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日本共产党众议院选举“退步”
2018年01月04日 14: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曹天禄 字号

内容摘要:日本第48届众议院选举结果于10月 22日出炉,自民党获得284个议席、希望之党50席、公明党29席、立宪民主党55席、日本共产党(以下简称“日共”)12席、日本维新会11席、社民党2席、日本之心党0席、无党派22席。为此,各主要在野党,民主党(民进党)、维新会、日共等不得不求同存异,在2016年举行参议院选举时结成“在野党统一战线”,试图以此抗击执政党联盟在参议院选举中再胜,虽然选举结果仍以执政联盟在参议院中拥有2/3席位获胜,但“在野党统一战线”的威力已经初步显现。面对此次众议院选举的“退步”,日共在选举时机、选举策略、选举计划等多方面受到了政治对手的沉重打击,在没有预先准备的情况下被对手打了个措手不及,致使议会占席数量大幅下降。

关键词:选举;在野党;议席;政治;日本;选区;众议院;统一战线;大选;解散

作者简介:

  日本第48届众议院选举结果于10月22日出炉,自民党获得284个议席、希望之党50席、公明党29席、立宪民主党55席、日本共产党(以下简称“日共”)12席、日本维新会11席、社民党2席、日本之心党0席、无党派22席。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在众议院全部465个议席中,所获议席超过2/3,共计313个议席,且自民党单独过半数。这意味着以自民党为首的执政联盟将继续在众议院占据绝对多数议席,各在野党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将无法与执政党的自民党相抗衡,通过议会斗争方式阻击相关政策力度大大降低。

  对日共而言,此次选举中出现了严重的“退步”,只获得12席,小选区1席、比例选区11席,比2014年众议院选举时的21席少了9席,比例选区得票从上届的606万票,下降到这次的440万票。日共在选举后对“退步”的原因进行了总结,认为是“党的力量不足”,并表示党将认真听取党内外意见,在下次选举重振旗鼓并获取胜利。除此以外,导致日共此次选举“退步”还有以下不可忽视的原因。

  国会突然解散,自民党提前举行大选,日共选举准备措手不及。根据日本宪法和相关法律,首相有权解散国会,并在40天内举行大选。通常情况下,执政党往往在对自己有利时宣布解散国会提前举行大选,而对于在野党来说由于信息不对称常常处于被动应对状态。事实上,在安倍晋三宣布解散国会提前大选前的一段时间,因“森友事件”和“加计学园事件”他的政治形象引发了社会严厉批评,自民党内部也出现了反安倍晋三势力,要求他就此问题向国民交待清楚并道歉,由此造成他本人的民意支持率大幅下滑。为此安倍晋三不得不于8月3日重组内阁,这才得以稍稍挽回民意。恰在此次政治风波发酵之时,9月3日,朝鲜宣布成功试射了一枚氢弹,9月15日又宣布成功试射了一枚洲际导弹,并威胁要用核武器“击沉”日本。安倍晋三趁机开足宣传机器,宣称日本最大的威胁来自朝鲜,转移了民众视线。更为巧合的是,美国宣布特朗普总统将于11月5日访问日本,安倍晋三借机宣称特朗普访问亚洲的第一站选定日本,以此来说明他与美国总统的私交甚好,从而借用美国的政治影响拉高日本安全话题,借此提升自己的政治支持度。结果是,被朝鲜“吓坏”的部分日本民众“别无选择”又重新支持安倍,民调开始止跌回升。此时,安倍晋三认为时机已到,于9月28日强行宣布解散众议院,10月22日举行大选投票。安倍晋三当天继续煽动朝鲜威胁论,称这场选举是为了突破朝鲜问题及日本老龄化、少子化问题,对自己的丑闻避而不谈。总之,提前举行大选,对于像日共这样的小党来说,不可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进行备选,而对于执政党来说,则可以充分利用游戏规则制定者的优势来整合资源进行选举。

