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国外左翼学者视域下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及启示
2019年11月26日 10:25 来源:《国外社会科学前沿》2019年第8期 作者:禚明亮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长期以来,国外左翼学者对马克思主义研究的热情始终不减,在左翼“朋友圈”里一直保持着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理性分析和研究的良好学术氛围。近年来,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在2017年十月革命爆发100周年,2018年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2019年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等重大时间节点前后,国外左翼学者们纷纷著书立说,探讨和论证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和生命力。国外左翼刊物和网站也陆续发表了大量研究马克思本人及其思想当代价值的文章,网站之间相互频繁转载转发,广大读者纷纷在网站上留言评论,在国外学界掀起了一波研究和讨论马克思主义当代价值的学术浪潮。

  笔者通过对《每月评论》《新左翼评论》《历史唯物主义》《今日社会主义》《国际社会主义评论》《社会主义与民主》《国际社会主义》《鸭嘴兽评论》《爱尔兰左翼》《非洲政治经济学评论》《非洲共产主义者》以及第四国际《国际视点》等几十个左翼刊物和学术网站近期发表的文章进行全面梳理,可以看出,国外左翼学者基于不同研究背景和学术视角,对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认识成果,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启示。

  一、21世纪的今天,马克思主义依然呈现出极强的理论魅力

  根据有关研究,《共产党宣言》至今被卖出约5亿册,成为人类历史上最畅销的著作之一。2013年,《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一起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在澳大利亚学者彼得·辛格(Peter Singer)看来:“马克思的影响力完全可以与耶稣或穆罕默德等宗教领袖相比拟,因为在20世纪后半叶的绝大多数时间里,地球上每10个人中就有4个人生活在宣称是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国家里。”西方学者基于意识形态或阶级属性的局限所宣称的“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在国外左翼学者们看来,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不久,人们开始试图从马克思的思想中寻找走出危机的出路。随着本次世界性金融危机的深化和演进,全世界范围内似乎涌现了一场“马克思热”。国外左翼学者坚信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理论武器,依然适用于当前的时代。不变的是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变的是资本主义的剥削方式。新自由主义之“新”只是一种“新瓶装旧酒”。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人文科学学院教授维克多·沃利斯(Victor Wallis)也指出,马克思是第一个历史地分析资本主义,第一个指出资本主义的全球化发展趋势,第一个认为资本主义不断为自身的破灭创造条件的思想家。这与之前的思想家,如亚当·斯密(Adam Smith)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亚当·斯密认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是市场脱离先前束缚而带来的胜利成果,它可能会永远地向前发展,完美地发挥其功能。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与先前的社会秩序不同,市场浸淫到经济核算的各个领域——不仅仅是商品贸易和服务,而且也包括组织生产和使用劳动力的大规模决策。正如德国哲学家罗伯特·库尔茨(Robert Kurz)所指出的,马克思主义曾被一再宣告死亡,但现在却比以前“活得更好”,其中原因只有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只有和它所批判的对象——资本主义一起死亡,才能真正地安息。

  国外左翼学者纷纷指出,资本主义所犯下的罪行证实了马克思的观点,人们逐渐意识到,作为全球化理论基础的新自由主义在导致不平等和贫困剧增的同时,也放松了对资本主义的控制,资本主义再一次成为人类的敌人。全球化削弱了保护性福利国家的作用,而积贫积弱的工会却对此无能为力。一方面,资本主义一路高唱凯歌,这看起来似乎证伪了马克思主义;另一方面,资本主义所犯下的罪行又证实了马克思的观点。

  今天,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依然得到国外左翼学者的认可,其中包括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阶级斗争理论等。日本籍学者、美国斯凯兰学院经济学教授铃木雅雄(Masao Suzuki)认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依然适用于分析当今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他在2018年5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马克思主义揭示了剩余价值规律,指出资本主义靠剥削工人的剩余劳动来获得利润,造成工人越来越穷而资本家越来越富。他以亚马逊公司为例,指出2017年第四季度该公司获得了大约20亿美元的利润,而同年亚马逊公司普通员工的年收入仅仅是28446美元;大量雇佣临时工的企业所开出的工资水平甚至更低,在百胜餐饮集团(旗下公司包括肯德基、必胜客、塔可钟)工作的工人一般年薪只有9111美元。

  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新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世界体系理论的主要创始人伊曼纽尔·莫里斯·沃勒斯坦(Immanuel Maurice Wallerstein)认为,马克思阶级斗争理论依然适用于当今世界。他在2018年接受专访时指出,马克思关于世界历史的发展观点与大多数资产阶级学者截然不同,马克思指明了资本主义的前途命运是走向死亡。虽然发生了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但今天马克思主义依然深受欢迎,因为我们生活在世界体系爆发结构性危机的时代,也是全球左翼与全球右翼之间斗争的时期。其中,左翼是指占总人口80%的底层人民,而右翼只占总人口中的1%。现存的资本主义体系必将走向灭亡,当人们讨论马克思的世界观时,必然想到“阶级斗争”一词,在今天这一斗争方式依然适用。可以说,阶级斗争是实现更公正公平社会的重要途径。

