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科学社会主义
生命政治学批判视野下的共产主义
2016年06月20日 09:06 来源:《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作者:蓝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这句话震惊了欧洲,引起全欧洲一场革命的高潮。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仍然是那么振聋发聩。不过,这个幽灵仍然在徘徊,仍然在游荡,它盘旋在全球化的世界的上空,如同德里达在《马克思的幽灵》中提到的那种幽灵般的存在,以不在场的在场的方式始终提醒着我们资本主义的危机始终存在着,有朝一日,共产主义的明天一定会在东方露出她的晨曦。

  一、共同性:共产主义的前提

  尽管在今天,我们仍然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尽管在今天,我们仍然将共产主义作为我们奋斗的一个重要目标。但是“共产主义”一词仍然在今天具有极大的争议。其中,有人认为,随着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崩溃,已经证伪共产主义的现实性。真的是这样吗?今天我们真的完全不可能再去谈论一个叫做“共产主义”的范畴和概念了吗?

  摆在我们面前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究竟该如何去理解共产主义?无论对于那些认为共产主义业已化作历史烟尘的陈年旧物也好,还是对于那些仍然在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迷时坚持将其作为未来美好社会图景的信仰也好,我们必须从头解释共产主义的根源所在,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对于那些仅仅看到这个名词就开始浑身颤抖的人进行解释,他们对于共产主义的理解,或许是由于一种狭隘的二元对立关系导致的偏见。而共产主义的概念,实质上比我们想象的更为悠远。

  人们对共产主义概念的熟悉,当然应该归功于马克思。从他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开始,马克思就将共产主义作为其哲学理解的一个目的所在。马克思说:“共产主义是作为否定的否定的肯定,因此,它是人的解放和复原的一个现实的、对下一段历史发展来说是必然的环节。共产主义是最近将来的必然的形式和有效的原则。”[1]93对于还处在黑格尔历史哲学的襁褓包裹下的马克思,仍然用着黑格尔式的哲学话语描述着他心目中的共产主义形象,这个时期的马克思,他只能将共产主义视为一种必然,一种否定之否定之后的肯定,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是对全面的人性的复归。需要注意的是,马克思的人性的复归,不是恢复到一个孤独的个体,而是恢复到费尔巴哈式的人的“类本质”之上。而一百多年后的阿兰·巴迪欧也和马克思一样,将类(générique)直接作为所有人可以共通的一种真理,基于这种类性真理,人们可以结成一个永恒的共同体——即共产主义。

  此后,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他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2]293。不过,对于共产主义本身的解释,我们只能从马克思对私有财产的态度上略知一二,在这个方面,我们很自然地将共产主义仅仅等同于一种财产公有制的社会体制,一种建立在对财产所有制基础上理解的体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