关系的回归,种类繁多的直播类型其实在迎合大众各异的社交兴趣,且可以脱离空间的桎梏,在地点转变和场景交换中制造出新奇的在场感,分众化地将有共同兴趣爱好和价值取向的人,通过点赞、弹幕、送礼物连接在一起,建构更丰富、更加个性化的社交关系。网络直播虽然营造出理性化的社交关系——陪伴和分享,但过分沉迷其中容易将社交行为异化,会伤害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网络直播中的社交关系要向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需要直播平台处理好技术与价值观二者之间的关系。

  一、网络直播:社交关系重建的可能

  首先,网络直播中的社交关系,其实质是人际关系的回归,种类繁多的直播类型其实是在迎合大众各异的社交兴趣。于是轻松愉悦的表演、颜值高的主播、令人惊叹的才艺往往成为吸引粉丝围观的利器;吃饭、散步、发呆这样的日常生活也能满足网民所需要的情感上的陪伴。可以说大众有怎样的社交需求,就会在网络直播中重建怎样的人际关系。

  其次,网络直播可以脱离空间的桎梏,无论是卧室这样的私密场所,还是海边这样的自然空间,在地点转变和场景交换中,网络直播都能制造出在场感。与现实社交相比,网络直播中移动变化的场景可以容纳的观众数量更多,更大范围的人群以虚拟身体的方式被链接起来,重建出具有时空感的社交关系网络。

  最后,网络直播最大的诱惑在于,能够分众化地将有共同兴趣爱好和价值取向的人连接在一起,建构更丰富、更加个性化的社交关系。相比现实生活,这种虚拟的社交关系因为其及时性和交互性让网友拥有更多选择机会,能够从身份认同和情感认同出发,赋予个体的参与感与归属感。

  二、网络直播中社交关系重建的主要手段

  网络直播作为社会化媒体,其传播行为天然具有社交属性,从个体的自我展示、到结识陌生人、成为好友、协同行动,这一系列社交活动都需要主播和粉丝之间的互动交流,关注、弹幕和送礼物成为网络陌生人之间社交关系重建的主要手段。

  (一)关注

  网络直播上的关注行为将粉丝随机建立的、很有可能转瞬即逝的弱关系转化成一种固定的存在,用极低的成本拓展了网络上的人际交往范围,实现了虚拟空间与实体空间的对接,这种“关注”行为缓解了个体的孤独感,以主播为节点来建立社交关系属于网络直播社交关系的初级阶段。

  (二)弹幕

  弹幕的发送表明使用者愿意与他人互动的愿望,让社交行为更近一层。多数人的具体社交动机并不明确,只是单纯地闲聊、抒发感情等,并不在乎信息交流是否有用。

  (三)送礼物

  观众们消费符号,获得认同,在虚拟的世界中增加自信,目的还是为了强化社交关系。

  三、重建的社交关系类型

  网络直播中的各种行为如弹幕、关注、礼物打赏,其实都是促进社交的工具。社交和社会关系是网络直播的基础,其余的所有功能都是建立在社交关系之上的。没有社交这个“骨架”,再多直播平台的优势功能都如“皮毛”,没有附着之处。

  (一)游戏直播中的“队友型”关系

  直播画面的结构设置让主播和网友有着相同的观看视角,游戏直播建立的社交关系更像是站在了同一阵营战斗的“队友”。和游戏直播的输赢相比,网友更陶醉于在此过程中建立起的彼此陪伴、一起战斗的队友关系。

  (二)泛生活化类直播中的“朋友型”关系

  目前越来越受欢迎的是泛生活化类的直播,观众的主要诉求是陪伴与分享。这类直播内容丰富,比如户外直播,通过直播旅行的过程,主播与观众建立起一种“旅友”关系,弥补了普通人日常生活繁忙、无暇出游的苦恼。

  (三)商品直播中的“商家消费者”关系

  “商家消费者”关系模式其实是对关系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在这类网络营销中,主播需营造成让消费者喜欢的商家形象,诸如可信赖的销售者、有品位的穿衣顾问来吸引粉丝,再充分利用直播场景变化的代入感,建立起一对多的销售关系。那些能带来巨大粉丝流量的明星往往能量惊人,其社交关系网络可以转变成粉丝的巨大购买力。

  (四)新闻直播中的“现场记者现场观众”关系

  面对网络直播和短视频火爆的现状,传统纸媒正在尝试依靠直播平台转型,与观众进行实时的新闻交流,通过网络直播的场景变化,建立起一种“现场记者现场观众”的关系。观众处于传受互动的中心位置,可以通过弹幕发表言论来与记者双向互动,甚至能直接影响到后面的直播内容,这颠覆了传统媒体单方面的话语权。

  四、网络直播中社交关系的思考

  网络直播的出现和发展就是今天大众社交需求的体现,网络直播其实是在庞大的用户群体中基于兴趣原则,导入了各种类型的现实社交关系,再创造出各种全新的、虚拟的社交关系,并进一步形成情感认同和身份认同。

  (一)理想化的社交状态VS日常生活的逃避

  在网络直播中,个体的匿名性可以打破地域、种族、文化背景和社会地位差异的局限,以共同的兴趣和爱好为主要条件,进行符合自己价值取向、审美取向的社交活动。

  (二)线上社交VS线下社交

  网络直播中社交关系的建立迅速,但容易流于肤浅化。在虚拟和现实的双重切换中,容易将人们拉向网络而推离现实。长时间处于网络直播所营造的虚拟环境之中,使得自己与外界的沟通减少,自身的独处时间变长,封闭在媒介所营造的虚拟环境中,容易产生媒介依赖,成为“容器人”。

  (三)重建健康有序的社交关系

  网络直播兼顾了关系传播和内容传播,而更偏重于前者。但无论重建怎样的社交关系,都需要强调正确的舆论导向和对人际关系的积极意义,要屏蔽那些污染公共空间、传播低俗价值观的网络直播。网络直播作为一个容易吸引关注度的平台,给了不少普通人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天赋获得成功的机会。

  事实上,健康有序的社交关系和大众情感的陪伴、信息的需求之间并无冲突,网络直播作为现实生活中社交关系的重要补充,正常的娱乐、交友,教育资源、商业讯息、生活有效信息的分享,仍是未来网络社交关系建立的基础。

  五、结语

  直播平台需要注意处理技术与价值观之间的关系,在具体运营中加强监督的比重,提高自身的社会责任感,如此才能建立起具有积极正能量的网络社交关系。

 

  (作者单位: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重庆邮电大学学报》2018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阮益嫘/摘)

作者简介

姓名:马薇薇 工作单位: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