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新君主”创建人民国家 ——阿尔都塞视域下的《君主论》研究
2017年07月12日 09:03 来源:《湖北民族学院学报》 作者:经理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摘要:通过重新挖掘隐藏在《君主论》中的革命性立场,阿尔都塞巧妙地将马基雅维利建立意大利民族国家的境遇与无产阶级政党在法国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统治包围中的现实境遇融合起来。马基雅维利的新君主事实上是人民理想的化身,是政治实践中凝聚实践个体,建立民族国家不可或缺的因素。[18]参阅:路易•阿尔都塞.哲学与政治——阿尔都塞读本:下编[C].第2版.陈越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2011:351.[26]参阅:路易•阿尔都塞.哲学与政治——阿尔都塞读本:下编[C].第2版.陈越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2011:351.[43]参阅:路易•阿尔都塞.哲学与政治——阿尔都塞读本:下编[C].第2版.陈越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2011:409.

关键词:阿尔都塞;政治;马基雅维利;吉林人民出版社;民族;意识形态;君主国;哲学;联合;实践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 通过重新挖掘隐藏在《君主论》中的革命性立场,阿尔都塞巧妙地将马基雅维利建立意大利民族国家的境遇与无产阶级政党在法国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统治包围中的现实境遇融合起来。他指出,无产阶级政党(新君主)必须处于领导地位,它必须善于联合那些存在于资本主义国家机器内部的进步组织,使它们服从于建立新世界的政治目标。马基雅维利的新君主事实上是人民理想的化身,是政治实践中凝聚实践个体,建立民族国家不可或缺的因素。机遇的政治实践就是要设法在共同理想的关照下,依靠意识形态的力量,从而使新的联合不断扩大并最终得以巩固。

    作者简介:经理,哲学博士,天津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关 键 词: 阿尔都塞;马基雅维利;意识形态;政治实践

 

  在明确了“偶然相遇唯物论”的观点之后,阿尔都塞仍旧对马基雅维利的政治实践主张保持着浓厚兴趣。与此同时,在《来日方长》中,他则道出了自己的理论动机——既有对法国共产党(以下简称“法共”)在“五月风暴”中无所作为的批评,也有某种政治情形相似:马基雅维利面对着如何将若干原子化的邦国统一为能够抵御外族侵略且代表人民意志的民族国家难题,相比之下,阿尔都塞则思考着无产阶级政党应当如何挣脱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统治的枷锁,和资本主义世界中存在的各种进步团体联合成为政治实践主体,反对资产阶级的国家统治机器,建立由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主权国家的难题。[1]231-242 与目的论的国家观相反,阿尔都塞认为,民族国家并非源自既存城邦的观念传统,如文化、政体等等,即不是克服分裂矛盾的民族国家“理念”的现实化,也非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而只能产生于既存国家意识形态统治之外的“虚空”。只有在某个事件(外敌入侵)发生(运气)的情况下,原有国家的意识形态统治才会趋于瓦解,出现有利于个体从原有统治关系中摆脱出来的形势,从而以“畏惧”心为重新联合人民的政治实践(人民军队)创造有利机遇。其中,“新君主”既是“共同理想”的化身——他使人民自由地臣服,又是新的政治实践主体结构的“诫命者”。尽管阿尔都塞的政治哲学解读选择了对经济制度保持“沉默”,但是,他的研究却为我们开启了以意识形态建设促成政治实践目标达成的新视域。

  一、创建新国家的政治实践条件

  十五世纪末到十六世纪初期,意大利半岛为各种政体的邦国所占据,其中既有公国、教皇国,也有共和国,还有封建领地。这些国家经历的经济政治发展状况各不相同,它们的文化习性和历史也并不相同。其中,意大利大部分地区为以封建土地所有制为基础的封建公国所统治,农民被严格地束缚在土地上,封建领主作为他们的管理者行使着自己的特权。而在意大利北部,这里分布着一些工场手工业发达、商业贸易较为频繁的共和国,如威尼斯等等。随着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他们有能力雇佣外籍军团抵御周边大国的侵扰,却在政治上各有自己的打算[2]290-308。然而,随着法国与西班牙相继统一与奥斯曼帝国的兴起,这些共和国正在因新航线的开辟逐渐丧失了在军事、政治等领域的全面优势[3]285-289。1527年,神圣罗马帝国派军入侵罗马,佛罗伦萨也面临着被外敌入侵的危险。针对意大利半岛居民的全面危机,马基雅维利提出了要以统一的民族国家对抗外敌入侵的政治设想,并以《君主论》献言要求彻底革新现有政体。如果说《君主论》的写作初衷在于使统治者学会如何在佛罗伦萨被孤立的状态下利用机遇,使处于“四分五裂”的意大利半岛实现民族统一,那么,阿尔都塞在这里所关注的则是马基雅维利是如何在理论上实现这种转变的,即始终将君主的作为限制在其知晓实践对象的基础之上,并使它们服从于建立新君主国的总目标。因此,有必要先对马基雅维利所处的政治实践环境进行总体分析,来考察新君主面临的政治任务。

  尽管马基雅维利的意图十分明显——在意大利半岛之上建立统一的民族国家,然而,与西班牙或法国那样的国家相比,实际情形与他的意愿相距甚远。[4]171整个意大利半岛还未曾出现过类似的民族国家,并且,从社会现状来看,各城邦彼此之间还未建立起紧密的联系,也未曾出现过有利于“统一”的趋势。针对意大利的总体现状,阿尔都塞拒绝了从以下两个维度解释民族国家的产生:

  其一,民族国家的观念是促成其形成的开端。黑格尔认为,尽管意大利半岛存在着各种类型的公国,但是并不能认为它处于“无政府”状态。从历史的总体表现来看,这些规模不大的国家曾经因相同的目标而实现过联合。马基雅维利只是从现实的矛盾出发,使政治同盟的理念过渡到它的新发展形式——民族国家的理念,并提出了要在意大利半岛使之完全实现[5]89-95。针对“民族国家”观念的精神幻觉,阿尔都塞认为,“马基雅维利是在有待完成的事实和开始中思考的,而自然法哲学却是在完成的事实和起源中思考的”[6]50,而起源实际上就是“在本质显现之中法律规则的表现”[7]50。坚持自然法观点的理论家之所以在这个理论框架之内思考起源问题,其重要原因在于:它是所有本质规则的合法的哲学形式[8]51。但是,民族国家此时有待为人们所创建,并且其政治实践主体——意大利民族本身并不存在。

  其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出现必然要求民族国家为其服务。有一种解释认为,在意大利半岛已经出现资本主义萌芽的前提下,出于攫取经济利润的需要,手工工厂主需要寻找更多的原料产地和商品倾销地来实现生产规模的扩大与再生产。这就导致新兴资产阶级在扩大生产规模的同时,与封建贵族之间的矛盾逐步激化,其中,前者出于维护和扩大经济利益的需要,在政治上必然提出反封建的要求。由此可见,马基雅维利作为新兴资产阶级的代言人以“统一的民族国家”反映了他们的政治诉求[9]326。然而,阿尔都塞认为,“对民族的存在和创制的需要是一回事,使需要得以实现的那些真实的和相对偶然的条件却完全是另一回事”[10]326。虽然“民族的统一”是以联合形式表现的,需要每个人的参与,但是“经济决定论”却把国家的形成视为自觉的过程。但是实际情形刚好相反,具体的个人作为自在的存在还只是分散的个体,他们不可能主动承担起创造历史的任务,而是需要以恰当的形式使之成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