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文萃】《资本论》的反贫困哲学及其新时代价值
2020年04月30日 10:37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12期 作者:周露平 字号
关键词:反贫困哲学;相对贫困;经济哲学;绝对贫困

内容摘要:《资本论》作为反贫困哲学的辉煌巨制,需要不断被深入挖掘,这将有助于为新时代提供反贫困的思想引导与理论资源,扬弃那些反贫困的实证主义路线与伦理主义批判。

关键词:反贫困哲学;相对贫困;经济哲学;绝对贫困

作者简介:

  超越贫困,是中国现代化历程中的重大事件,并直接影响中国改革开放的“社会预期”与“实现质量”。中国现代化建设必须实现反贫困的历史重任,才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资本论》作为反贫困哲学的辉煌巨制,需要不断被深入挖掘,这将有助于为新时代提供反贫困的思想引导与理论资源,扬弃那些反贫困的实证主义路线与伦理主义批判。

  一、澄清前提:贫困问题的症结与规律

  近代资本主义社会以来,贫困议题才真正得以科学澄清:贫困是现代工业生产的结果,而绝非前提。英国学者布斯和朗特里最早开始研究工业化社会的贫困问题,并提出社会贫困工业起源的问题。他们的思考方式引发了后来学者的不断讨论与争议,但这些学者没有真正澄清导致贫困的社会前提。因此,反贫困的终结议题只能回到马克思,回到《资本论》。

  1.前提失范:西方学者解读贫困问题的研究偏好与理论性质

  就思考的线索而言,古希腊哲学已萌芽出了为城邦人民提供幸福与富裕之路,也为现代财富的思想起源提供时代坐标的思想火焰。它直接激活了这样的历史性命题:财富不仅与掌握财富者发生关联,同样与失去财富的贫困者有内在关系。

  近代以来的哲学家对贫困问题主要是从所有权批判出发,聚焦两大路径:其一,以抽象的法权关系批判社会贫困现象。其二,从自然主义视角对现代所有权的批判。

  那么,近代以来的经济学家又是如何界定贫困与富裕的呢?他们主要从国家的整体性视角加以界定,他们为资本征服世界寻找理论支撑,完全忽视了无产阶级的贫困现实问题。尽管还有很多现代西方学者关注到世界贫困问题,但由于理论限制与阶级立场等原因,他们的理论研究侧重于将贫困问题作为社会的边缘现象,并未提高到资本批判的原则高度。

  2.哲学矫正:三大社会形态理论澄清了社会贫困的异质性内容

  对于这种作为社会系统性病症的现代性贫困,经济学阵营出现过“人本主义”的内部反思,但并没有真正澄清社会的贫困问题。马克思对现代贫困批判是超越人本主义的道德设置的,他直接从社会形态的整体性维度澄清了现代贫困的核心本质。马克思通过对三大社会形态的批判性解读,澄清了现代社会与前资本主义社会关于导致贫困方式的本质区别,为现代贫困提供了准确定位:第一个阶段是指以人的依赖为内容的前资本主义时期,极端低下的社会生产力导致了整个社会的绝对贫困。第二个阶段是指资本主义社会以物的依赖为内容,造就了整个社会范围内的相对贫困。第三个阶段是人的全面自由发展阶段,这是对现代私有财产制度的扬弃,形成超越现代性贫困的路径,整个社会消除了私有财产对贫困内容的控制,即人自由掌控物质力量,形成了自我超越的全面发展,进而超越贫困。

  3.面向资本:唯物史观澄清了贫困问题的现代性起源

  马克思的批判道路彰显为两大理论任务:一个是私有财产的本质来历,即私有财产的起源问题;另一个是私有财产的当代表现,即现代私有制的内容问题。第一个理论任务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得以明确,私有财产起源于异化劳动即谋生劳动,是谋求生活资料的劳动,“劳动在国民经济学中仅仅以谋生活动的形式出现”,这种谋生劳动必然导致无产阶级的贫困化。马克思提出了第二个理论任务,即《资本论》及其手稿提出异化致贫的原因规律与运行机制,成为唯物史观诠释走向《资本论》批判的核心内容。

  二、划清界限:《资本论》反贫困的哲学谱系与理论实质

  《资本论》提出,在现代资本运动的特殊规律下,资本与劳动的对峙必然导致贫困;要想解决贫困问题,必须超越资本。《资本论》第一次系统性地梳理了“无产阶级贫困”的社会根源:一方面,从经济学批判的视角,科学分析资本发展所带来的社会结构性贫困;另一方面,从哲学批判的维度,阐述了资本作为一种特殊的经济权力,加大对被剥削者的剥削,制造社会结构性贫困。

  1.世界贫困与资本生产的“彼此建构”

  诠释与解决世界贫困难题,必须回到《资本论》。《资本论》以“剩余价值”为核心,交代了无产阶级的贫困根源。这是“一体两面”的表述:一体是资本生产,两面是资本的剩余价值获取、无产阶级的强制贫困。具体而言,现代资本维持着无产阶级的相对贫困,目的是让无产阶级不断进入资本生产系统,才能源源不断地提供剩余价值,完成资本积累。简言之,资本生产的最终目的就是通过世界性贫困,完成资本家对雇佣工人的全面控制,形成了一个资本统治世界的时代。

  进而,《资本论》拆穿了劳资平等的“虚假镜像”,直接指明贫困问题始源于资本的剥削机制。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科学论证了贫困及伴之而来的阶级斗争,详细考察了世界贫困与资本生产、资本积累的内在关联。

