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2016年国外左翼思想研究概览
2017年06月05日 14: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宋丽丹 字号

内容摘要:2016年 10月 21-22日,第七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创新21世纪马克思主义”在北京召开,来自36个国家的近百位专家学者、共产党代表以及近300位国内学者共计四百余人,结合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新发展,探讨创新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四、国外左翼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弗雷德里克?詹姆逊从马克思主义的跨学科性(或反学科性)入手,强调了马克思主义具有克服资本主义危机的问题意识,这种问题意识决定了其实践性,也决定了其最基本的特点,诸如实践性、对剩余价值和阶级斗争的强调、意识形态性。但齐泽克的理论与马克思主义仍然有着不小的差距,对于以齐泽克为代表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的学术成果,我们必须熟悉并加以研究,但不能忘记从马克思主义出发进行批判性吸收,否则便会步入为研究而研究的学术怪圈,不能在批判的基础上丰富和完善马克思主义。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全球化;学者;政治;研究;危机;批判;特朗普;社会民主主义;法西斯主义

作者简介:

  一、论坛和集会

  一年一度的全球“左翼论坛”于2016年5月20——22日在美国纽约城市大学召开。今年的主题是“愤怒、反抗、革命:组织我们的力量”。2016年8月9日至14日,第12届世界社会论坛(WSF)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这是该论坛首次在北方国家举行。此次活动平行举办了六大主题活动,分别是自由媒体论坛、世界议会论坛、原住民论坛、技术与自由世界论坛、争取无民用及军事核能的世界社会论坛和草根音乐节(Hoodstock)。2016年10月21——22日,第七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创新21世纪马克思主义”在北京召开,来自36个国家的近百位专家学者、共产党代表以及近300位国内学者共计四百余人,结合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新发展,探讨创新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实践问题。2016年10月28日至30日,第18届共产党工人党国际会议在越南河内召开,会议的主题是“资本主义危机与帝国主义的进攻——共产党和工人党为和平、工人和人民的权利、社会主义而斗争的战略与策略”。57个共产党和工人党参加了会议。与会代表就提高联合协调合作机制效益的措施达成共识,提出今后世界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配合行动计划,特别是将于2017年举办的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该号召也强调了致力于和平与社会主义、捍卫各国独立主权斗争的重要性以及通过符合国际法律的和平措施解决所有争端的必要性。

  二、国外左翼资本主义批判的新进展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国外左翼从不同的角度对资本主义展开广泛深入的批判,主要集中于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的角度、世界范围内工人阶级斗争的角度、人类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等。对《21世纪资本论》的探讨以及对当今难民问题的关注也成为左翼批判资本主义的新特点。

  (一)批判资本主义全球化、要求诉诸阶级斗争、思考共产主义替代资本主义的可能性

  国外左翼学者对资本主义全球化作了细致的分析。约翰·史密斯《二十一世纪的帝国主义》考察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时代的背景下核心资本主义国家与边缘国家之间的关系,指出,核心资本主义国家不再需要依靠军事力量和殖民主义(虽然这些仍然存在)而是通过市场机制和积极支持低工资地区进行劳动力套利,从而越来越能够从全球的南方工人榨取利润。该书被认为对全球化资本主义的批判和理论化具有重大贡献。萨米尔·阿明在《阿拉伯世界的再次觉醒》一书中指出,“阿拉伯之春”属于全球南方大规模“第二次觉醒”的一部分,阿拉伯人民不断增长的对独立和对大众民主的渴望是他们觉醒的原因。这种对民主的觉醒是美国最害怕,因为独立国家的真正自治,必然意味着美帝国的终结。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认为阿明的这本书是理解当代中东政治斗争一个不可或缺的指南。阿明在《俄罗斯、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长期过渡》中指出,十月革命创造了苏联也创造了一个与资本主义分道扬镳的运动——这一变革至今仍在继续。弗雷德里克·詹姆逊认为,自20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在福柯的影响下,西方的政治哲学一直强调权力。于是,原本的“阶级政治”转向了“身份政治”,从而削弱了工会。今天政治哲学的重心应该重新强调经济。在全球化所代表的金融逻辑下真正掌握领导权的是新兴的全球阶级比如欧盟的全球阶级。在全球化的情境下,应该有一整套全新的政治概念,甚至是全新的社会主义概念。詹姆逊指出,全世界的左派都对跨越国境的实际政治联盟毫无兴趣,而银行家和有钱人反倒成了真正的国际主义者。那左派可以做些什么呢?詹姆逊认为应该去研究媒体,谁控制着媒体,媒体的结构是什么。第17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认为,以职业分化为基础的工人阶级内部的结构性变化,并不能得出无产阶级已经消失、无产阶级已经普遍“中产阶级”化的观点。今天,在世界范围内,工人阶级的数量持续增长,甚至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已经出现了普遍的“无产阶级化”,这是资本主义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全球战略和两极分化的必然结果。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动荡,被掩盖的普遍的“无产阶级化”将会逐渐显露出来。

