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英国新左派的思想革命与政治诉求 ——以斯图亚特·霍尔的分析为中心
2016年12月09日 09:08 来源:《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 作者:乔瑞金 李文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乔瑞金,李文艳,山西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所。太原 030006

  内容提要:英国新左派的产生是英国思想史上新的里程碑,斯图亚特·霍尔是参与新左派创建和见证其发展的代表性人物,他曾多次以亲历者的身份,就新左派产生的时代背景、理论特征、思想渊源以及政治诉求等问题,做了深入细致的阐述和讨论,真实地呈现出新左派的产生、特征及其目的诉求。霍尔认为,新左派是在1956年“匈牙利事件”和“苏伊士运河事件”余波中诞生的,其目标导向是要重新确立新的社会主义思想,实现新形式的社会主义。新左派的成员虽然不是同类人,但他们在一系列相关主题上却具有广泛一致性,这是由于文化研究把松散的新左派凝聚在一起,使之有了核心理念和相对一致的政治主张。新左派在兴起之时还没有找到或形成真正适合英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思想,但通过聚焦于文化研究,迈出了走向英国本土化马克思主义的步伐;而经典马克思思想和欧洲大陆的马克思主义,不仅启迪了英国新左派,而且也大大解放了他们的思想,扩大了他们的问题域,起到了重要的理论作用。新左派的政治诉求是克服狭隘的政治观,批判改良主义、工党主义和资本主义,聚集更大的社会力量,扩大社会冲突的地盘;发动激进的社会革命,组织更广大的群众参加革命,尤其是吸引“非生产线”上的人参加进来,目标是要推动实现“经典社会主义的纲领”。

  关 键 词:英国马克思主义;新左派;霍尔;文化研究;新社会主义运动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3AZX002)。  

 

  长久以来,我们对英国新左派的研究,乃至对整个国外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基本采用了一种方式,即无论我们关注一个人物还是研究一个问题,都是直接从我们自己的解读中给出分析和结论,很少换一个角度,看看他们自己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看看他们自己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这样更有助于我们对他们的理解,尤其是要关注那些实际参与并作出重要贡献的学者对自身的看法。霍尔是英国新左派的杰出代表,学界给予他很高的评价,伊格尔顿对霍尔在当代英国思想界的影响有一个很中肯的评价:“任何一个为英国左派思想立传的人,如果试图依靠某个典范人物将不同的思潮和时期串在一起,会自然地发现他是在重塑斯图亚特·霍尔。”①如果没有霍尔,英国新左派、伯明翰学派以及蜚声世界的《新左派评论》都很有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霍尔对英国新左派有诸多看法和评论,对这些内容加以研究,将十分有助于我们更真实地看待和理解英国新左派。

  一、世事变迁催生了新左派

  关于英国新左派的产生,国内外学者已经给出了诸多解释,使人们基本掌握了它的形成过程和一般特点。那么,新左派自己对此有没有解释呢?整体上看,除了霍尔以外,作为新左派成员的其他学者,对此也有诸多讨论,包括汤普森、威廉斯、霍布斯鲍姆等人,但霍尔作为跨越两代新左派的人物,其分析更具特殊性。在2010年《新左派评论》第61期上,霍尔以《第一代新左派的生平与时代》为题,从新左派产生的社会背景、思想传统、成员构成和目标导向等方面回顾和探索了这个问题。

  就新左派产生的社会背景来说,霍尔认为,第一代新左派产生于1956年,这不仅仅是一个年头,也是一个紧要关头。一方面,苏联镇压了匈牙利革命;另一方面,英法联军入侵了苏伊士运河地区。②这两件事前后只隔几天,这增强了它们的戏剧性影响,揭露了统治当时政治生活的两大体系中潜在的暴力和侵略倾向,对整个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从更深层次来说,这两件事为霍尔他们这一代人设定了政治上可以容忍的边界和极限。新左派就是在这两件事情的余波中诞生的。

  1956年的这两个事件对英国左派政治结构造成了巨大影响。霍尔认为,“匈牙利事件”使社会主义不再清白,而“苏伊士运河事件”则使人们意识到,认为英国在一些前殖民地降下国旗就标志着帝国主义的终结,或认为福利国家的实现和物质的丰裕标志着不平等和剥削的终结,这样的看法是错误的。因此,“匈牙利事件”和“苏伊士运河事件”是分水岭,标志着政治冰冻期的结束。③同样是在1956年,苏共第20届代表大会召开,赫鲁晓夫做了反对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不仅使社会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阵营一片哗然,而且引发了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对社会主义的攻击。

  “匈牙利事件”和赫鲁晓夫反对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以及“苏伊士运河事件”,使英国左派中的年轻人清楚地认识到,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是一种集权和非人道的统治,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则具有帝国主义的本质,同样是非人道的。因此,新左派从一开始就试图在这两种道路之间设定第三种政治空间。霍尔说,对他们那一代的左派来说,它的出现意味着冷战时期的强制沉默和政治僵局的终结,意味着有可能突破性地形成一种新的社会主义设想。④

  就新左派产生的思想传统来说,霍尔认为,新左派有它的思想传统,即由《法兰西观察家》周报以及它的主编克劳德·布尔特在法国政界发起的一种独立潮流。布尔特是法国抵抗运动中的一位领袖人物,他试图在欧洲政界开辟“第三条道路”,以独立于当时居统治地位的两种左翼立场——斯大林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超越北约和华约两大军事集团,以此来对抗美国和苏联在欧洲的势力。这一思想在英国也有其渊源,即左派思想家G.D.H.柯尔所倡导的思想。柯尔是一位出色的欧洲社会主义历史学家和马克思主义信徒,但他的社会主义思想却根植于基尔特社会主义的协作和“工人控制”传统中。他批判了“马礼逊”式的民族化的官僚主义,这深刻影响了新左派对社会主义政权形式的态度,⑤并与英国所谓正统马克思主义相悖逆。

  就新左派的成员构成来说,霍尔认为,新左派代表了两个相关却又存在差异的传统的结合。第一个传统是共产主义的人道主义,主要以《理性者》杂志和它的创始人约翰·萨维尔、爱德华·汤普森以及多萝西·汤普森为代表。第二个是一种独立的社会主义传统,它的核心力量主要是20世纪50年代的左翼学生,并与“政党”机构保持某种距离。1956年,在那个“正统马克思主义”的瓦解过程中,正是来自这个阶层的人首先创立了《大学与左派评论》。霍尔就来自这个传统。正如我们所知道的,新左派的这些成员几乎都是有社会正义感和亲近马克思主义的青年人。

  关于新左派的目标导向,霍尔也讲得非常清楚,那就是“突破性地形成一种新的社会主义设想”,“人民自主地采取行动”,“此时此刻”并“自下而上地建立社会主义”。霍尔认为,“任何复兴新左派的探索,都必须从一种新的社会主义观、从对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动力和文化的一种彻底的分析开始。就社会主义而言,这意味着,必须要与‘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和‘现实存在的民主主义’的沮丧经历妥协,并根据这些经历来改变‘政治’观。对我们而言,这种把社会主义建立在对‘我们时代’分析之上的尝试是非常重要的,具有创始性——整个新左派的计划就是由此开始的。”⑥新左派就是要重新确立新的社会主义思想,实现新形式的社会主义,这就是它的目标导向和政治诉求,或者说,这就是英国的新马克思主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