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国外后社会主义研究的理论视角
2014年04月08日 16:25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京) 作者:苑洁 字号

内容摘要:苏东剧变后,后社会主义研究迅速升温,成为许多学科广泛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在欧美,有关后社会主义研究的各种论著纷纷面世。这些研究立足于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等不同学科领域的交叉研究,以考察和分析后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转型为出发点,反思社会主义这一社会思潮和历史事实所造成的一系列后续影响和变革,为我们认识后社会主义提供了新的视角。

关键词:国外;后社会主义;理论视角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苏东剧变后,后社会主义研究迅速升温,成为许多学科广泛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在欧美,有关后社会主义研究的各种论著纷纷面世。这些研究立足于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等不同学科领域的交叉研究,以考察和分析后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转型为出发点,反思社会主义这一社会思潮和历史事实所造成的一系列后续影响和变革,为我们认识后社会主义提供了新的视角。

  关 键 词:国外;后社会主义;理论视角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中央编译局当代所。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之后,后社会主义研究迅速升温,成为许多学科广泛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在欧美,有关后社会主义研究的各种论著纷纷面世。这些研究立足于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等不同学科领域的交叉研究,以考察和分析后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转型为出发点,反思社会主义这一社会思潮和历史事实所造成的一系列后续影响和变革,为我们认识后社会主义提供了新的视角。

  一、“后社会主义”概念的提出

  虽然“后社会主义”理论是在苏东剧变、冷战结束这样一种全球大变革的背景下兴起的,但是“后社会主义”概念却是由法国著名左翼社会学家阿兰·杜汉纳(Alain Touraine)首次提出的。1980年,杜汉纳出版《后社会主义》一书,宣称社会主义已经死亡,人类社会正在步入后社会主义阶段。杜汉纳的后社会主义理论具体包括以下几点:(1)人类社会分“前工业社会”、“工业社会”和“后工业社会”三个发展阶段,“后工业社会”即“后社会主义”社会,它意味着社会主义的消亡。(2)随着社会主义进入后社会主义社会,革命的主体不再是传统的工人阶级,而变成了由熟练技术人员组成的“新工人阶级”。(3)后社会主义的目标是发展人的个性、民主和文化伦理,废除物对人的奴役,使每个人成为自由的人。①

  尽管杜汉纳早在1980年就提出了“后社会主义”概念及其理论,但是因理论和现实的双重原因,这一概念及其理论在西方尤其是英语世界,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也没有像他的“后工业社会”理论那样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和回应,以至于许多研究后社会主义理论的著述都认为,美国学者阿·德里克(Arif Dirlik)才是提出“后社会主义”概念的第一人。

  德里克在1989年发表了《后社会主义——反思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文,把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社会称为“后社会主义”(post-socialism或postsocialism)。德里克认为:“所谓后社会主义,我指的是社会主义在这样一种历史环境下的状况:(1)由于社会主义理想在其历史演变过程中的衰落,它已经失去了其作为一种政治元理论的统一性。这部分是因为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感到有必要将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世界秩序的要求结合起来,同时还因为社会主义在不同的民族背景下要吸收不同的民族特色。(2)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结合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受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这一结构的制约,这是所有此类结合的历史前提。(3)这一前提就是保持警惕,从而确保结合的进程不会导致资本主义复辟。后社会主义也必然是后资本主义的,但不是作为资本主义之后一个历史发展阶段的、经典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社会主义,而是表现为既利用资本主义的经验又试图克服资本主义发展缺陷这种意义上的社会主义。”②

  德里克与杜汉纳的“后社会主义”概念,无论是在内涵还是在外延上都不尽相同。首先,两人提出“后社会主义”概念的背景不同,所研究的对象不同。德里克的“后社会主义”概念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针对“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提出来的。他的后社会主义理论的研究对象是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中国,是对中国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现实状况的一种解读和反思。德里克在谈到他提出“后社会主义”概念的初衷时说,当时许多西方学者在评价中国的改革开放时,普遍认为中国是在走向资本主义。而他本人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但他同时又认为中国也不再是中国领导人过去所宣称的那种正统的社会主义,因此他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后社会主义”,试图在概念上捕捉“历史环境的特征及其模糊不清”。其次,两人所提出的“后社会主义”理论的内容和含义不同。德里克认为,“后社会主义”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的终结,而是在社会主义的原有概念陷入矛盾时,试图以创造性的方式重新反思社会主义。德里克坚决反对一些西方学者因为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吸收了资本主义因素,就得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是资本主义的结论。他认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既是对传统社会主义种种弊端的扬弃,又是对资本主义的大规模吸收,它提供了一条可以取代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但又不再遵从传统的社会主义理论模式,而是带有本国的特色。最后,两人的“后社会主义”概念所指称的时代各不相同。德里克所提出的“后社会主义”概念,也是目前后社会主义研究中所广泛认同和使用的后社会主义概念,泛指前社会主义国家在政治及经济上的一段过渡时期,即改革和转型进程。从时间上讲,这一进程一般以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为标志。但也有学者把对后社会主义的研究进一步向前推至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中国的改革开放和苏联的新思维为标志,认为前社会主义国家从这时起开始逐步进入后社会主义时期。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文对国外“后社会主义”理论的梳理和分析,是以德里克的“后社会主义”概念为基础的。德里克即使不是提出“后社会主义”概念和理论的第一人,但他对界定和丰富这一概念所做的积极探索也是不应该被忽视的,他的理论贡献不仅在于他从自己独特的视角出发,对“后社会主义”这一术语所包含的理论内涵进行了精确的界定和进一步的完善,而且还在于他本人不遗余力地对这一术语所展现的现象进行了权威性的描述和推进性的概括。