  国外左翼一直对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工人阶级贫困化的问题保持关注。“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的一篇文章研究了经济危机以来,工人收入不断遭受挤压的现状。作者认为,当企业精英把经济收缩的成本和市场的不确定性强加给工人阶级时,工资会进一步降低。在福利冻结的情况下家庭收入将受到更为严重的挤压,有超过七百万人已经在使用信用卡支付日常所需,有更多的家庭陷入更严重的债务问题。对自2008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大衰退”爆发以来,世界范围内对资本主义的替代可能——共产主义的讨论大大增加。2016年,国外激进理论家召开的四次共产主义大会的论文,由伦敦verso出版社汇编进三本《共产主义的观念》中出版。有学者认为,在法国出版的《民主,在何种状态下》和《什么是人民》被视为讨论当代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议题的最富有影响力的书籍。齐泽克、巴迪欧、朗西埃、巴里巴尔、奈格里、迈克尔?哈特、阿甘本、布鲁诺?波斯蒂尔斯等人形成了最新的讨论共产主义问题的核心圈。

  (二)从生态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批判资本主义

  以环保问题为切入点对资本主义进行批判也是目前国外左翼学者青睐的领域。他们认为日趋恶劣的环境问题主要产生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并从多个角度对此进行了深刻的提示和批判。本·萨利姆·希姆什在《全球化还能以人为本吗》中指出,新自由主义指导下的全球化使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经济发展日益远离人本经济的原则,2008年经济危机就是这一恶果的显现。他提出要从人本主义经济学政策出发解决问题。希姆什的观点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但他从人本主义出发抨击市场的专制既解决不了市场的专制问题,更解决不了资本主义发展逻辑制造的一系列矛盾。伊恩·安古斯通过对“人类世”(Anthropocene)的研究表明,资本主义对增长不可遏制的追求,在几百万年才形成的化石燃料的快速消耗的推动下,把我们的世界推向灾难的边缘。他认为在人类的生存需要激进的社会变革,由新的生态社会主义的文明替代化石能源的资本主义。罗伯?华勒斯在《大农场制造大流感》一书中指出,资本主义农业使密集种植、密集养殖和农产品长途运输不可避免,但目前人类许多最危险的新疾病就是出现在这些生产和运输消费的环节。他的书是第一次将传染病、农业、经济和自然科学的考察结合在一起,将疾病的政治经济学和科学融合进人们对传染病的新理解中。雷德里克?詹姆逊指出,左派应该重构国家的概念。面对生态危机,必需有一个强大的国家。

  (三)对《21世纪资本论》的评价和讨论仍在继续

  这本书出版后即遭到了资产阶级右翼的抨击和责难,但左翼却给了它相当高的评价,因为它“不仅明确地把收入分配作为经济学的理论核心,而且用大量数据证伪了新古典经济学的理论假设”,还“为18世纪晚期以来大多数财富不公平的资本主义国家提供了劳动与社会运动的弹药”。但皮凯蒂并没有真正实现对新古典经济学的超越,他的分析的局限性在于,他把不平等单纯地看成是可以通过经济手段解决的单纯的经济问题,而不是社会政治问题。最关键的是,皮凯蒂对造成收入分配不平等根源的分析远远低于马克思。正如福斯特指出的那样,皮凯蒂完全不懂得资本是社会剥削关系,资本在皮凯蒂那里只是作为私人财富而存在。他还把资本积累混同于财富积累。皮凯蒂回避了不平等与权力的内在关联,因而只关注分配而不关注生产。最后,皮凯蒂解决收入分配不平等的方案是纯粹的乌托邦。由于把资本等同于财富,皮凯蒂也就把马克思关于资本与劳动的对立转换为劳动内部的对立,即把作为阶层或阶级之间的财富分化转换为阶层或阶级内部之间的收入分配的分化。因此,《21世纪资本论》与马克思的《资本论》相比,堪说望其项背。

  (四)难民问题也为资本主义批判提供了新弹药

  在难民问题上,左翼是持宽容立场的,他们认为是帝国主义政策使中东北非的人民成为无辜的难民,反对右翼将难民描述成恐怖分子或占福利便宜的人,反对右翼用种族主义煽动人们对难民的排斥。总部位于英国的《社会主义评论》杂志认为政府和媒体故意煽动种族主义,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应对种族主义,并呼吁“打开边界,让难民入境”。也有左翼意识到极右翼在利用难民问题吸引选民,法西斯主义已经在悄然滋生。在一篇名为《德国左翼面临新纳粹》的文章指出,2016年3月的德国地方选举中,新兴的右翼排外政党德国选择党成为最大赢家,德国的大规模法西斯政党的危险已经成为一种真正的威胁。但作者认为,资本主义危机及其激起的社会不满和不安会被用来煽动对难民或伊斯兰的恐惧,但这些不满和不安并不会使人们自动倒向右翼。以希腊为例,那里的工人阶级从下到上发起了群众性大罢工和斗争,即使这些斗争并没有成功种族主义也很难有机会去煽动人们。

  总之,2016年国外左翼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从政治、经济、生态环保和国际关系等方面进一步深化,其中很多观点值得我们借鉴吸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