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科学社会主义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的国家理论及其思想意义
2015年11月09日 08:31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京)2015年第7期 作者:辛向阳 字号

内容摘要:一、国家的起源:从氏族社会本身内部发展起来的阶级对立中产生的国家起源问题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在恩格斯写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之前,一些政治学家和人类学家都进行过探索。第一,恩格斯为什么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突出地研究国家的起源问题?三、《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国家理论的历史与现实意义《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名著从1884年发表到现在131年的历史中,对人类社会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1922~1923年,另一位中国共产党早期卓越领导人蔡和森在上海大学讲授“私有财产和家族制度起源”课程,他根据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于1924年编写出版《社会进化史》一书,系统介绍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关键词:起源;恩格斯;私有制;阶级;权力;马克思主义;氏族;冲突;职能;利益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辛向阳,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北京 100732

  内容提要:恩格斯在作为现代社会主义的基本著作之一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系统地阐发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理论。恩格斯提出,国家不是从来就有的,国家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上的产物,国家是被社会分工及其后果催生出来的。国家是最强大的、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国家,这个阶级借助于国家而在政治上也成为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国家的本质特征是一种与大众相分离、与社会相异化的公共权力。恩格斯提出的国家理论不仅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对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依然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关 键 词:《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国家;本质特征

 

  1919年7月11日列宁在斯维尔德罗夫大学作的演讲的题目就叫《论国家》。在演讲中列宁指出:“我希望你们在研究国家问题的时候看看恩格斯的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这是现代社会主义的基本著作之一,其中每一句话都是可以相信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凭空说的,而是根据大量的史料和政治材料写成的。”又说:“我所以提到这部著作,是因为它在这方面提供了正确观察问题的方法,它从叙述历史开始,讲国家是怎样产生的。”[1](P284)英国科学院院士埃里克·霍布斯鲍姆在2011年撰写的《如何改变世界: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传奇》一书中,也指出了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对于马克思主义国家观的贡献,他说:“主要是在1870年之后,马克思尤其是恩格斯概述了国家——作为阶级社会发展的结果——的历史起源和发展的更一般的模式,最全面的阐述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1884)中,这一文本后来意外地成为列宁讨论的起点。”[2](P49)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列宁十分敏锐地意识到《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作为现代社会主义的基本著作,不仅阐述了国家的起源、本质和演变的历史趋势,而且为研究国家问题提供了科学的方法论。可以说《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是把人们从国家这一被资产阶级的学者、作家和哲学家弄得最混乱的问题中走出来的“阿里阿德涅线”。①

  一、国家的起源:从氏族社会本身内部发展起来的阶级对立中产生的

  国家起源问题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在恩格斯写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之前,一些政治学家和人类学家都进行过探索。但由于阶级立场、方法论以及其他方面的种种原因,对于这个问题都没有能够给出科学的答案。

  第一,恩格斯为什么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突出地研究国家的起源问题?

  首先是因为这个问题被资产阶级的科学家、哲学家、法学家、政治经济学家和政论家有意无意地弄得极其混乱不堪,很多错误的观念开始渗透到当时的工人运动之中。混乱到什么程度?被熊彼特称之为“有史以来最出色的经济新闻记者”的巴斯夏在1848年8月发表的《国家》一文中甚至提出这样一个设想:“我希望有人愿意提供一笔大奖,不是可怜的500法郎,而是100万法郎,还有十字勋章、花冠、绶带,等等,只要谁能对一个词——国家——给出一个准确、简单而又能够理解的定义,他就可以获得这笔大奖。”[3](P180)看来,资产阶级学者确实已经被国家这个问题弄得焦头烂额了。

  19世纪初以来,随着资产阶级掌握了政权,资产阶级学者提出了资本永恒论的观点。英国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罗·托伦斯在1821年出版的《论财富的生产》中就认为:“在野蛮人用来投掷他所追逐的野兽的第一块石头上,在他用来打落他用手摘不到的果实的第一根棍子上,我们看到占有一物以取得另一物的情形,这样我们就发现了资本的起源。”[4](P170)他还断言:用石头投击飞禽的野蛮人是资本家。由于资本是与人类同时产生的,因此,在资产阶级学者看来,国家也是从来就有的,是永远存在的。永恒而神圣的国家主要任务就是维护资本的利益,是不能侵犯的,“国家学说被用来为社会特权辩护,为剥削的存在辩护,为资本主义的存在辩护。”[1](P283)

  其次是因为在19世纪80年代的国际工人运动中有很多错误的国家观念在流行。国际工人运动中既有拉萨尔的超阶级的所谓自由国家观,也有打碎一切国家的无政府主义国家观。拉萨尔在《工人纲领》中强调:“国家的目的不在于仅仅保护个人的自由和财产……,相反,国家的目的正是在于,通过这种联合形式使个人得以达到单个人永不能达到的目的和生存的阶段,使他们能够获得就总体而言单个人根本无法获得的一定的教育、权力和自由。”[5](P21-22)以至于在拉萨尔去世11年后,在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通过的《哥达纲领》中依然有很深的拉萨尔国家观的印痕。《哥达纲领》提出工人可以在自由国家的援助和促进下实现的自由的个体的合作社,这是工人等级摆脱困境的唯一道路。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讽刺说:“这真不愧为拉萨尔的幻想:靠国家贷款能够建设一个新社会,就像能够建设一条新铁路一样!”[6](P312)另外一个对工人运动产生危害的国家理论就是巴枯宁的无政府主义国家观。巴枯宁认为,国家,即使叫它十遍人民国家,哪怕用最民主的形式把它装饰起来,对无产阶级来说也必然是监狱。只要国家存在,就必然残害人民,成为人民的吸血鬼。“人民本能地憎恨它,而它也必然压迫人民,因为它的整个存在和力量都是建立在人民的苦难之上的。为了维护国内秩序,为了保持强制性的统一,为了维持对外的甚至不是侵略性的而仅仅是防御性的力量,它需要庞大的军队,而且除了军队,还需要警察,需要不计其数的官僚,御用的僧侣……”[7](P66)要回击这些错误理论,就需要对国家的起源进行科学回答。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