  在德里克教授提出“后社会主义”概念的同一年,美国前国务卿布热津斯基在其著名的《大失败——20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一书中提出了所谓的“后共产主义”理论。莱斯利·霍尔姆斯(Leslie Holmes)教授据此认为,布热津斯基是提出“后共产主义”概念的第一人。布热津斯基在这部著作中指出:“目前,正在出现一种新现象——后共产主义”,并指出这种现象的表现就是“官方语言”和“日常语言”的分裂。他还认为:“后共产主义将是这样一种制度,在这种制度下,共产主义的消亡已经进展到如此程度,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还是共产党人的实践,都不再对那时的国家政策具有重大影响”。③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后社会主义”与“后共产主义”这两个概念在西方的有关研究中基本上是通用的,有学者喜欢使用后社会主义概念,也有学者更愿意用后共产主义概念。

  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后社会主义”概念进一步扩大并被广泛使用。波兰改革的总设计师、前第一副总理格·科勒德克就是用这一概念来描述那些放弃国家社会主义(国家集权的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在这些国家中,有的只是在其社会主义经济的范围内进行改革,如中国;有的则完全放弃了社会主义,如俄罗斯。因此,科勒德克认为,无论是对社会主义的继承、发展和扬弃,还是对社会主义的否定、背叛和颠覆,都是后社会主义的一部分,它们共同构成了后社会主义概念。在《从休克到治疗——后社会主义转轨的政治经济》(1998年)一书中,科勒德克认为:“21世纪的前夕,全球经济一个最重要的特点是广泛的后社会主义转轨过程。”他说:“在我们看来,这种历史性的尝试并非是告别共产主义的过程,而是放弃国家社会主义,即放弃国家集权的计划经济。在前苏联和过去的中国,党的领导谈到‘共产主义’时大多是指一个目标或者最终目的地,而绝非指业已存在的现实。东欧国家在1956年后非斯大林化所引发的变革浪潮中就已经放弃了这种梦想。在那之后所实行的是社会主义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为此,目前的变革浪潮——这是试图实行社会主义体制以来最主要的变革,应当称之为‘后社会主义’。”④

  如果说德里克与科勒德克的后社会主义概念都是指一个不同于社会主义的全新政治经济体系,它囊括了正在变革的社会中一切可以想像得到的方面(政治、经济、文化),那么米·曼德尔鲍姆(Michael Mandelbaum)则更侧重于把后社会主义概念作为一种历史分期的标志。他认为,“后社会主义”一词本身具有回溯性。“它意味着这个词过去曾经被用来界定一种世界而现在不再如此,这种世界分享着共同的历史经验,具有共同的愿景和计划。”“后社会主义共同的经验开始于1917年的十月革命,终结于1989年中欧共产主义的垮台和1991年苏联的解体。”⑤ 曼德尔鲍姆明确指出,总共有27个国家属于“后社会主义”国家,向后看,它们拥有共同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经历;向前看,这些国家都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和一个确定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它们要从极权主义走向民主政治和自由的市场经济。用另外一个词来表示这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转型”。因此,“后社会主义”既意味着过去,又指向未来。

  也有学者将“后社会主义”概念进一步扩大,用来描述苏东剧变以及冷战结束后整个社会主义世界、甚至资本主义世界发生的一系列变革和实践。在他们看来,当今世界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苏东剧变和冷战的结束不仅改变了整个社会主义世界,而且改变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甚至改变了全世界;不仅改变了一些国家的政治经济制度、社会结构和价值观念,而且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不仅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日益渗透、社会主义国家向资本主义世界日益趋同,而且资本主义世界也在不断调整自己,吸收社会主义的经验。因此,这些变革涉及的范围既包括原苏联、东欧集团,也包括目前仍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还包括北欧等标榜社会民主主义的福利国家,甚至包括南美和非洲的一些国家。而变革的主要内容既包括了政治的转型(民主化)和经济的转轨(市场化),也包括了公民社会不断发展、意识形态出现真空、价值观念发生混乱、民族主义不断兴起和种族冲突日益加剧等等现象的发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