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
热话题与冷思考 ——关于世界社会主义思潮的对话
2016年11月18日 09:08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作者:蒲国良 彭萍萍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彭萍萍,《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记者 蒲国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彭萍萍,中央编译局马克思主义研究部。

 

  ●蒲国良 ▲彭萍萍

  各种社会主义思潮都是对资本主义制度性弊病的某种回应

  ▲环顾冷战后的世界,思潮迭起,“主义”众多,且不说别的各种“主义”和思潮,单单社会主义思潮就给人一种纷乱扰攘之感。我想请您从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的角度谈谈这一现象。

  ●对社会思潮的研究本身是非常专业的一门学问,我对这个领域并没有专门研究。只能如你所说,从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的角度谈点个人的看法。

  资本主义制度的建立及其发展,是人类历史的巨大进步。但是,资本主义所取得的空前巨大的成就是以空前巨大的社会代价换来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迅速扩展的过程,是一个充满着血与火的过程。在它的早期,这一过程更是带有更大的野蛮性与残酷性。在欧洲社会资本主义化的进程中,有所谓“羊吃人”的圈地运动,有血腥的贩卖黑奴与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式的屠杀,有战争和瘟疫,有贫富两极分化和成千上万的失业大军,有贫民窟、环境污染,有人性的压抑与异化以及道德的堕落与信仰的崩溃,还有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持续不断的政治动荡,如此种种。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一针见血地指出,“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认为这段历史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载入人类编年史的”。虽然当代资本主义较之古典资本主义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其制度性痼疾并没有发生本质性的变化。

  资本主义发展所造成的种种罪恶和苦难直接引发了社会主义思潮的诞生。这一思潮是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制度性弊病的暴露而出现的,也就是说,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之时,反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思潮便随之而出现了。同样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每一步发展,也必然伴随着社会主义思潮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历史上各种社会主义思潮的产生、发展,往往是在资本主义发展不同时期对不同社会问题的反应,它记录着怀有社会主义理想、信念的人们孜孜求索的足迹。

  ▲各种社会主义思潮的出现基本上都是对资本主义不同发展时期所产生的不同社会问题的反应,您能举几个例子,说得更详细一点儿吗?

  ●例如,我们说社会主义500年,是从1516年托马斯·莫尔《乌托邦》的发表为起点的。莫尔借助《乌托邦》这部著作,以犀利的笔触鞭挞了“羊吃人”的圈地运动,批判了私有制的罪恶,为维护劳动阶层的利益而呐喊,从而不自觉地充当了那个时代的、近代无产阶级先驱者的情绪和愿望的代言人。《乌托邦》不仅是声讨圈地运动的檄文,也是擘画理想社会的长歌。它不仅是一部高扬人文主义的代表作,也是乌托邦社会主义的开山之作,开创了近代欧洲乌托邦社会主义的先河,预示着人类思想史上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乌托邦思想的诞生是社会主义思潮的滥觞,是对资本积累时期所涌现的社会问题的一种曲折反应。

  为什么说是曲折反应呢?因为在当时,无论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都还没有真正形成,都还处于萌芽状态。在资本积累的过程中,新兴的资产者既是封建专制王权压迫和剥削的对象,同时又伙同或追随专制王权积极参与对本国农民和海外殖民地人民的掠夺,在巧取豪夺、贪婪成性的恶霸与海盗群中,总少不了他们的身影。新兴资产者是反封建斗争的领导力量,而广大农民和无产者群众则是反封建斗争的主力军。人文主义不仅是资产者反封建的旗帜,对广大劳动者反对封建剥削和压迫斗争也具有鼓舞作用。正是在人文主义思潮的影响下并受人文主义思潮的启发,早期无产者发出了表达自身利益和要求的第一声呐喊:废除一切剥削和压迫,消灭一切私有财产,建立人人平等的公有制理性王国。而这第一声呐喊,则是借助莫尔的《乌托邦》这部小说折射出来的。莫尔本来是英国当时的市民阶级即后来的资产阶级的代言人、著名的人文主义思想家,他的《乌托邦》揭露了资本积累时期所涌现的大量社会问题,批判了圈地运动,描绘了一个没有阶级压迫与阶级剥削的平等、自由的理想国,从而又不自觉地充当了无产者先驱者的代言人。

  从17世纪中叶到18世纪末,欧洲资本主义经济已经发展到手工工场时期,有的国家如英国已经开始了影响深远的产业革命,资本主义以更高的速度发展起来。资产阶级随之日益壮大,逐渐成为一支强大的政治经济力量。他们不甘心于封建专制制度的压迫,力图掌握政权,建立自己的统治。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英、法两国先后爆发了资产阶级革命。在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主义的斗争中,城乡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深感失望,他们希望把革命继续引向深入,于是便有了温斯坦莱的“掘地派”运动和巴贝夫的“平等派密谋”,他们所代表的乌托邦社会主义思潮可以看成是资产阶级政治革命的直接产物;而这一时期,以摩莱里和马布利等人为代表的乌托邦社会主义思潮则进一步发挥了资产阶级启蒙运动所高扬的自然法理论与理性原则,从理论上论证了废除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必然性,批驳了为私有制和资产阶级政权辩护的种种资产阶级偏见。

  到了19世纪前半叶,英、法两国相继完成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不仅促成了生产力的重大飞跃,而且也引起了社会关系的彻底变革,它把人们之间的一切差别简化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立,社会阶级矛盾越来越简单化了。在工厂制度下,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给资本家带来的是剥削范围的迅速扩大和财富的急剧增加,同时也给广大无产者带来了无穷的痛苦和灾难。随着资本对劳动剥削的加重,工人与资本家的对抗不断激化。无产者和广大劳动群众生活的苦难和斗争的无助,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弊病,引起了一些思想家的极大关注。他们认真思考无产者群众贫困的根源,剖析社会制度存在的问题,寻求变革现存社会制度的途径,设计未来理想社会的美好蓝图。这就是以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为代表的“批判的、乌托邦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又如,20世纪后半叶兴起于西方国家的生态社会主义,它是从生态运动中衍生出来的,但它不同于一般的生态运动,而是试图把生态学同马克思主义结合起来,旨在寻找一条既能消除生态危机又能实现社会主义的新路的社会主义思潮。生态社会主义认为,当今资本主义危机的主要表现已经从经济领域转到生态领域,生态危机甚至超越了经济危机成为当代资本主义的主要危机。现代生态危机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无限扩张和掠夺为手段、以求取最大限度利润为目的,其中就包括对大自然的掠夺。所以,生态危机实质上是资本主义的制度危机,只有废除资本主义制度,实现以社会主义为价值取向的社会变革,才能建立一个人类与自然和谐、在资源占有和利用上保持社会公正的生态社会。

  各种具有浓厚民族主义色彩的社会主义思潮则是对资本主义国家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殖民主义政策的回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广大亚非拉地区掀起了民族解放运动浪潮,有100多个国家先后摆脱殖民主义统治获得独立。许多国家的民族主义政党举起社会主义大旗,提出了各具本民族特色的社会主义目标和纲领。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拉美地区出现了委内瑞拉的“21世纪社会主义”、玻利维亚的“社群社会主义”或“印第安社会主义”、巴西的“劳工社会主义”以及厄瓜多尔的“美好生活社会主义”等。时至今日,它们已前后相继持续近20年,这些具有鲜明拉丁美洲民族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潮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反对新自由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产物。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