  在野党统一战线解体,日共不得不寻求建立新的统一战线。执政联盟自民党和公明党在上届众议院选举中,就已占据了2/3的席位。为此,各主要在野党,民主党(民进党)、维新会、日共等不得不求同存异,在2016年举行参议院选举时结成“在野党统一战线”,试图以此抗击执政党联盟在参议院选举中再胜,虽然选举结果仍以执政联盟在参议院中拥有2/3席位获胜,但“在野党统一战线”的威力已经初步显现,共同推举的候选人几乎全部当选。为此,各主要在野党党首都表示今后不仅在选举中,而且在国会斗争中都要形成“共斗”。但是,由于安倍晋三突然宣布解散国会提前大选,在选举利益面前,民进党分裂,其部分力量加入了“希望之党”,剩余部分重组为“立宪民主党”,这样原有的“在野党统一战线”瓦解。为了赢得更多的选票和议席,日共不得不耗费大量时间精力重新与立宪民主党、社民党等在野党就建立统一战线和联合推举候选人等进行谈判,这就势必分散研究自己选举策略、提出提案、拜访选民等的时间,不可避免地造成选举策略、治国提案、回答选民问题等的粗放化,从而失去部分选民和议席。

  选举经费严重不足,迫使日共不得不放弃一些选区。由于日共历来拒绝接受法律规定的由国家财政拔付给自己的政治资金(根据党在议会中拥有议席不同,每年大概有几十亿日元不等),认为政治资金违宪,谁接受谁就会腐败,并由此声称自己是日本历史上唯一“干净”的政党。因此,日共的运转只能靠收取党费和销售《赤旗报》以及捐款等有限经费来维持。日本最重要的全国性选举是参众两院选举和全国统一地方选举,而这又是以金钱为支撑的。日本参议院被划为45个选区,众议院被划为289个选区(有时选区会作微调),对于小党来说要参加所有选区选举,就意味着要花大量的金钱。经费的缺乏迫使日共只能把金钱和精力放在最有把握的选区,而对于没有胜算的选区只能放弃,日共的弃选区也就多于参选区,这就是日共每次当选议员人数不多的现实原因。因此,日共在与在野党建立统一战线后联合推荐候选人时,与其说是主动放弃自己的人作为候选人,还不如说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参选经费所致。

  选举策略长期不变,日共政治政策的吸引力下降。“党的力量不足”确实是日共此次选举“退步”众所周知的原因,但日共每次选举的策略和行为方式鲜有变化,就是强调全体党员学习党的理论路线和发展党员、扩大《赤旗报》发行量这两大策略,最多再围绕这两大策略提出一些具体的建议等。虽然这些策略对于解决日共的财政困难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除此以外,很少发现日共有其他举措,更不用说进行选民细分,然后采取有针对性的尤其是针对青年有创新性的选举策略,久而久之,日共失去了对青年的吸引力,这势必造成日共党员的老化。

  总之,面对实力强大的政治对手,在无法战胜对手的情况下,预先对政治对手的行动进行准确预判,是确保自身政治力量不受损失的重要能力。面对此次众议院选举的“退步”,日共在选举时机、选举策略、选举计划等多方面受到了政治对手的沉重打击,在没有预先准备的情况下被对手打了个措手不及,致使议会占席数量大幅下降。从客观上看,因为自民党执政联盟耍了政治手腕,在客观上给日共的选举造成了巨大困难;但是从主观上看,日共自身的政治敏感度以及党的自身政治建设的缺失和乏力,最终导致此次选举失利。从现实性上看,作为日本议会长期边缘化存在的小党,进行议会斗争、完成议会选举的晋级是日共最为现实的政治目标,而保持对日本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态势的高政治敏感度,是进行议会斗争、实现晋级目标的重要政治能力。从此次选举来看,在未来,提高政治敏感度以及应对政治事态变化的能力,是日共未来党的建设的现实目标。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右倾政治生态下日本共产党现状、发展趋势及其适应性研究”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阮益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