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文萃】孙德海: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政治价值与实践意义
2019年09月27日 09:07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孙德海 字号
关键词: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民主选举;人民主权

内容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全面总结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成功经验的基础上,习近平对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做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

关键词: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民主选举;人民主权

作者简介: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全面总结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成功经验的基础上,习近平对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做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不仅深刻揭示了我国人民民主的本质与真谛,而且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民主政治学说。在当今世界民主话语权“西强东弱”的时代背景下,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关于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一系列科学论断的丰富内涵和思想精髓,对于我们在新时代讲好中国故事、阐释好中国特色、传播好中国声音,并掌握意识形态话语的主导权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一、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丰富了民主的实现形式

  古今中外的历史表明,世界上并不存在适用于一切国家的民主模式,民主作为人类社会的一种具体的政治实践活动,其在世界各国的实现形式和发展程度不仅有其历史逻辑,而且具有自身的内在规律。每个国家发展民主都不能脱离其既有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特定的社会政治条件,更不能定于一尊,而历史性、具体性和多样性是人类民主政治的基本特征,只有深深植根于本国土壤、真正建立在自身经济社会发展基础上的民主制度,才最有效、也最管用。

  与一些发展中国家发展民主的做法不同,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始终坚持以科学的唯物史观为指导,自觉从中国独特的历史、文化、传统和基本国情出发,以实现人民当家作主为根本立足点与出发点,主动适应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需要,探索和创立了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反映人民意愿的协商民主这一新型民主形式,并使其与选举民主有机结合、优势互补,为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不断注入新的生机与活力。

  二、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拓展了民主的参与渠道

  从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来看,特别是随着人口众多和疆域辽阔的现代民族国家的不断出现,由于受到民主运行技术和成本的制约与限制,人民主权和人民当家作主并不是简单地指人人都直接掌握国家权力,由于人类社会政治生活的复杂性和政治发展过程的日益专业化,人民主权的实现有其自身规律和实践逻辑,那就是为保证国家权力和社会秩序的高效有序运行,一方面需要拥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的政治精英按照人民的授权来治理国家和管理公共事务;另一方面,作为人民代理人的政治精英和集团在治理国家与管理公共事务的过程中也不能排斥人民群众的政治参与,而应经常地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和建议,从而确保权力按照人民的意志正确运行,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国家、社会与个人之间的分离问题。

  但由于西式选举民主从其产生之日起,只是把民主视为人民通过投票选举政治精英的一种程序和方法。而在选举之后,却以社会公众掌握和拥有的知识、技能、信息等有限为由,想方设法地限制甚至排斥社会公众对公共决策和政治过程的直接参与。可见,西式选举民主从其产生之初,就遮蔽与内嵌着与生俱来的缺陷与不足,并非人们想象的“自由之花”,也不像一些人鼓吹的那么美好与令人向往。

  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民主观为指导,我们党在发展民主的过程中,始终把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作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与核心,在大力支持人民群众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民主权利的同时,为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还不断创造了人民内部在各种重大决策之前和决策之中进行充分协商的民主形式,并使二者在实践中有机融合、相互贯通,从而极大地拓展了人民群众的政治参与渠道,有效避免了人民在选举后权利被搁置于“真空”地带的尴尬处境,真正实现了政党、政府、社会组织和人民群众等多元主体之间在政治生活中的良性互动和公共事务中的协同治理。

  新中国近70年的实践也证明,与西方选举民主只强调简单多数决定原则而实现利益聚合的机制不同,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作为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人民实现人民民主长期实践中的伟大创造,在政治发展过程中不仅尊重多数人的意愿,而且重视少数人的诉求,社会主义民主协商的过程主要通过个体不同利益的聚同化异与政治偏好的相互转换,从而实现在理性共识基础上公共利益最大化的政治决策。

  由此可见,与西式选举民主片面强调竞争性、对抗性和排他性显著不同的是,我国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通过在政治发展过程中为政党、政府、社会组织和人民群众等政治主体搭建平等和理性的交流与对话平台,使各利益相关方在公共决策中都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和合理诉求,因而更注重协调性、包容性与和谐性,这样也就从制度机制上保证了人民群众能够持续、平等、真实地参与到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和基层治理等各项公共事务中来,不仅彰显了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而且拓展了民主治理的参与渠道,从而在日常社会政治生活中实现了人民当家作主过程性与真实性的有机统一,因而具有西式选举民主无法比拟的生命力和优越性。

  三、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加深了民主的本质内涵

  在马克思主义看来,民主的本质内涵不是投票选举,而是人民主权,其实质是人民自己当家作主,即人民自主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也就是说,真正的民主制度必须能够保证人民群众参与政治生活的每一个环节,只有这样,人民群众才能实际控制政治过程,从而切实把人民当家作主落到实处。如前所述,只是从近代以来,随着人口众多和疆域辽阔的大型民族国家的不断出现,由于受民主政治运行技术和成本的制约与限制,为了实现国家权力的高效有序运转,人们才创设了以选举为核心的代议制民主形式。但无论从人类社会民主政治发展的漫长历史来看,还是从当今世界各国的政治发展现实来讲,选举民主也仅仅只是民主政体的一种实现形式,或者说国家形态的一种,而不可能代表人类社会复杂政治生活的全部内容和运行过程。

  显然,无论是从人类社会民主政治自身发展的内在逻辑来看,还是从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角度来讲,民主绝不可能是一选了之。这是因为,“相较于选举,立法和政策实施过程更关乎百姓的切实利益,这个过程的‘参与——回应’才能真实地反映一个国家的政治过程,从而更能反映程序的公正与否”。也就是说,为确保人民主权的真正实现,民主治理的过程应该是一个完整封闭的锁链,它包括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等相互衔接和环环相扣的过程。选举解决的只是授权的问题,仅仅是民主整体链条上的一个环节,而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同民主选举一样也都是与民主治理相辅相成、不可缺失的重要环节,并且在制约权力和维护公共利益方面更加有效和持久。因此,协商民主作为倡导公民在自由、平等、理性的基础上直接参与公共决策、社会治理和权力监督的一种机制和方式,更能彰显人民主权的逻辑内涵。

  正是在深刻认识人类社会民主发展一般规律和内在逻辑的基础上,我们党在领导人民实现人民民主的过程中,坚持从中国独特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条件出发,自觉继承天下为公、民本主义、求同存异等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通过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建立的统一战线,从而孕育、探索和创造了协商民主这一新型的民主形式。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协商民主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民主实现形式上的生动实践结晶和伟大政治创造,是与新中国共生相伴的新型民主形态,并深深植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生命血脉之中,它不仅建构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合法性,而且为国家的长治久安提供了重要政治资源。

  实践表明,我国的协商民主在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伟大实践中,为人民群众的政治参与和理性交流提供了重要的制度平台,能够把全社会各方面的意愿和诉求规范有序地纳入民主和法治的轨道,具有主体的广泛性、过程的包容性和结果的有效性等显著特点和明显优势。

  综上所述,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作为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政治创造和独特制度优势,具有鲜明的时代价值和重大的实践意义,我们必须从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高度,认真贯彻党的十九大作出的“加强协商民主制度建设,形成完整的制度程序和参与实践,保证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有广泛持续深入参与的权利”的要求,加快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有力的政治保证。

  (作者单位:聊城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1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贾伟/摘)

作者简介

姓名:孙德海 工作单位:聊城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