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 欧洲民粹主义政党发展现状与趋势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宬斐 日期:2018-12-13 10:27
    摘要:从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民粹主义在亚洲、拉丁美洲等地虽有发展,但并没有产生广泛的影响力,然而在欧洲发展势头却很猛,尤其是持民粹主义思想与理念的政党在发展中表现出的“左”“右”趋势尤其明显。例如,近些年来左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选举中获得的选票与过去相比较有很大的提升,到2017年底,左翼民粹主义政党升至11.5%,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平均席位已经升至13.7%。民粹主义政党迅速崛起众所周知,现代政党体制主要起源于欧洲资本主义国家,而今却在原产地,传统的一些老牌主流政党的执政地位岌岌可危,民粹主义政党迅速崛起,其发展完全超出一般学界预测与研究旨趣。欧洲政党政治困难重重传统意义上的欧洲主流政党执政基本上仍采取精英主义模式。[详细]
    关键词: 民粹主义政党;民主;欧盟;投票;欧洲政党政治;选举;代议制;右翼;政策;主流政党
  • 齐泽克的列宁主义革命观
    来源:《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作者:谢亚洲 张艳艳 日期:2018-12-11 09:31
    摘要:第二,抓住革命时机、采取果敢的行动,将具体的斗争由社会运动上升为政治行动,以列宁主义的暴力式革命接管权力、改变权力。回归列宁旨在回归列宁的革命行动,以一种果敢、瞬时爆发的革命行动突破资本主义的虚伪性,再现革命真理,戳穿并不存在的“凝视”.三、拯救革命:重述行动的列宁主义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对于俄国革命道路的选择停留在权力机制范围内。部分西方学着指责齐泽克的革命思想有别于列宁的革命行动,齐泽克只是在“自我意志”范围内的革命叫嚣和革命幻想。重述列宁在于重述列宁的革命态度,即瞬时行动的革命姿态,这是打断资本主义理性进程的捷径,是重建政治秩序的革命策略,更是十月革命这个历史性“事件”留给我们的弥足珍贵的思想遗...[详细]
    关键词: 齐泽克/列宁/行动/革命
  • 郭国仕:左翼政党复兴社会主义的困境
    来源:《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郭国仕 日期:2018-12-03 09:13
    摘要:2008年由美国开始的次贷危机引发了西方世界的经济大萧条, 原本为西方左翼政党掌权、复兴社会主义提供了契机, 然而, 西方的左翼政党1非但未能利用这一契机实现复苏和崛起, 有些左翼政党的政权反而得而复失。本文拟从宏观层面对西方左翼政党的社会主义运动进程中所面临的困境进行分析, 对当代西方左翼政党的斗争策略和社会主义探索进行一些反思和展望。[详细]
    关键词: 左翼政党;阶级;政权;权力;工党;选民;选举;力量;政治;民主
  • 陈兴亮:国外左翼学者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 作者:陈兴亮 日期:2018-11-22 08:47
    摘要: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讲,它被多数资本主义国家奉为圭臬,并被有意传入我国,对我国意识形态安全造成了严重冲击。首先,哈耶克和弗里德曼凭借着跨大西洋网络,以智库与意识形态企业家作为宣传的平台与媒介,“重新塑造了学术和意识形态景观,从而保证了政治胜利和政策变革的随后到来”(〔美〕丹尼尔·斯特德曼·琼斯:《宇宙的主宰——哈耶克、弗里德曼与新自由主义的诞生》,贾拥民译.我们必须认清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尤其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荼毒,“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详细]
    关键词: 意识形态;哈耶克;政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者;文化;自由主义;财富;霸权;弗里德曼
  • 安启念:《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安启念 日期:2018-11-15 09:20
    摘要:《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费尔巴哈章,在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的形成过程中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备受学界重视,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难以计数。第一类“边注”大多数只有“费尔巴哈”四个字,通过对正文中被注内容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马克思恩格斯是如何评价费尔巴哈的,知道他们在哪些问题上怎样批判并超越费尔巴哈从而形成自己的唯物史观思想,而这又可以使我们获得对唯物史观思想本身更深刻、更清晰的认识。第一,他们感到施蒂纳对费尔巴哈的批评不无道理,例如恩格斯在给马克思的信中说:“施蒂纳摒弃费尔巴哈的‘人’,摒弃起码是《基督教的本质》里的‘人’,是正确的。[详细]
    关键词: 费尔巴哈;马克思恩格斯;哲学;实践;劳动;唯物主义;施蒂纳;需要;批判;意识形态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