  而在英国学者戴维·麦克莱伦(David Mclella)看来,马克思主义依然是帮助我们发现并解决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时代难题的理论利器。他指出,马克思揭示了生产方式决定社会性质的规律,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马克思的理论告诉人们谁掌握了物质生产资料,谁就是社会的统治阶级。马克思主义能够帮助我们找到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即随着工业资本利润率的不断下降,资产阶级选择通过发展金融资本来攫取经济利益。金融危机爆发,最终实际受损者是广大工人阶级,而不是银行家,因为后者得到了政府的救助。针对这一救助计划的局限性,英国学者格雷姆·特纳(Graham Turner)指出,这只是资本主义对长期结构性危机采取的一些短期政策,充其量只不过是一种权宜之计。资本主义体系的纠正,最终只能通过政治手段才能得以解决。

  二、马克思主义在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缺陷和剥削本质的同时,向被压迫者提供了政治行动的参考方案

  那么,该通过什么样的政治手段来解决呢?国外左翼学者对此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他们认为马克思在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缺陷和剥削本质的同时,向被压迫者提供了可供选择的政治行动方案。他们认为,马克思率先考察了资本主义现代性的本质,他的思想深刻地影响了当代社会理论的发展,影响到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哲学、人类学和国际关系等社会科学,也影响了地理学、信息技术以及人文学科如艺术学、文学和教育学等。同时,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深入分析激起了人们的左翼想象,引发了人们思考20世纪的社会主义,进而去思考21世纪的社会主义,如拉美国家。的确,在俄国,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第一次将马克思主义理论成功地付诸实践,成功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激励了世界各国的共产党组织和工农群众。世界社会主义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以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为开端,随后在欧洲、亚洲、美洲等地区建立了为数众多的社会主义国家,并且在地理上连成一片。在这大部分时间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取得了令世人惊讶的社会主义建设成绩,一度与资本主义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这一点,经常被西方左翼学者津津乐道。

  但令人遗憾的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轫于20世纪,兴盛于20世纪,但也失败于20世纪。20世纪80年代末、90年初,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一场“大地震”,“多米诺骨牌效应”在东欧国家上演,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随之陷入低潮。目前只剩下中国、越南、朝鲜、古巴和老挝等几个少数国家仍坚持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对此,麦克莱伦坚称,虽然苏联已经成为历史,但苏联时期建设社会主义的成功经验仍然对世界上许多国家追求社会主义的事业提供启示。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不断成功将继续激励和引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信心和方向,为全世界做出新的更大贡献,同时也将进一步昭示和证明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和社会主义方案的可行性。

  三、马克思主义依然能够指导未来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苏东剧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暂时进入低潮期的历史背景下,国外左翼学者的文章既带有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气质,又坚持客观冷静审慎的严谨立场。正如有些学者所指出的,马克思主义者坚信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革命信念。但我们当前仍面临着较大的压力,比如,加拿大共产党主席伊丽莎白·罗莉(Elizabeth Rowley)在2017年10月26日接受土耳其共产党International Communist Press网站专访时就指出,以美国为例,由于工人和左翼力量的极度孱弱,支持特朗普政府的极右翼势力和法西斯主义力量对工人阶级实施了一系列恶性攻击。

  另有学者指出,资本主义的恶行是一种“全球管制”,它通过与最发达国家联系密切的跨国公司,来施加自己在地缘政治上的影响。面对这种挑战,我们没能成功地组织起超国家或国际范围内的共同行动。在过去,我们称之为“国际主义”,而现在来看,我们要从零开始。马克思曾指出,“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那么,现在的我们,具体出路在哪里呢?也许世界各国共产党长期以来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抗争可以给我们提供答案,那就是: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并且在革命事业中应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首先,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2018年5月5日,长期旅居荷兰的菲律宾共产党领导人何塞·马利亚·西松(Jose Maria Sison)在其个人网站撰文指出,今天我们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最重要方法是研究马克思的著作,研究他的思想内涵、理论的强大生命力和现实指导意义。他指出,问题的关键在于改变世界,今天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就是要不断批判垄断资本主义制度,激励和动员无产阶级和广大民众,终结金融资本主义的野蛮统治,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为未来实现共产主义做好准备。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经历了列宁主义、毛泽东主义等重要发展阶段。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和新自由主义的持续蔓延,当前世界历史处于一个关键时期,在这一时期无产阶级政党和群众组织再一次热情地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著作,要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毛泽东主义作为实现民族解放、追求民主和社会主义的理论武器和实践武器,推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向前发展。

