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精品
西方自由主义的流变、实质与危害
2014年02月11日 14:21 来源:《红旗文稿》2014年第03期 作者:梅荣政 杨 军 字号

内容摘要:20世纪90年代以来,自由主义在我国经济学、政治学、哲学、法学、社会学、文学等多个领域发展,力图影响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决策。为抵制西方自由主义对我国的多方面渗透,必须在整体上对它作全面识别,认识其实质和危害。

关键词:自由主义;西方;实质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20世纪90年代以来,自由主义在我国经济学、政治学、哲学、法学、社会学、文学等多个领域发展,力图影响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决策。为抵制西方自由主义对我国的多方面渗透,必须在整体上对它作全面识别,认识其实质和危害。

  关键词:自由主义;西方;实质

  一、自由主义的发展及其在中国的嬗变

  “自由主义”一词涵义复杂,解释不一。《中国大百科全书》(精粹本)认为,自由主义是形成于17、18世纪的一种资产阶级思想流派的代名词。其核心是强调以理性为基础的个人自由,主张维护个性发展。自由主义者主张,国家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都要以维护个人自由为目的,反对任何形式的专制;生命、自由和财产是公民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公民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享有充分的自由权;国家应实行代议制民主,国家权力应受到限制,应实行法治和分权以保护公民权等。

  自17、18世纪以来,自由主义经历了古典自由主义和现代自由主义两个大的阶段。古典自由主义由约翰·洛克提出,让·雅克·卢梭加以发展。到18世纪中后期,亚当·斯密适应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要求,从伦理和经济两个角度阐释了自律性的市场经济理论,从而确立了以自由放任为核心的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把自由主义扩展到经济领域。杰里米·边沁提出了以“避苦趋乐”为人性的功利主义理论,认为功利原则是个人权利的确切标准,依据功利原则,国家权力对个人追求幸福的活动不应作过多干涉,国家权力仅限于保护自由和财产安全;约翰·斯图尔特·密尔从个人和社会关系的角度论述个人自由,提出个人自由与社会控制的界限、政府的权力与被管理者的政治自由之间的关系,主张维护个人在社会中的自由,主张有限度的放任主义,把自由主义扩展到社会领域。这样自由主义就发展为涵盖政治、经济、价值观、社会等多个领域的思想总汇,作为理论基础深刻影响着西方社会理论和国家政治实践。

  进入20世纪后,伴随资本主义社会矛盾的激化,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出现,特别是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的发生,自由主义在应对矛盾和危机的方法上出现两种流派,一种是新自由主义学派,一种是凯恩斯学派。在20世纪的30-70年代,主张国家宏观调控的凯恩斯主义一度是占据主导地位的思潮。新自由主义在20世纪30年代形成理论体系,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取代凯恩斯主义,成为西方经济理论中的主流。其理论的核心内容是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和全球一体化。当时,为应对社会经济危机,英、美两国分别奉行“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推动了新自由主义的政治化、国家意识形态化、范式化。

  1990年“华盛顿共识”形成以后,西方新自由主义成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国家意识形态”,其核心观点和基本主张已经渗透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历史等多个领域。主要包括:以彻底的私有化、完全的市场化为基本经济制度,以西方宪政民主为政治制度,以公民社会为社会基础,以“普世价值”为核心价值观,等。西方自由主义势力按照这种制度模式设计,在资本主义国家,对现行制度进行调整和修补;对社会主义国家,批判这些国家的历史进而批判其社会现实,以图把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成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从而达到在世界上终结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

  19世纪末20世纪初,现代自由主义理论出现于中国的思想领域。它在反对封建专制,特别是反对封建文化专制的斗争中,起过一定的积极作用。但由其资产阶级立场和唯心史观所决定,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从新文化运动开始,就表现出与马克思主义的对立。以后在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他们的政治态度和社会影响在各个时期有所不同。抗日战争胜利后,自由主义者追求“中间路线”、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政治梦想被国民党击碎,其内部发生分化,一部分追随了国民党,另一部分开始反对国民党,并同中国共产党携手合作。

  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后,西方自由主义加紧对我国思想领域的渗透。20世纪90年代以来,自由主义在我国经济学、政治学、哲学、法学、社会学、文学等多个领域发展,力图影响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决策。

  为抵制西方自由主义对我国的多方面渗透,必须在整体上对它作全面识别,认识其实质和危害。

  二、西方自由主义在经济领域的表现

  在经济领域,西方自由主义反对公有制,宣扬彻底私有化;反对国家对经济的任何干预和调控,主张完全市场化。

  1. 彻底私有化。西方自由主义的理论前提是“经济人”假设,即“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从其理论前提出发,西方自由主义捏造了我国公有制、特别是国有企业种种罪名,诸如公有制违背人的自私本性,因而必然效率低下;国有经济是靠垄断生存的,导致市场竞争的不公平;国有经济与民争利,妨碍国民经济的发展;公有制与市场经济不相容,只有消灭国有经济才能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等等,以此作为彻底私有化的根据。

  西方自由主义的上述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其一,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和我国长期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证明公有制有很强的生命力,并非低效。1953—1978 年间我国建立了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和独立的工业体系,依靠公有制经济实现了GDP年均增长6.5%;在1952年到1988年的37年中,国有企业的资金利用率曾高达20%、甚至30%以上,最低也有10%以上。其二,绝大多数国有企业并未形成垄断。所谓垄断,主要是指滥用控制力谋取不正当利益,并非指控制力。我国大型国有企业对市场有控制力,但未曾操纵价格获得高额利润。它所提供的石油、电、水、运输等重要商品价格,都先由国家征求群众意见,考虑人民承受能力后才确定。当然,国有企业在管理上还存在种种问题需要改革,但问题的根源不在它的国有性质,有的问题正是自由主义干扰的恶果。

  “自私”作为一种观念形态、思想意识,是私有制经济关系的产物。自由主义把反映私有制经济关系的自私观念加以放大,普遍化为人的本性,这是典型的历史唯心主义观点。

  2.完全市场化。西方自由主义鼓吹“市场万能论”,认为自由市场经济能够顺利地解决一切经济问题,为个人谋得最多的福利。2008年以来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用事实证明“市场万能论”的破产。这一点也为越来越多的西方学者所认识。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是在社会主义制度条件下对市场经济理论的重大突破,其就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宏观调控体系、开放型经济体系,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推动经济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发展。目的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用市场经济的办法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虽然西方国家存在着反对宏观调控的经济学理论,但对政府的行为并未有实际影响。在2008年以来的经济危机中,西方国家政府的救市行为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任何把政府宏观调控和市场机制割裂、对立起来的观点,都是不符合市场经济事实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