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庄贵阳:绿色资本主义发展遭遇困境
2018年05月17日 09:39 来源:人民论坛 作者:庄贵阳 字号

内容摘要:巴黎气候峰会的召开,使城市参与气候变化行动达到了一个阶段性高峰,城市通过展示气候行动,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经验和信心。全球市长公约(Global Covenant of Mayors)是全球最大的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间城市组织,最早可追溯到2008年成立的欧洲市长公约(EU Covenant of Mayors),旨在协助城市实现低碳发展,并且积极展示城市对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要作用。虽然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议》,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发布声明:“美国民间已经选择了低碳的未来,即便没有美国政府的领导,尽管美国选择加入了拒绝《巴黎协定》的小阵营,我相信,美国各州、城市、企业都会挺身而出,更加努力,捍卫地球的未来。

关键词:气候变化;美国;绿色资本主义;全球;发达国家;巴黎;欧盟;市长;联合国;制度

作者简介:

  缺乏道德指引的资本主义制度使得曾经美好的绿色资本主义发展遭遇困境

  目前,绿色增长模式及绿色经济是国际上广泛讨论的一个新议题,有学者提出,绿色增长模式是资本主义的颠覆之作。一些西方政治家希望通过绿色革新,将现行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模式进行绿色转型,以摆脱当前的发展困境,为资本主义的未来创新发展路径。

  为了寻找资本主义可持续发展的内涵,美国著名学者保罗·霍肯等人于2000年出版了《绿色资本主义》一书,首次提出将可获利性、可操作性和可持续性的商业原则系统整合到绿色资本主义的理论基础中,打造新一代兼顾经济成本与生态效益的工业发展模式。绿色资本主义可谓资本主义的升级版本,是资本主义范式与生态学结合的产物,目的在于为资本主义的永续发展提供合理的解决方案。

  绿色资本主义的支持者认为,新兴的绿色经济是当前资本主义制度的自然演进。这个制度的核心因素是奖励稀缺性和效率驱动,都与绿色增长相兼容。以可再生能源发展为案例——尽管有反对气候变化的争论以及目前市场上化石燃料的低价格,但可再生能源仍在大规模迅速发展。联合国报告的数据显示,2015年是可再生能源投资创纪录的一年,达到2860亿美元,是化石能源投资的两倍多。2017年4月,法兰克福财经管理大学—联合国环境署合作中心与彭博新能源财经发布了《2017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趋势报告》。报告显示,以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收益,低成本驱动下,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创新高,其投资前景大为可观。考虑到诸如此类的发展,可以说资本主义并不是静态的。绿色增长并不是资本主义的终结,而是它在自我进化路径上的自然延伸。

  然而,批评者认为,绿色资本主义的狂热者们极大地低估了我们所面对的全球生态崩溃的严重性。为了拯救人类,发达国家需要在2050年之前减少80%的温室气体排放。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就需要将排放量较大、污染较重的行业关闭,导致经济萎缩和就业流失。加之近年来世界经济并不景气,特别是英国脱欧、欧洲难民等问题,使得欧盟将重心转移到了内部。而根据《巴黎协定》等文件的要求,发达国家每年需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至2017年波恩气候大会召开,“基础四国”还在敦促发达国家尽快兑现这一承诺。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甚至认为,这一规定让“美国经济付出诸多代价,包括出口削减损失的3万亿美元、600万个工业岗位和300万个制造业岗位。这种规模的经济大屠杀是不正义的”。这就解释了不管如何抗议,世界上没有任何资本主义政府会主动接受强制性的温室气体减排措施和资金承诺,这成为长久以来国际之间的博弈问题。

  英国学者理查德·史密斯在其著作《绿色资本主义:一个不成功的经济模式》中提到一个核心的问题,那就是资本主义的逐利性和利润最大化决定了无论是否披着绿色的外衣,其自身发展的逻辑在本质上和机制上都与拯救地球有着不可调节的矛盾。绿色资本主义的理论家们普遍高估了“绿色”生产的潜力,低估了地球遭受生态危险的程度、范围和速度,并提出“碳税”“能源税”等绿色补救措施是不能完全消除市场外部性的,资本主义的工业文明发展范式与可持续发展也不能全面兼容。绿色资本主义支持者们经常把技术突破当作一种信条。的确,技术进步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惊喜,但绿色技术奇迹不能拯救我们。当前缺乏道德指引的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失去控制,再多的绿色修补也无济于事。世界各国必须紧急做出深刻改变,构建超越工业文明的发展范式,才能防止全球变暖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绿色资本主义的最新注解: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纽约时间2017年6月1日,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议》,成为继尼加拉瓜与叙利亚之后全球第三个明确拒绝加入对抗气候变化阵营的国家。

  近现代面临的生态危机,是西方资本主义工业化国家大量生产和大量消费的方式所导致的,资本主义扩张性与自然资源有限性两者的矛盾难以克服。诚然,当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优美的生态环境并不是资本主义带来的,反而是通过对资本主义的制度缺陷进行绿色修补和产业转移实现的。但以资本主义经济为基础和根本利益的资本主义政治对于这种绿色修补的容忍度是有限的,改造和限制资本的措施通常受到西方政党制度下选民和利益群体的左右,难以成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主流。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即为显例,这是对绿色资本主义的最新注解。特朗普在声明中指出,《巴黎协定》对美国非常“不公平”。因此,他也违背了美国当初在《巴黎协议》中的承诺,既不会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应对气候变化的援助资金,也不会按照计划削减碳排放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