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秦琳:科西克的“平日与历史”解读
2019年01月23日 15:41 来源:《社会科学家》 2017年05期 作者:秦琳 字号
关键词:平日;历史;伪具体;异化;拜物教;海德格尔;张一兵

内容摘要:科西克用格言式的叙述方法再现“平日断裂处,历史呈现”的逻辑构境。在他看来,海德格尔的“烦、操持”的概念是此在在世的具体生存的基始性关系,构成了烦和操持的二重性构架里的经济活动本质特征和人类关系拜物教化过程。

关键词:平日;历史;伪具体;异化;拜物教;海德格尔;张一兵

作者简介:

  摘要:科西克用格言式的叙述方法再现“平日断裂处,历史呈现”的逻辑构境。在他看来,海德格尔的“烦、操持”的概念是此在在世的具体生存的基始性关系,构成了烦和操持的二重性构架里的经济活动本质特征和人类关系拜物教化过程。平日与历史、实在世界与形相世界、具体总体与伪具体、革命实践与功利实践,是人本主义形而上体系的同体真假逻辑结构,也意味着,追寻人作为本真创造性的历史性生存,缝合平日与历史的裂隙,以达到平日拜物教和历史拜物教最终消除。当代艺术的功能之一是对伪具体的捣毁,以揭示异化的平日世界伪具体,看起来独立的思维结构只能是脱离经济基础的文化变革的一种主观投射。

  关键词:平日;历史;伪具体;异化;拜物教;海德格尔;张一兵

  一、平日与历史:此在“在世”的逻辑构架

  科西克开篇就说:“人类每一种生存方式或在世(being-in-the-world)方式都有它的平日”[1]张一兵教授认为,科西克对平日与历史的分析逻辑是通过解读现代社会生活中经济活动和物化的社会关系,在历史的尺度中展现平日现象,直达日常生活现象与人类历史性存在的关系,并把平日与历史对置。[2]这是理解科西克“平日与历史”逻辑的总判定。具体而言,科西克从时间维度到空间维度最后直达历史维度,一步步深入平日与历史关系的分析构架。

  1. 平日。科西克说:“平日(everyday)首先在于把人们的个人生活组织成每一天(everyday)。”“平日是时间的组织,是控制个人生活史展开的节律。”[1]也就是说:平日在时间维度上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的可重复性,老百姓说的“过日子”,是表面上与反常现象的“历史”不同的一种常规。接着,科西克旋即进入平日的空间(世界)分析。

  “平日表现为平淡冷淡的黑夜、机械和本能的黑夜,表现为熟知的世界。” “平日里一切都‘在手边’,个人可以实现他的意图……这是个人能够筹划并控制的、可信的、熟识的世界,是直接经验和重复性的世界。”[1]这里,所谓的一切都在手边、可以实现的意图,可以窥见海德格尔“此在在世能动性”的痕迹。这是科西克要捣毁平日伪具体现象、实现具体总体的新人文主义的理论逻辑构序。

  这种逻辑在后面得到进一步强化:“现代哲学发现了一个伟大的真理,即人不是堂堂正正地诞生于环境之中,而总是被‘抛入’一个世界”,“人会消失在‘外部’世界中,因为他是对象性主体的实存”。[1]这里,科西克与海德格尔的思想一脉相承,海德格尔对此在在世的分析表明了此在的社会历史制约性,把世界作为此在生存的可能,并判定此在处于历史的特定的世界中,只能挣扎在“被抛入”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如何加以理解呢?

  科西克沿袭了海德格尔的轨迹,指认人是对象性主体的实存,即历史性个体不能随意选择生存的环境,个体的平日处在“非主体”对象化关系网的条件之下。海德格尔的“烦、操持”的概念是此在在世的具体生存的基始性关系,科西克巧妙运用了这些概念的深层含义,在烦和操持的二重性构架里揭示经济活动的本质特征和人类关系拜物教化的过程,把处在其中的平日个体(海德格尔的常人)赋予了一个新的名称——经济人。古典经济学把人视为经济系统中的个体,不是人决定经济,而是经济决定人,在这种器械和装具的经济秩序中,个体只作为外部世界的派生物出现,甚至淡忘了外部世界是人类的创造物,对象性主体也就转变为无主体的主体。主体的实践则表征为操持的伪具体实践特性,异化的主体沉沦为伪实践主体。在此意义上,科西克的平日世界是相对于本真世界的拜物教化的操持世界。

  2. 历史。受到海德格尔对此在在世的社会历史条件共时性的原发性思想影响,科西克从空间(世界)维度摆脱出来,开启了对平日历史维度追问。科西克不无深刻地指出,“平日生活只有在被打断时才成了问题,才暴露自己为平日。”[1]正如科西克前面所谈及的,人们常常在意外故障中,才能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运行着的装具世界里,而平日中的个体被这个装具世界所操持。

  诚如张一兵教授所指认的[3]: “《廊桥遗梦》中的男女主人翁中断了平日,浪漫开始发生”,这样的场域构境很容易把我们拖入平日与历史(意外的浪漫)事件的对置中:平日终归战胜历史,浪漫过后一切依然。相比之下,泰坦尼克号中的男女主人翁在巨轮的平日与历史的变故中运演的爱情故事同样惊心动魄,确证了平日生活何尝不是在“平日-历史-平日”的逻辑构境中周而复始的延续。其次,科西克又说:“战争是历史。在(历史的)战争对平日的撞击中,平日被征服了。”[1] 又如张一兵教授的解读:《攻克柏林》影片出现的一幕,原野中拥抱着的青年恋人身边突然驶过德国坦克,平日一下子被否定性指认:平日断裂处,历史(战争)呈现!可谓入木三分!

  平日被打断后,战争暴露了平日的性质同时也暴露了历史的性质,平日终将被战争征服。科西克对集中营、断头台的“平日”及其惯常模式的指认再自然不过。一句话:平日在历史的维度中无所不在。

  关于平日的历史,科西克总结道:“历史之所以是历史,是因为它既包含着环境的历史性,又包含着实在的历史行状。短暂的历史性沉入过去,并且一去不复返。历史行状则是持续着的东西的形成,是自我形成和创造。”[1] 科西克思考克服历史暂存性的方式,在于通过记忆库和意识的基本构架来显现。短暂的平日在历史性飞逝中,留存的是社会存在运动进程中的历史行状。科西克深刻指出,历史是出轨、意外、灾难和超越实在,而人类的生产活动则创造了社会历史,历史的过程就是人类生产活动内在矛盾运动的发展过程。历史记载着人类的革命的实践,充斥着人类生产活动历史发生学的哲学意蕴。显然,科西克对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历史观理解是精准的。另外,科西克肯定黑格尔的逻辑先验主义历史观即历史是精神在时间中的运用与展开所作出的贡献,并认为这是近代反对历史的相对主义和历史绝对论的最宏伟的努力。

  ----------------------------

  基金项目:本文系秦琳作为主持人的2016年度国家社会基金一般项目“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语言生态学批判与重建”(16BKS097)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秦琳(1970-),广西平乐人,贵州师范大学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意识形态与语言生态。

作者简介

姓名:秦琳 工作单位:贵州师范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颜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