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陈江生:西方左翼思潮为何陷入停滞
2018年05月17日 09:42 来源:人民论坛 作者:陈江生 字号

内容摘要:2008年金融危机后,西方社会遭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冲击,原来以为西方制度、西方的“主义”已经是终极制度、终极“主义”的观点不攻自破,许多已经偃旗息鼓或者边缘化了的思潮又开始赢得了自己的市场。2008年危机引发了西方左翼思潮的新发展进入21世纪以来,一度占据世界主流的新自由主义和美国霸权带来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政治、经济、人权、文化、生态环境等方面的危机日渐严重。如何看待西方左翼思潮的发展从当前主要的西方左翼思潮的新表现情况来看,不确定性和发展停滞应该是主流。社会发展的内外部不确定反映到各种思潮上,反映到各种思潮之间的竞争上,也把思潮带入了不明确中。

关键词:左翼思潮;全球化;发展;西方左翼;金融危机;绿党;批判;英国;特朗普;冲击

作者简介:

  2008年金融危机后,西方社会遭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冲击,原来以为西方制度、西方的“主义”已经是终极制度、终极“主义”的观点不攻自破,许多已经偃旗息鼓或者边缘化了的思潮又开始赢得了自己的市场。典型的就是西方左翼思潮有了新发展。时至今日,这种发展又呈现出新的动向。

  2008年危机引发了西方左翼思潮的新发展

  进入21世纪以来,一度占据世界主流的新自由主义和美国霸权带来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政治、经济、人权、文化、生态环境等方面的危机日渐严重。到了2008年,危机首先在经济领域爆发。在危机的冲击下,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了对新自由主义和美国霸权的反思,其中左翼思潮秉承其较深厚的历史底蕴和较强的现实批判力得到了较大的发展并表现出了强大的现实冲击力。

  一是通过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发展了自身。进入21世纪以来,西方国家在二战后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缓解的问题开始加剧。2008年的危机更把这些资本主义固有的问题暴露出来。作为资本主义的重要批评力量,西方左翼学者的影响因此而扩大,英国学者克里斯·哈曼(Chris Harman)于2009年出版的《僵尸资本主义》认为,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是金融部门的过度自由和去管制化所导致的,是20世纪70年代资本主义世界危机的积累或推延。安德鲁·克莱曼于2012年出版的《大失败:资本主义生产大衰退的根本原因》则试图恢复利润率下降规律对于资本主义危机的解释力,以证明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这些批判在新的金融危机时代为左翼赢得了不小的声誉和更多的拥趸。而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一本《21世纪资本论》更是洛阳纸贵,用“正在倒退回世袭资本主义的年代”的论断震撼了资本主义世界,由此产生了“皮凯蒂现象”“皮凯蒂恐慌”。人们对 “财富的积累”必然引起“贫困的积累”的资本主义现象有了直观的认识,直接推动了左翼思潮在西方国家的发展。

  二是通过与“反全球化”的天然渊源得到了发展。虽然“全球化”为社会经济总体上的发展,对先进生产力在世界范围的扩散作出了贡献,但是,资本主义全球化所带来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全球化的负面作用也是显然的。尤其对西方发达国家的劳动密集型人口的就业和生活水平提升方面带来的负面作用,让那些自称为草根的受损者和自认为是受损者的人把所有的敌意都指向了“全球化”,因此“反全球化”也赢得了许多支持者。借着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左翼思潮得到了发展。也借着来自“反全球化”力量,左翼们赢得了许多阵地。

  三是左翼思潮的发展对各国政局和社会带来较大的冲击。西方左翼思潮的发展,对西方世界的政治格局带来了较大的影响。在法国,右翼下台,左翼上台,苏东解体后的全面右倾开始全面退潮。人们的关注点开始从用新自由主义解决问题转向了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开始更多地关注失业问题、产业空心化问题。与此相应的,反思的一代开始形成,西方的许多人在对东方的崛起感到无所适从的同时,也在问自己是否走错了方向,是否应该重新设计,包括融合左翼思潮中提出的方法来设计国家的发展。

  当前西方左翼思潮的几个新动向

  然而,西方左翼思潮毕竟缺乏成熟的指导思想和方法论指导,更多的只是针对某些问题的一些浅层次反思而已,所以其发展也会比较有限。2016年以来,已经有一些新的动向表明这一思潮的变化。

  在美国,左翼思潮已经开始退潮。特朗普的当选只能说明美国社会并不认同左翼的兴起。于是,比希拉里更“左”的桑德斯败了,而保守主义的特朗普又击败了希拉里。理想主义没有解决美国的问题,奥巴马执政时的一系列国际与国内政策,不但没有解决美国国内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反而让美国的经济形势每况愈下,产生了一系列新矛盾、困境与负面效应。这表明左翼即使有机会参与政治,其政治依然是不成熟的。因此,很大一部分美国人不干了,于是反对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的特朗普当选了。当然这种退潮并非暴风骤雨式的,反而还会有许多亮点。2017年,左翼论坛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后便召开了第一次左翼学者大会,在此次以“抵抗——战略、策略、斗争、团结和乌托邦”为主题的大会举行之后,美国出现了许多抗议特朗普政权的活动。因为,左翼不能从实践中解决问题,并不意味着左翼所揭示的问题就不存在了。只要左翼们揭示的问题存在,左翼思潮就会有市场。从长期来看,退潮也是暂时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