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文萃】普世价值意识形态幻象的政治哲学揭示
2019年11月27日 14: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韩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注重普遍交往的全球化时代,普世价值话语因披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适用性外衣而带有极大的迷惑性、蛊惑性和欺骗性,是以西方特定社会生活共同体的价值观念对丰富多样的人类价值生活现实的无情剪裁,在伪装的虚假普遍中纠缠着意识形态的幻象。普世价值话语依托西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以形式上的简单、抽象掩盖了实质上的粗暴、霸权,与当今人类普遍交往和差异化和谐共在的时代主题格格不入。政治哲学在理解人类社会发展的实然与应然之间保持了适当的张力,批判性地反思了人类共同生活的价值前提,探寻符合时代主题的人类美好生活建构的实践智慧。基于政治哲学的视角对普世价值话语进行前提性剖析与批判,才能揭示普世价值话语的意识形态幻象,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扫清认识误区和思想障碍。

  一、自我原子论: 在主体的泛化中抽离生存语境

  对普世价值的前提性批判需要从根本上反思其价值主体预设——原子化自我。自因、自足、自主是这种原子化自我的本质特征,这是一个遮蔽了他者所具有积极构成意义的被普遍泛化的绝对主体。原子化自我默认的自因、自足、自主消解了自我存在的实践境遇和文化向度,造成了特定生存语境的背景性遗忘。这是一种自我存在的泛主体化,表现为自我理解的简单化、形式化、抽象化、空洞化、线性化。

  原子化自我意味着可以摒弃具体生存境遇的差异来考虑和建构人类价值世界的理想图景。普世价值话语正是依靠这样的绝对主体性预设,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看起来完美无缺的理想世界图景,在其中仅仅依靠权利至上的程序正义就确证了社会生活发展的实质正义。原子化自我高举着程序正义的大旗建构起了一个看起来绝对平等、公平、正义、完美的社会。这正是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理念,也正是普世价值之所以令人迷醉的重要原因。然而,普世价值依托的这种原子化自我仅仅是在追求他者缺席和障碍消失的消极自由意义上存在着,自我认同的建构不可能在脱离他者存在的情况下无处境化地进行,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在于面对未知的开启与创造。

  二、认识独断论: 在解释的封闭中阻断价值共识

  进一步揭示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幻象,需要深入剖析其哲学认识论。原子化自我对生存背景的遗忘包含着认识论上的白板化倾向:人脑犹如一块毫无杂质、完全消极被动的白板,认识的过程就是外物刺激在白板上刻留痕迹的过程,这种看起来机械但却精准的“刺激—反应”模式成了唯一可靠的认识模式,由此而获得的知识是毫无争议和绝对可信的。与普世价值的原子化自我依托相对应的就是这种认识上的独断论。普世价值之所以是“普世的”,正在于其自我确认知识上的绝对优势地位,其中蕴含着对破解价值难题、化解价值冲突、建立完美价值世界的绝对自信。普世价值的认识独断论无视存在论意义上的哲学认识论,这种自我中心主义的话语独断与顽固坚持必然造成共同生存场域中他者的失语、退场与缺席。

  人类的认识过程正是基于不同视角而展开对话交流从而达成视阈融合的过程,在不同生活共同体中成长和发展起来的人们正是通过这种谦虚、接纳、包容的方式不断取得共识,从而和谐融洽地生活在一起。可以说,认识世界就是一种生命敞开的过程,就成了我们生活意义不可或缺的逻辑构成。普世价值的认识独断论看不到这种开放性的解释所具有的构成存在的意义,而只是简单粗暴地将自身想当然地判断放大为人类应该持有的普遍性终极真理。这样的认识独断论在窒息着人类知识的增长和社会的文明进步,这种带有强制色彩的视角替换呈现出强烈的知识垄断企图。知识的垄断意味着话语霸权的确立,意味着智慧普遍开启的不可能,意味着或隐或显的操控与控制的形成。

  面对世界多样化发展的现实,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负责任态度是对自我缺陷与不足的批判性反思,而非对他者在意识形态上指手划脚甚至横加干涉。西方普世价值放弃的是冷静审慎的自我检视,而热衷于对其他文化生活共同体的评点、指摘甚至强制干涉,其背后的意识形态企图昭然若揭。普世价值话语的独断并无法改变世界多样化发展的趋势,意识形态的扭曲并不能阻断世界在差异化互补中稳步前进的可能。

  三、历史终结论: 在传统的断裂中背弃社会进步

  历史终结论其实是西方社会的意识态度对完整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的割裂与肢解,并按照自身的意识形态诉求进行的人为组装与重构,根本不是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趋势的科学判断和正确认识,充其量只是一场看起来花哨、实际上空泛的意识形态闹剧而已。人类社会历史的演变是一个永恒发展的过程,不可能中断,也不可能有尽头,自然也就不会终结。因为构成历史并推动历史发展的是马克思意义上的“现实的人”及其充满创造力的社会实践行动,这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生产关系所主导的社会关系网络中的呈现、延展与成长过程,历史发展的真实性和永续性就在于此。历史终结论通过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的人为设计构思了一个看起来美轮美奂实则虚妄空洞的普世价值帝国,贯穿其中的是单调走样的意识形态伎俩。

  普世价值话语依赖于“历史的终结”和“意识形态的终结”,在这其中存在着对特定生活共同体世代延续之传统的漠视甚至掩盖。“现实的人”是一种历史性的存在,是一种有限性的存在,是一种在创造性实践活动中延续生命意义的存在。“现实的人”带有挥之不去、无法割舍的传统意味,传统构成了我们的生存视阈,是深深融入人之生命与生活的“现实性”的佐证。

  普世价值的历史终结论实质上是在割裂饱含人之生存价值与意义的传统。缺少了传统,我们就无法明晰所从而来、所往而去,沉浸在单纯福利享受之中的“最后之人”将最终在生存困惑中迷失自我,这也正是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企图所在。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9年第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阮益嫘/摘)

作者简介

姓名:韩升 工作单位: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