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资本逻辑与生态正义 ——对生态帝国主义的批判与超越
2017年04月24日 14:59 来源:《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刘顺 字号

内容摘要:资本逻辑主导下的经济全球化,尽管成为“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生力军,但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却是最主要的受益者,他们凭借经济政治手段所推行的生态帝国主义“欠”下发展中国家巨量的生态债务。为了保障国家生态安全,有必要在“既利用资本”但“又限制资本”的二元张力中建构契合国情的生态正义,不断迈向生态帝国主义的超越之路,尽管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关键词:生态帝国主义;资本逻辑;污染;生态正义;债务;马克思;增殖;落后国家;经济全球化;发达国家

作者简介:

  摘要:随着资本逻辑在世界范围内的复制和落地,当下世界经济已经由“国民经济”演绎为“全球化经济”。资本逻辑主导下的经济全球化,尽管成为“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生力军,但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却是最主要的受益者,他们凭借经济政治手段所推行的生态帝国主义“欠”下发展中国家巨量的生态债务。这严重侵蚀和消解了本应遵循国际平等原则的生态正义。为了保障国家生态安全,有必要在“既利用资本”但“又限制资本”的二元张力中建构契合国情的生态正义,不断迈向生态帝国主义的超越之路,尽管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关键词:资本逻辑;生态正义;生态帝国主义;生态外交;生态安全 

  作者简介:刘顺,法学博士,上海海事大学社会科学部讲师(上海 201306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马克思的资本限度思想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2CZX007  

   

  “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全部现代社会体系所围绕旋转的轴心。”[[1]]P79为追求最丰厚的剩余价值,资本对劳动的剥削日益升级,不但造成社会正义的消解,而且把社会非正义延伸到生态领域,肇始生态正义的缺场,即“劳动异化”正在促发“生态异化”。资本驱动的经济全球化,尽管构成“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核心动力,但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却是最主要的受益者,其推行的生态帝国主义“欠”下落后国家巨量的生态债务。这是对本应遵循国际平等原则的生态正义的严重离散和侵蚀。鉴于此,有必要立足于资本逻辑和生态正义两个基点来尝试对生态帝国主义进行学理批判,以期找到一条超越之路并通向世界正义,毕竟正如康德所言“每个有理性的东西都须服从这样的规律,不论是谁在任何时候都不应把自己和他人仅仅当做工具”[[2]](P52) 

  一、资本逻辑的两面:非正义与“正义” 

  资本逻辑具有“两面”而不只“一面”,既内嵌着自觉追求价值增殖的非正义,也外显出被动创造着人类文明的“正义”。正义是一种可期盼的价值诉求形态,而只有“当社会处于一种正义的稳定状态的时候,(实际的)资本积累就会停止”[[3]](p263)。资本与非正义、正义之间有着微妙的非线性共存关系。 

  (一)非正义:自觉追求价值增殖 

  与柏拉图时代一样,“任何正义理论的核心问题都是对于人与人之间不平等关系的辩护。”[[4]](P3)而作为“一种以物为中介的人和人之间的社会关系”[[5]](P878)的资本,正是酿成诸种不平等关系的肇因,其无限追求增殖的逻辑内隐着非正义的经济根源。尽管在斯密看来,不需要法律的任何调节,社会个体的利害关系和情欲,就会引导人们把资本放到最优位置,“分配到国内一切不同用途”[[6]](P199),但实现增殖最大化却是资本的安身立命之所在:“资本通过自己的增殖来表明自己是资本”[[7]](P397)。因此,资本固然外显出多种样态,包括产业资本、商业资本、地产资本、银行资本和金融资本等,但增殖自身却是其生活本能。而作为资本家,他只是追求增殖的人格化资本,他们可以挥霍由剩余价值积聚起来的私人财富,工人们却“无权共享社会的富庶”。 

  资本逻辑的最大非正义乃是对他人“活劳动”的无偿占有和恣意支配,这也是资本能够达臻增殖的奥秘所在。“资本自行增殖的秘密归结为资本对别人的一定数量的无酬劳动的支配权。”[5](P611)马克思把资本视为一生最主要的“敌人”,他在《资本论》中直言,自资本以降它“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5](P871)。这是对资本逻辑非正义本质的最凝练批判即剥削已内化到资本的骨髓之中。资本家为了实现财富增殖,剥削工人的剩余劳动成为惯用途径,而工人生产的越多,他们自身就会变得越贫困,就会越失去主体性和自为性,就越沦为一种工具性存在,这时他们就越受限于资本家的抽象统治而不能自拔,尽管在应然意义上“人是自由且平等的道德存在者”[[8]](P159)。这就是劳动的异化:工人自身的辛勤劳动成果,往往被扭曲异化为阻滞其正常生存的桎梏。结果就连新鲜干净的空气也成为了工人的“奢侈需要”,他们甚至不得不退回到“被文明的污浊毒气污染过”的洞穴之中[[9]](P225)。资本往往异化成一种特殊的客观权力——“普照的光”和“特殊的以太”,工人被迫降格为资本增殖的“活机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