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异化的初现与共产主义的萌芽——马克思《德法年鉴》时期的政治批判思想
2019年09月25日 09: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孔明安 黄秋萍 字号
关键词:异化;《德法年鉴》;共产主义;非市民社会阶级

内容摘要:

关键词:异化;《德法年鉴》;共产主义;非市民社会阶级

作者简介:

  马克思1844年2月发表在《德法年鉴》上的文章有两篇,一篇是1843年秋为批判青年黑格尔派鲍威尔而作的《论犹太人问题》,另一篇是1843年底为批判黑格尔法哲学和国家哲学而写成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以下简称《导言》)。在这两篇文章中,马克思以宗教批判为棱镜,批判地审查了黑格尔的法哲学和政治哲学,初步呈现了宗教异化、政治异化、财产异化的问题,也处理了市民社会与国家的关系、政治解放与人类解放的关系。由此形成的异化观点及其批判,恰恰成了马克思随后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展开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内在前提。

  一、《德法年鉴》时期马克思的异化观点 

  (一)宗教异化

  宗教能抚慰人的心灵,使人在心灵上暂时摆脱现实苦难的折磨;但宗教在把人从现实世界中抽离出来的同时,又使人陷入了宗教的虚幻形式之中。这就表现为宗教异化,即宗教把人的世界与神的世界颠倒了。马克思认为,国家从宗教中解放出来并不等于人从宗教中解放出来。因为在现代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国家中,宗教异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它表现为人在政治生活和市民社会生活中的二重性,一方面人从封建等级制度中被解放了出来,但另一方面他们依然处于不平等的实际生活中。由此,马克思揭露了宗教的虚幻本质,宗教异化的本质在于人的本质的异化,并且在资产阶级民主制国家中,宗教异化必然与政治异化相关联。或者说,政治异化是宗教异化的基础,但宗教异化又不仅仅是政治异化的问题。

  (二)政治异化

  作为一个宗教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国家,德国的封建君主政权历来把宗教当作维护自己统治的精神支柱。因而宗教上的异化,必然呈现出德国封建统治下政治异化的事实。然而,德国制度的悲剧性不仅在于旧制度下人的异化,而且在于德国人民对旧制度的维护。因此,马克思认为,为了防止政治异化的悲剧,就要对现存的制度进行批判,要从现实的生活出发,使哲学成为现实,并从现实出发去消灭德国的国家哲学。于是,不同于青年黑格尔派,马克思把目光聚焦到市民社会中去探寻消灭政治异化的根源,试图由此让僵化的制度跳起舞来。

  (三)财产异化

  只有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德国才能超越现状而提出新的批判逻辑。尽管还未深入到政治经济学考察之中,但马克思还是敏锐地发现,德国的财产异化主要表现为德意志狂的“利己主义”。德国必须首先发展资本主义经济,才能走向现代国家,赶上世界历史的潮流。在市民社会中,金钱扮演着神一样的角色,它满足了人的利己需要,而只有通过金钱这一中介,人才能进行实际活动,人的利己的需要也才能实现。而德国的财产异化的表现就在于,它维护了封建等级制的私有财产,却忽略了市民社会中普罗大众的利己主义的交换需要。

  二、异化的根源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 

  辨析黑格尔思辨的法哲学的实质,梳理黑格尔法哲学关于宗教、政治及私有财产的观点,有利于厘清异化产生的根源。

  (一)逻辑泛神论—宗教国家观

  黑格尔的宗教哲学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他把宗教视为摇摆不定的神秘主义,另一方面又认为,此类非真实形式的宗教意念仅仅是偶然存在的,而不是必然存在的,宗教对于国家而言的合理性已然存在。可见,黑格尔努力调和宗教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他认为国家与宗教并不冲突,并且能够在互惠互利的状态下和谐共存。黑格尔采取了一种宗教国家观的理念,把唯心主义的精神前提作为国家理念,在精神层面上对现存国家制度进行维护,他的纯逻辑的绝对理念就变成了一种泛神论的逻辑。

