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对资本主义本质的批判 ——一个捷克马克思主义者的视角
2019年09月26日 09: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管小其 字号
关键词:批判;科西克;马克思主义

内容摘要:在对资本主义批判的各种思想和理论中,继承了马克思的批判精神和基本价值立场的“东欧新马克思主义”有其独特位置。其中,在某种意义上表征“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深度的代表人物捷克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卡莱尔·科西克(Karel Kosík.基于此,科西克进一步批判了体现为“物化了的人类关系”的现代资本主义世界,“充斥着拜物教化的、异化的和物化了的实践”的资本主义,由价值这一“无意识主体”运动构成的彻底物化和异化的动态系统。资本主义世界的文化危机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特点之一就是他们的文化批判理论对资本主义文化危机的揭橥和批判,科西克也不例外。需要说明的是,尽管科西克的言说方式含蓄委婉,且只是零散地揭橥了资本主义的假面及其幻象,但是他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精神。

关键词:批判;科西克;马克思主义

作者简介:

  在对资本主义批判的各种思想和理论中,继承了马克思的批判精神和基本价值立场的“东欧新马克思主义”有其独特位置。其中,在某种意义上表征“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深度的代表人物捷克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卡莱尔·科西克(Karel Kosík,1926—2003)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物化、异化和非人化

  在东欧新马克思主义者看来,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物”被赋予了意志与意识,而人变成了物的运动的代理人和执行者,“物的运动把人的意志和意识作为它自身的媒介来使用”。基于此,科西克进一步批判了体现为“物化了的人类关系”的现代资本主义世界,“充斥着拜物教化的、异化的和物化了的实践”的资本主义,由价值这一“无意识主体”运动构成的彻底物化和异化的动态系统。在他看来,资本主义最大的弊端就在于这种“非人化”。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人被化约为“经济人”,被拖入征服人、改造人的客观机制之中,由此造成了人的真正扭曲。人,作为创造者和主体,绝不应沦落到物和客体的水平,毫无疑问,资本主义只会导致人失去本应属于人的世界。

  利己主义、功利化和幻象

  通过对资本主义的分析,科西克指出,利己主义只强调经济规律。虽然资本主义确实能够把人塑造成有赚钱和存钱的本能、追求效用和利润等最大化的理性人,但也将人降格和变成其中的某个要素。这实质上是对人的化约,造成人的非现实。不仅如此,资本主义还使得人类世界成为一个功利的世界,它使得自然被化约为工业的对象和物质基础,“把人和自然的关系化约为生产者和他的原材料的关系”。这种化约既会导致自然的丧失,也会使得人丧失了人是自然这个更大整体之一部分的意识,从而使得人类生活无限地贫困化,使得人不再能够正视自身。

  至于西方学者所吹嘘的资本主义是“所有可能的系统中最好的系统”,科西克指出,这只是一种假定而已。现代资本主义本质上是一种普遍化的操控性系统,居于这一系统背后的是一种莫名的“黑暗势力”,这种黑暗势力在20世纪已变成一种“将经济、技术和科学融而为一”的现代构架,但它“使得实在的所有领域都成为附属品”,从而造成现代人的异化和道德的危机。至于那种自诩能带给人类“普遍福利”的资本主义,在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确实制造出一种令人着迷的视觉幻象,但科西克强调,资本主义在制造舒适与富足的同时,也制造了失业与贫困。更何况推崇普遍地可交换原则的资本主义为消费主义的奢侈付出了牺牲环境的代价。

  资本主义的矛盾性与无理性

  科西克认为建立在对雇佣劳动的剥削、建立在阶级和资本对立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存在着种种矛盾。诸如“言与行、辛苦和快乐、理性与现实、外观与内容、真理和实用性、道德与经济、权宜之计与良知、个人利益与社会迫切需要”,这些矛盾是资本主义无法解决的。其中,道德与经济的矛盾是最突出的,它源于现代社会中人的残缺性和人的异化,并导致身处现代资本主义世界中的“人不是幸福的”。

  此外,科西克还根据其对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的剖析,揭橥了其无理性特征。在他看来,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所推崇的理性只是一种合理化,它已经“蜕变为一种对人和物的合理化的操控”,故而是无理性的。因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合理化与理性的丧失如影随形,并且随着合理化的发展,非理性也在蔓延,理性不再寓于个体的人及其理性之中并最终丧失了其合理性。不止于此,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理性与良心之间的统一性也面临消解和分离。由此导致建立在缺乏良心的理性基础上的现代资本主义文明成为“缺乏理性的文明”,缺乏理性和良心的人则成为“真正的虚无主义者”。

  资本主义世界的文化危机

  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特点之一就是他们的文化批判理论对资本主义文化危机的揭橥和批判,科西克也不例外。他借助弗朗茨·卡夫卡的著名小说《审判》中的约瑟夫·K和捷克著名作家雅罗斯拉夫·哈谢克的代表作《好兵帅克》中的帅克来表征一个怪诞的世界,“一个文化乌托邦的和文化无能为力的”资本主义世界。在科西克看来,这归因于资本主义世界统一性的丧失。归根结底,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只承认物质利益和所谓的经济方面在现代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却忽视了实践和劳作在构造现实的过程中所具有的核心地位。资本主义客观上把劳作与创造分开、把创造物与创造者分开,并把劳作变成非创造性的令人疲惫不堪的苦役。其实质是对拥有无限潜能和创造力的人的贬低,从而造成资本主义深刻的文化危机。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科西克的言说方式含蓄委婉,且只是零散地揭橥了资本主义的假面及其幻象,但是他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精神。科西克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在理论上打破了自由主义及新自由主义所制造的资本主义“迷思”。他还强调,要摆脱资本主义的危机,就要向马克思回归。这种回归是指,彻底否定资本主义,为人的人道化和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创造条件,从而不负马克思主义的光荣与梦想。不过,科西克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是零散的而非全面系统的,这导致其对批判思想只能作相对抽象的把握。与此同时,捷克乃至整个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思想或多或少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其鲜活生命力也随政局的动荡而逐渐消弱。因此,我们对科西克的思想也要做到批判的审视。

 

  (作者单位:海南热带海洋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管小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