  2.资本生产积累与四大贫困的“一脉相连”

  《资本论》的反贫困哲学指认,资本主义现代生产积累形成了难以克服的“四大贫困问题”,而这些贫困问题必然导致资本灭亡。第一,权力建构与工人贫困的“错位发展”。《资本论》从无产阶级与生产资料的分离出发,明确了这样的“贫困现实”——资本通过占有生产资料,进而控制工人的生活资料,是一种特殊的权力建构:一是失去生产资料的“绝对贫困”,劳动者绝对从属于资本;二是失去生活资料的“相对贫困”,这种相对贫困受资本生产调节。

  第二,资本控制与生态贫困的“内在关联”。人类和地球的“全面商品化”,被资本吸附为自我增殖的内容。一方面,资本控制导致了自然的附庸性。另一方面,劳动异化(雇佣劳动)决定了自然异化。

  第三,经济意识与精神贫困的“现实生成”。《资本论》重点考察了现代拜物教现象,它是现代生活世界的经济意识。这种经济意识不断生成经济合理性的内容:一方面,改造了劳动者对于自我存在的理解,主要表现为劳动者的智力与体力的分离;另一方面,生成了智力衰退的社会固化功能。

  第四,资本积累与全球贫困的“互为因果”。资本生产的目的就是控制全球,维持世界贫困。因此,从传统社会向资本社会的过渡时期,现代剩余价值的增殖机制改变了传统贫困状态,造就了全球性的贫困现象。

  3.反贫困与超越资本的“息息相关”

  反贫困与超越资本的“息息相关”,这是《资本论》反贫困哲学的理论实质。首先,反贫困不能停留于资本批判的外观形式。从表象上看,很容易抓住资本批判的两大抓手:一个是工作日,一个是机器。因此,资本是从两大内容上控制着工人贫困的:一个从时空上规定了工人的活动范围与生产内容,一个以隐性权力控制了工人的生产强度。

  其次,反贫困必须与资本生产积累密切相关。封建社会是等级贫困,现代资本主义是生产积累的贫困。《资本论》专门介绍了这种积累贫困的起源。资本通过积累形成征服世界的动力,但资本的生产过剩,直接表现为剥削劳动的生产资料的生产过剩,它源于资本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导致了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

  最后,超越资本才能真正完成反贫困的历史重任。由于资本的内在否定性,必然被新的社会形态所取代。这种否定性主要体现为:第一,资本积累贫困与无产阶级贫困同时发生。第二,资本积累受一般利润率下降的制约。这两点直接指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不可持续性,需要从本质上加以超越,才能消除资本的内在否定性,才能完成反贫困的历史任务。

  三、切中现实:《资本论》的反贫困哲学对于新时代反贫困的辩证论域

  围绕中国反贫困的现实实践与未来愿景,可分为现实运作论与历史本质论两大维度:前者表现为对新时代中国反贫困路径的当下理解,后者则表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及实践愿景的定位。

  1.现实运作论:新时代的现实境遇

  中国高质量的发展态势证实了,只有通过发展与优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才能取得社会财富的极大发展。但是,要严格区分市场经济与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运用:前者是在一般意义上认识市场经济的功能,后者体现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如何规范与确定好市场经济的活动范围。具体而言,一方面,要实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辩证统一。资本主义通过市场经济模式扩大了物质财富的生产速度,使整个地球财富绝对地增长;但同时相应扩大贫困范围的边界,使相对过剩人口严格框定在资本受益之外。

  另一方面,新时代反贫困问题不能仅做“减法”,还要做“加法”。《资本论》的反贫困哲学已经明确现代贫困是结构性贫困,同时又是系统性贫困。这种贫困由于现代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变得复杂多样,社会主义国家不仅要利用市场经济,更要利用国家宏观调控的加法统筹,目的是为社会的自由全面发展提供系统性、工程性、复杂性与多元性的反贫困手段。

  2.历史本质论:中国社会的发展前景

  历史本质论是从历史发展向度上,科学预见中国未来要走的道路,即扬弃市场经济、超越资本,完成社会主义建设。一方面,就理论诠释而言,必须回到《资本论》,汲取丰富的反贫困思想。《资本论》提出反贫困不能限于道德批判或哲学批判的范围,应采取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国反贫困问题应该回到对经济现状的哲学反思,即直面经济发展的本质,是为人民的还是为财富的。

  另一方面,从实践维度来说,超越资本是反贫困的根本路径。资本或现代私有财产制度是现代贫困的根源,那如何超越资本及其逻辑,直接关系中国社会的发展未来。具体而言,第一,坚持共产党领导。第二,人民必须共享发展成果,实现美好生活。第三,最为根本的归宿是扬弃市场经济、超越资本,才能真正实现反贫困的重任。未来社会的反贫困维度在于实现全社会的自由全面发展,消灭一切通过占有生产资料剥削剩余劳动,致使大部分社会成员贫困的现象。

  总之,《资本论》的反贫困哲学为中国新时代的社会建设及其发展愿景提供了强大的理论资源与实践依据。一方面,《资本论》的反贫困哲学,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内容——要充分利用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同时,使人民共享发展成果,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另一方面,《资本论》提出要“重建个人所有制”,在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基础上超越资本,解决贫困问题的根源,实现人类解放与自由全面发展。

  (作者单位: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1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刘思彤/摘)

 

    附原文链接:http://marx.cssn.cn/mkszy/mkszyfzs/202004/t20200427_5119065.shtml

作者简介

姓名:周露平 工作单位: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