  (二)国家制度

  黑格尔的法哲学在关于国家制度的论述上也具有两重性。一方面黑格尔高度赞扬国家的合理性,另一方面他又具有改革的思想,只是这种改革似乎意在维护现有制度的合理性。黑格尔力图为理性国家作辩护和论证,因而他也对君主制度进行了若干批评。然而,归根结底,对这些决议进行最后之决断环节的权力仍托付于君主的高贵地位,无论君主制还是民主制都不是一切国家制度的本质,只有君主立宪制可以克服所有社会矛盾,把各等级统一为有机整体,从而达到现实性与合理性的统一。

  (三)私有财产

  黑格尔在维护君主立宪制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他间接地维护君主立宪制下的世袭权和继承权,由此,封建国家统治的私有财产的合法性便得到了维护。黑格尔将市民社会视为需要的体系,并将国家与市民社会相分离,尽管私有财产是在市民社会中实现的,但黑格尔认为,是国家决定市民社会,而不是市民社会决定国家,市民社会必须以国家为前提。所以,他保守的政治观念使得他在伦理观念上实现了市民社会和国家的辩证统一,因而使政治国家成为私有财产和私人利益的附属物。

  三、异化的扬弃与共产主义的萌芽 

  为了克服人在宗教、政治及私有财产上的三重异化,马克思批判地指出了黑格尔法哲学的局限性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局限性,并提出“市民社会决定国家”的命题。在此思想批判的过程中,马克思形成了从政治解放到人的解放的思路;完成了从革命民主主义者到共产主义者的转变;着重考察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并将其作为政治解放的主体。

  (一)从政治解放到人的解放

  马克思从唯物主义立场出发,批判地阐明了宗教与人的关系,他认为,是人产生了宗教,而不是宗教产生了人。因此,宗教是人的关系的颠倒反映,宗教异化就是人的异化的结果。宗教批判的实质不仅在于人的宗教性的解放,而且在于使人从那个异化世界——即政治异化中解放出来,而政治解放的根源在于人的解放。

  (二)从革命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

  “政治革命是市民社会的革命”,政治革命不能止步于政治解放,而应该着眼于尘世生活,即市民社会中人的解放,由此才能消除国家和市民社会中人的异化,真正实现人的解放。马克思的解放思路在于,当市民社会本身解放了以后,市民社会与政治共同体融为一体,市民社会成员自己立法,自己遵守。由此,是市民社会决定国家,而不是由一个外在于它的国家来对它进行统治,此时,人也就实现了真正的解放。

  在论述市民社会时,马克思结合了一个关键概念,即私有财产。他认为,私有财产是一种人权,这种人权构成市民社会的基础,而私有财产的异化将会产生无产阶级。马克思寻求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政治解放,这代表着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的萌芽。

  (三)无产阶级:作为非市民社会阶级的市民社会阶级

  马克思给无产阶级下了一个深刻又拗口的定义,他认为,无产阶级是作为非市民社会阶级的市民社会阶级。无产阶级的“一无所有”代表了社会的普遍利益,是社会普遍不公正的代表,所以它要成为政治主体,团结起来以在市民社会中争取权力,获得利益。所以,无产阶级的“无”也是一种“有”,它意图以现在的“一无所有”去夺取整个社会的“共有”。到那时,社会财产将不是被个别人占有,而是为社会所有人共有。所以,从将来看,无产阶级不但是市民社会阶级,而且还是领导阶级,它能够作为政治解放的主体,引导社会革命,从而实现人的真正解放。

  概而言之,马克思在《德法年鉴》时期初步完成了对黑格尔国家哲学的批判,实现了从革命民主主义者向共产主义者的转化,而“市民社会决定国家”这一历史唯物主义核心命题的提出,则促使马克思转向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深入分析,并形成了《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这一重要论著。尽管异化理论并非是马克思的成熟理论,但却是通往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不可或缺的必经阶段。

  (作者单位: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9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王禧玉/摘) 

作者简介

姓名:孔明安 黄秋萍 工作单位: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阮益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