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作为道德哲学家的马克思 ——马克思的道德观探析
2016年12月23日 09:32 来源:《社会科学辑刊》 作者:罗伯特·韦尔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加)罗伯特·韦尔,哲学博士,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教授。艾伯塔 卡尔加里 T2N 1N4

  译 者:臧峰宇

  内容提要:马克思是一个道德哲学家。他秉持道德原则,并谴责那些蔑视与他人关系中坚持正确原则和好原则的人。他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是对一个已然失序但可以重回正轨的世界的解释。他诉求“使私人关系间应该遵循的那种简单的道德和正义的准则”。马克思没有一套完整的道德理论,但是他有自己应用得很普遍的道德立场,尽管在这个方面很多人采用不同方式。

  关 键 词:道德观;道德哲学家;公平;正义;平等

 

  马克思所说的一切以及几乎所有关于他的报道都表明,他具有明晰的道德原则、强烈的道德信念和一致的道德整体性观念。在这里笔者要论证的是,马克思是一个道德哲学家。然而,大多数马克思主义者和马克思学家对此都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由于学界对马克思道德观理解的不同,因此马克思的思想和理论经常被任意地归类。马克思1883年逝世后的100多年间,在学术界占主导地位的典型思路是由第三世界的共产党及其后继者提出的。这种思路至今仍得到很多人包括马克思的批评者们的共鸣。根据这种思路,马克思是一个非道德论者,他没有一般的和普遍的道德原则。根据这种观点,所谓的道德是由统治阶级在经济历史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提出的一种思想观念的混合物。在马克思生活于其中的欧洲资本主义时代,道德被视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而当工人取得政权的时候,它遭到唾弃并被无产阶级道德观念所取代,并终将消亡。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在革命变革和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的过程中不存在道德问题,因此,遵循这种思路的马克思主义者们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马克思对道德的全部研究,他们所关注的是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阶级分析和经济理论。这也体现了20世纪欧洲和北美的有组织的马克思主义的特点。

  一、对马克思道德观的分析

  学界关于马克思的不同看法源自于对马克思道德观的不同理解。学界在重新理解马克思思想的过程中经历了各种波折。所有的道德哲学家都想清晰地表达自己对马克思频繁使用的谴责性语言——反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统治——的不同看法。据马克思所见,资产阶级的剥削是“掠夺”,而工厂主只是将工人当做机器的附属品,正如他在《资本论》中所声称的那样。这一看法从任何角度听起来都像是道德谴责。在这里马克思采用道德立场并做出了道德指责。而在其他地方马克思却将道德看做是不应该被接受的意识形态。它要么被忽视,要么被辩解为不同寻常的修辞。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们至今对社会主义道德所做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是独立于马克思的著作的。

  在马克思之后的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第一个世纪,出现了对马克思的道德立场的看法截然对立的情况。一方面,马克思被视为一个非道德论者,道德只是虚假的意识形态;另一方面,马克思被视为一个道德哲学家,他偶尔蔑视其他人特别是资本主义支持者的道德主张。

  最近几年,对马克思学术研究的复兴使人们谨慎地关注马克思的广泛文本及其细节,其中很多人也包括笔者在内认为,应当使真正的马克思从陈旧的、变形的理解和偏见中解放出来。回到“真正的马克思”,固然显露一些缺陷,但也确立了有待保持或发展的原初的合理性。在认真关注马克思的文本和思想的过程中,人们纷纷思考关于马克思的更全面的观点,包括这里强调的他的道德观。这种关注的结果有时会重新强化对马克思道德观的两极看法,但至少描述了一个更复杂的马克思,同时呈现了一种不明确的观念,通常来说,就是指对马克思的道德观念看法的不一致。这种研究趋势是将马克思看做一个有激情却很模糊的、散漫的、在道德立场上不一致的人。与这种趋势不同的是,笔者将他看做是一个有激情的、有良好判断力的、在道德原则上一贯的人。在转向这种解释之前,需要注意马克思的反讽。

  无论是非道德论者的马克思,还是矛盾的马克思,都引入了一点政治的和历史的反讽。在20世纪后半叶,在北美和欧洲国家中转向社会主义的学者在很大程度上探求道德的理由,是因为不正义、不公平和不平等的情况在他们的现实社会中存在。人们纷纷转向社会主义以寻求未来,认为在那里盛行道德,人们遵守道德原则。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盛行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抵制具有同情心的人们的承诺。

  同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马克思是一位努力理解世界的启蒙思想家,他致力于为一个更好的世界——很大程度上是在道德上更好的世界——而改变世界。马克思对经济增长感兴趣,主要是因为它为一个更人性化的、也是在道德上更好的社会提供了重要的基础。笔者并不认为,马克思可能会设想出一种外在于道德意识和道德激情的社会主义。但首先他要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这个世界将会怎样或可能会怎样被改变。

  在这里要补充的是,我们需要思考马克思在1859年8月23日所写的评论:“这种一方面扩大自己财富,但贫困现象又不见减少,而且犯罪率甚至增加得比人口数目还快的社会制度内部,一定有某种腐朽的东西。”①所以马克思的女儿爱琳娜所描述的社会主义没有什么不平常的,它意味着这个“不平等和悲惨的世界”“必须从根本上被推翻”[1]。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