  其次,在革命事业中应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西塔拉姆·亚丘里(Sitaram Yechury)在2017年5月5日的一次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是实现人类解放的最强劲武器。他指出,2008年以来的金融危机再一次证明资本主义制度的自身矛盾是引发危机的根源,即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政治经济学以及对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剩余价值和帝国主义全球化等的有关论述依然没有过时。他指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与革命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通过历史唯物主义的视角才能恰当地理解它。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仍然适用于当前时代,但必须从具体时代的具体国情出发,通过“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才能真正贯彻和落实好这些基本原则。亚丘里认为,当前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是帝国主义性质的,资本主义通过跨国金融资本实现高水平的资本积累。资本主义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行径造成了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差距和每个国家内部的收入差距,将广大工人阶级和穷人置于悲惨的境地。广大人民群众实现解放的唯一武器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他强调,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必须以工人阶级为主导,开展阶级斗争,推进社会各革命阶级的联合,这是实现社会主义的“主观因素”,也是需要加强的最关键性因素。

  四、未来开展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方法在于必须依据不同的国情,保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辩证开放性

  理论自信是基于对理论真理性深刻掌握的笃定和坚守,但绝不是盲目的理论崇拜,国外左翼学者在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分析中鲜明地体现出这一点。他们自信地认为,马克思是伟人,但绝不是什么“神仙”或者“圣人”。他基于人类历史发展规律所做的理论判断也绝不是一成不变的真理。国外左翼学者对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深信不疑,但也理性地指出,不应当把马克思主义看成是牢固不变的自我封闭的理论体系,不应当片面地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具体理论。他们主张研究整体性的马克思主义,同时保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辩证开放性,避免陷入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教条式的理解。土耳其共产党总书记凯末尔·奥库扬(Kemal Okuyan) 2018年5月16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也指出,必须依据不同的国情来开展社会主义革命,马克思列宁主义所提供的绝不是现成的未来蓝图。总体来讲,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研究现状。一些人只是恪守马克思的经济教条,另一些人则把研究重点放在马克思对未来无阶级社会的预测上。但是,当你要力图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复杂整体性时,你就会发现它不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而是一种思想碰撞与矛盾的运动体。因此,摆脱教条式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方法就是,保持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开放性,也就是说,要保持真实与理性之间的张力。

  结语

  首先,马克思的思想“依然活着”,他的思想须臾没有离开过我们。虽然资本主义的时代特征在不断发生变化,但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所固有的基本矛盾没有变,其剥削工人阶级的制度特性没有变,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的必然趋势也没有变。有鉴于此,国外左翼学者们指出,世界各国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应当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坚持整体性、辩证性的方法来研究马克思主义,坚持阶级斗争的基本策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放手发动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为实现社会主义目标而努力奋斗。他们的观点从不同角度佐证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真理性和生命力,有力地驳斥了马克思主义“无用论”和“过时论”等错误论调。

  其次,马克思主义不仅没有过时,而且在指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改革开放实践中,呈现出极强的生命力和发展活力。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根本指引下,中国共产党在实践中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成果,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奇迹”,为世界各国包括社会主义政党提供了可供参考和借鉴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彰显了马克思主义民族化、时代化的伟大成绩,进一步论证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我们要进一步坚定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信,高举共产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用新思想新理念新战略解决新时代新征程中出现的新问题和新矛盾。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探索和丰富实践中,以巨大的政治勇气、炽热的理论热情和科学的研究方法来推进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发展

  最后,加强中外左翼学者学术对话,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国外左翼学者身处欧美发达资本主义的中心国家或者是亚洲、非洲和拉美地区的发展中国家,他们对当代资本主义的本质和表现形式、资本主义国家治理的策略和手段、新自由主义的具体实施和效果等有着更加直观和清晰的观察,他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方法和范式与我们不尽相同。尤其是一些国外左翼政党的领导人往往身兼“马克思主义学者”和“政党活动家”、“革命组织者”等多重身份,他们在具体实践中对当代世界左翼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有着更为直接的体会和感悟。因此,加强中外左翼学者学术对话,包括与国外左翼政党尤其是国外共产党的交流和沟通,互通有无,互学互鉴,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总体来看,国外左翼学者的研究成果不仅是对西方国家甚嚣尘上的所谓马克思主义“无用论”和“过时论”等错误言论的坚决回击,而且构成了国外左翼学界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图景:一种追求真理、直面现实而又超越自身资产阶级局限性的研究风貌。今天,国外左翼学者的证言让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一个幽灵,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幽灵”一直与我们同在,并且一定会推动这个世界发生革命性的剧变。正如李大钊先生所言,“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注释略)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来源:《国外社会科学前沿》2019年第8期

作者简介

姓名:禚明亮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